评论 > 民意 > 正文

万芳:中产理财焦虑启示录

作者:

焦虑、35岁、中年,已经成为了一二线城市人萦绕在心头难移散去的词汇。无论是职场、住房、育儿、养老,他们一边享受着快速的生活节奏,一边也在忍受着这种高速成长所带来的焦虑和迷茫。

赚多少钱都不够花,赚多少钱才是头,什么时候能够财务自由、提早退休,几乎没有一个中年人不曾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没人能够给出属于自己人生的准确答案。

这里有几个关于一线城市中年的理财故事,看完这些故事或许你能够重新审视你曾经一团糟的家庭账本。投资还是存款?靠自己还是靠平台?到底应该怎么规划自己的理财未来。

1人到三十,兵荒马乱

生活就像一桌麻将,你不知道你下一次会摸到什么牌。

对于曹佳来说,30以前摸到的牌和30岁以后摸到的牌,完全是两个套路。至少30岁以前她是没怎么为钱发过愁的,家里经济条件还行,又是独生子女,小时候父母没让她吃过苦。

嫁给了当码农的老公,两人都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上班,收入在北京这座大城市里也算中等偏上,除去房租和日常开销,曹佳偶尔买个包,老公偶尔买个镜头,也都不会有太大压力。

正因为如此,那时的曹佳并没怎么想过‌‌“理财‌‌”这件事,曹佳说她是对钱没什么野心的人,够花就行,两个人的工资放在余额宝,那个时候有5%以上的收益,也还可以。

2015年A股大牛市,上证指数从2000多点涨到4000点,没野心的曹佳却没忍住上了车。她不敢多投,5万本金进去,听人推荐买了某支科技股,果然涨势喜人。

6月份第一次股灾来临时,曹佳以为看到了抄底的机会,在2015年7月继续加仓5万,结果那个月,家中老人生病,整整一个月她忙的没时间看股票,等老人痊愈,她再打开时,惊到了。‌‌“我记得就打开账户之后一看,心想我是不是打错账户了,怎么变成零头了?‌‌”

从股市大败而归,曹佳心有余悸。这一年她30岁,生活在这一刻开始按下来快进键,麻将桌重新洗牌了。

第二年,曹佳的女儿出生,家里就像突然间多出来一个碎钞机。孩子的奶粉、辅食、尿不湿且不说,曹佳算了一笔账,一节早教培训费用在300左右,一般从72课时开始卖套餐包,这就是两万元左右的支出,相当于她攒了大半年买的LV。育儿嫂一个月8000元,一年就接近十万。

此外,家庭人口随着孩子的到来一下增多,夫妻两人、一个孩子、过来照顾孩子的婆婆以及住家的育儿嫂,五口人已经很难再在原来不到60平的房子里住着了,于是曹佳老公大手一挥,换租了一套120平,月租金在1.3万左右的房子。

女儿刚满一岁,曹佳又经历了家庭重大变故,公公突然被查出癌症,曹佳和老公一边为公公的治疗筹钱奔波,一边恐慌地给自己和所有家人配备了保险,这又是好几万出去了。

钱太不经用,凭每个月3万的工资似乎也不足以承担一个普通中产在北京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了。守着账户里所剩不多的资金,曹佳渴望财富增值,创造工资之外的第二份收入,同时她知道必须谨慎,要确保家庭财富不会流失。

所谓的‌‌“中产生活‌‌”不过是在走钢丝,开支的增加或者投资决策的失误,分分钟将‌‌“中产生活‌‌”打回原形。

钱是俗物,但中年人的脆弱,莫不是在同俗物的捉对厮杀中被刺痛。曹佳意识到,此刻的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认真考虑理财这件事了。

2买了8000元彩票的经济学硕士

有闲钱无处安放的情况不止发生在曹佳一个人身上。

余江毕业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清华经管和北大光华被公认全国高考难度最大的两个学院。但他依旧没有逃过成家立业后所出现的理财焦虑。

类似和曹佳的经历,股市也并没有给余江此前工作三年的资产增值,反而亏损了本金。

另一方面,因为临时有了孩子,被迫在房市最好的时候着急买了房,没多久国家出台了政策,导致他的不动产也没有增值,反而微亏。

他的太太是人大经济学硕士,夫妻双方结婚后一直保持着家庭记账的习惯,但也仅仅停留在掌握了每个月支出具体数额的情况。

大部分收入都存在了目前年华收益只有2.27%的余额宝,每天大概20块钱的收入……

孩子再过两年就要上小学了,他之前购置的房子没有办法分配到像样的小学,这件事情构成了他目前的理财焦虑。如何能够尽快买到高价学区房,再这两年内能够保证固定收入的情况下,让现有资产增值,是他每天都在发愁的事情。

