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权威已攀上最顶峰 能否迈入全新历史性时代? 会走这个总书记的老路?

澳洲学者白杰明说,尽管中共提出“中国之治”,习近平权威攀上最顶峰,中共也不会迈入全新历史性时代。推崇全球化的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分析,习近平会走勃列日涅夫的老路。旅美学者何清涟分析全球化,认为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即全球化理论著作是痴人说梦,并指全球化的政治之翼从未真正起飞。

澳洲学者:习近平权威攀上最顶峰中共也不会迈入全新历史性时代

在香港抗争背景下,中共10月底在北京召开第19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四中全会)。新华社等中共官媒当时将四中全会进行的制度性顶层设计称为“中国之治”,宣称这是“历史上从没有过的新型国家治理体系”。

中央社报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华全球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著有《毛泽东的阴影》等著作的白杰明解读,这形同宣告习近平权威扩及各阶层,已攀上中共建政以来权力最顶峰。

他表示,“之治”与盛世关系密切,例如西周成康之治、汉朝文景之治、唐朝贞观之治、清朝康雍乾(康熙、雍正、乾隆)盛世,毛泽东、邓小平时代都未使用如此表述。如今中共宣传"中国之治",塑造中共迈入历史上第5个黄金盛世形象,反而凸显傲慢自大。

中共近两年不断强调“新时代”,但白杰明不认为中共迈入全新历史性时代。

白杰明说,大跃进与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大陆形同灾区,但中共仍对外摆出坚毅脸孔,大多数人都相信了。因此,即使中国大陆在习近平统治下崩溃,中共仍会对外投射"盛世"形象。

习近平会走勃列日涅夫的老路?

BBC报道,《金融时报》周二(11月12日)发表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分析说,美国可能无法阻挡中国经济崛起,只有中共自己失误才能阻挡这个进程。习近平治下中国有可能走上勃列日涅夫的老路。

他认为,中共崛起是当代影响巨大的政治事件。对于美国应如何应对中国崛起,沃尔夫认为美国要制定正确的应对中共的对策难度很大。他认为对付中共,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在不同的领域采取对抗,竞争和合作的不同方式。美国的军力可以靠自己,但是经济或人权政策则不能单靠自己,而要借助盟国的力量。

在他看来,能阻止中国经济赶超美国的一个可能是,习近平扮演当初苏联领导人勃日烈涅夫那样的角色。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1964-1982年执政期间遏制了苏联的经济和政治改革思想,强调共产主义正统和党的纪律,为苏联带来灾难性影响。

1982年,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逝世,他死后苏联经历长达三年的政治斗争、领导人更替的混乱局面。1985年,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最高领导人。在戈尔巴乔夫统治的最后时期,独联体成立,他被迫宣布辞职,苏联正式解体。

习近平上任之初,曾经有人希望他能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他在评论苏联解体时曾发出“竟无一人是男儿”的感慨,似乎向外界表明他不想扮演戈尔巴乔夫那样的角色。

何清涟:盛极一时的全球化政治之翼断折了

旅美学者何清涟在台湾《上报》刊文分析全球化,认为《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即福山的全球化理论著作是痴人说梦。

何清涟文章说,经历过柏林墙倒塌之后全球政治狂欢的人,其中不少都知道日裔美籍学者福山在其名著《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中的结论:人类历史上的意识形态斗争正走向终结。随着冷战的结束,“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被定于一尊,是谓“资本阵营”的胜利。

在柏林墙倒塌后四年,克林顿入主白宫,开始推动雄心勃勃的全球化,福山参与的“美国新世纪专案”智囊团,为全球化的推广支了不少招,《历史的终结》成为全球化理论的主要支柱,欧盟就是全球化(世界大同)的袖珍版——以欧洲为地界、有6.5亿人参加的全球化实验版。欧盟的推动者们认为,欧盟的成功就意味着人类大同可以在全球化范围内向纵深推进。

小布希时期,全球化落实到组织层面。国务卿赖斯女士是位声名卓著的国际政治学者,她认为全球化可通过四个层面的国际交往推行:第一个层面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参加的联合国;第二个层面则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交往;第三个层面则是NGO,凡国家与政府不便公开出面的领域,由NGO承担其功能。第四个层面则是各国人民之间的个人交往。在赖斯女士的推动下,美国的NGO进入爆发式增长,并且大批进入中国,后被中共政府认定为“颜色革命”的工具。

文章还说,政治之翼是全球推广民主化理念。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尔提出的“软实力”盛极一时。美国自身与世界主流均认为美国有足够的号召力与影响力,在全球推广以人权、自由、民主等为核心理念的普世价值。加之有了“苏东波”中出现的天鹅绒革命与各种颜色革命,人们都相信民主革命能够和平推进。

但事与愿违。全球化的政治之翼几乎从来就没真正发挥作用。曾让西方进步左派激动不已的中东北非四国的茉莉花革命,不仅没带来“阿拉伯