他甚至萌生了希望一夜爆发的想法,有一天瞒着太太,用私房钱买了8000元的体育彩票并没有计入家庭账户。但这8000元并没有给他换来任何收益,完全打了水漂。

太太知道以后勃然大怒,指着他鼻子骂道:‌‌“你一个清华经管毕业的,去选择一个概率最低的彩票,你对得起你之前读的书吗?‌‌”

但余江还有一笔账没敢跟太太说,为了一个人扛住房贷和生活成本,他听微信上一个‌‌“林老师‌‌”的建议,每个月付338元的咨询费,加入了比特币的炒币大军。

币价好的时候,余江每天笑容满面。币价大跌的时候,孩子和老婆都睡了,他就守着大盘抽烟,喝酒,琢磨着怎么把之前的闪电贷给付了。

用碎钞机来形容孩子一点不假,但这些本身不完全是孩子带来的。

实际上,无论是曹佳、还是余江,这几年在互联网企业的收入都在增加,收入远高于一线城市的平均工资,是被各个水平线都被贴上‌‌“中产‌‌”标签的人群,但这些仍然无法为他们分担任何理财上的焦虑。

更意思的是,无论币价还是股价如何动荡,你会发现,你周围的人们似乎并没有从这些场所赚到任何钱。除了工资,似乎没有理财和投资是稳赚不赔的。

但是只凭工资在一线城市生活,随处而来的压力和焦虑,都会成为压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3靠理财收入买了房的年轻人

从2007年到现在,一线城市的人们收入增加了3倍半。

但是他们对理财问题的焦虑看不出减弱的迹象。也许对钱的焦虑是人们生活的一种常态。有焦虑也不一定完全是坏事,解决这些问题大概就是现代中年人生活的主题。

有媒体对中国一线城市生活的人对于钱最焦虑的问题做了一个调研,其中显示:40.9%的人都关心如何能够赚到更多的钱,24%的人认为孩子太费钱,19%的人有对失业的担忧,8%的人不知道有什么很好的理财方式。

在这个问题上,刚满30岁的Jerry有一些发言权。虽然年轻,但关于投资Jerry已小有心得。今年刚刚结婚的他,依靠个人理财收入,在北京四环购置了一套婚房,而他自己也从公司辞职,他专职做起了自媒体。

Jerry有一张资产规划表格,他觉得,一般情况下个人能把这张表格填满就说明理财的规划比较完整了。在他刚毕业的前两年,只能在固定月收入和固定月开支上有一些内容填充。两年后工作上了轨道,有了一些结余以后,才开始往现金类的股票账户或者现金账户填充。

有了闲钱以后的第一步是购置自己的住房。Jerry认为住房相当于你的基本盘,是毕业的年轻人最主要的财务目标。房子搞定以后,他更关心的问题是管理好所有家人的风险,即表格中的风险/对冲一栏。

目前许多家庭都面临着421架构,即四个大人,两个夫妻,一个孩子。每个人生大病的概率是不一样的,但是四个老人得病的几率是相对高的,因此保险一定是家庭中不可避免的重要一环。

先存够足够的钱比什么都重要,Jerry一直贯穿着这个想法来计划自己的理财。目前他的资金除了用于购置婚房以外,都配备在了基金账户上,通过基金定投指数,达到年化收益19%的水平。

Jerry的自媒体主要内容围绕着理财教育和培训,他指出,‌‌“一般人陷入贫困深渊的方式就三种,疾病,事故意外导致无法工作,还有吃喝嫖赌那种消耗、高息理财和传销等等,所以合理理财的话,你的收益一定是增加的,但是不能求高和贪多‌‌”。

4爆亏200万后逆势翻盘的中年人

不确定性是生活中唯一确定的事情,投资本身就是一个承担风险来换取回报的过程,某些程度上来说,投资不仅仅是一种决策,也是一种哲学,更是一场与自己、与时间的博弈。

银行业人士何庆泉年过四十,见识过投资的大起大落,才更清楚不同的人生阶段,要解决不同的核心目标。

受益于自己的金融知识,2001年前,何庆泉拿着父母给的第一笔20万的资金,开始谨慎炒股以及买基金,那时候恰逢牛市,让他小赚一笔。

‌‌“年强的时候资产的目的不是为了保值,就是想赚更多的钱,并且没结婚的时候觉得抗风险能力比较高,亏了也不那么担心‌‌”,在这样的目的下,2006年左右,何庆泉在自己的理财产品中还增加了期货。

期货在一开始给他的刺激非常大,加上运气不错,基金加上期货给他带来了十倍收益。但赌徒心理很快占据他,在2013年时候他做大豆期货时,多空双开,没有调整自己的比例,没有及时止损,把此前的200多万收益全部吐回去了。

但紧接着2014年又迎来牛市,何庆泉又在股指期货中赚了200多万。这次赚的钱只是填补了一年前期货上的亏损,因此尽管赚了不少,他也没有特别开心了。

随着年龄的增加,家庭责任的增加,何庆泉发现对于高风险理财产品的承担能力也相应减弱,于是在这几年逐步退出期货。

至于股票市场,他也持谨慎态度。由于长期在银行工作做对公业务,何庆泉发现,实际上很多上市公司在近几年的财务报表表现确实不佳。

‌‌“很多公司的故事讲得非常好,但我看过报表,我觉得很快会出事,结果过几天新闻就曝光了,果然这个公司就30多个跌停板从14块钱直接打到2块钱,所以这几年还是不擅自炒股了,目前还是基金比较主流,算是间接和股市挂钩的方式。‌‌”

何庆泉的理财思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在不同阶段的理财观念,年轻时能够承担风险,家庭资金需求不大的时候,可以考虑风险较高的投资。年龄大、对风险的控制能力较弱时,则考虑通过平台让降低风险,保证稳定收益。

5忘掉一夜暴富,理性看待生活包袱

想要一夜暴富,无非是因为生活上的包袱实在太重。

得到太多,想要的就更多,人最终的焦虑最根本的还是来自于自己的欲望。这里并不想分享一些哲学性的理论,更多的还是希望当你处于兵荒马乱的中年时,能够放下你的欲望,理性地思考哪些是你真正需要的。

总的来说,理财无非几个方式,期货、理财、股票、基金、存款。存款无疑是风险最低的,但也不总是那么安全。事实上国内《存款保险条例》只对个人50万元人民币的存款提供担保,超过50万元的个人银行存款还面临着存款银行的信用风险。

上文所提到的几个人,已经涵盖了大部分一线中产会面临的问题和他们的解决方案,从中不难看出一些有效的思考方法:

1.谨慎评估生活需求,合理分配家庭账户

如何理财,归根到底还需要结合理财的目标而定。

在理财以前,先问问自己到底需要什么,你的家庭需要你做什么,你需要给家人的需求提供怎样的帮助?

这里不妨再看看Jerry的方法,将家庭资产做一个清晰的梳理,尽量在存款类、长短期投资类以及保险等类型中多样化配置。

投资面临着异常负责的选择,每个人的收入和支出在时间上存在结构性差异。

Jerry说,一般情况下这四个账户不需要有固定的比例,主要根据家庭目前所需要在近期达到的目的来进行合理调配。‌‌“假设你在三年后需要有一部分孩子教育的资金,要更高的收益,就可以增加一些长期投资和稳健理财的比例。‌‌”

短期有支出压力的人不应该投资股票市场,已经在购买期限上匹配固定的收益类产品。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同,如何庆泉就较为合理的匹配了自己的心理风险能力。如果所投资的股票组合发生大幅度回撤,心理上会招到较大的打击。

2.理智先行,抑制感性冲动

按照现代投资组合理论,不同资产的配置能够有效抵御各类资产的风险,获得市场平均收益。假如股市不好,债券会相对向好,但如果债券和股市行情不好,那些现金类和商品类的产品表现就会好。

除了存款,也有其他现金类的产品可以考虑,但也无法一劳永逸。经历过投资大起大伏的何庆泉,将一部分资金放在了策略性理财平台。这平台的产品仍然是投资基金,不过是以组合配置的方式。

策略性理财的投资产品更多元化,也更容易规避一些风险。数据显示,过去十几年,公募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了16%,而中国基民亏损的概率超过80%。

换句话说,如果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是最大的,哪怕买基金也最好不要全放在一个地方。原个人挑选基金挑选买卖时间难度大,最终难免陷入追涨杀跌的怪圈。因此,找专业的机构或者个人获取量身定制的理财建议,也能有效缓解理财焦虑。

3.理智先行,抑制感性冲动

大部分人不是对数据和可能性进行理智分析,而是喜欢消息和传闻,他们主要根据脑子里想象的东西来做决定,而不是去对自己的投资组合,以及一个投资项目是否适合投资组合,进行理智的分析。

首先要认识到理财只是抵抗通胀,防止资产在无形中缩水的有效方式,大多数是在保值的基础上缓慢增值,指望着靠理财发财甚至一夜暴富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取的,理财更应该是一种理性的长期的资产规划。

不断学习也是理财成功的先决条件,但这里的学习不单纯在于知识技能、投资知识,还在于学习控制情绪,抑制感性冲动。

理智永远是理财的第一门道。

索罗斯曾说过,如果你没有做好承受痛苦的准备,那就离开吧,别指望会成为常胜将军,要想成功,必须冷酷。

如果你连理性都很难做到,那么就学会放下欲望,这或许才是对焦虑最好的缓解。

本文采访人物曹佳、余江、Jerry、何庆泉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阑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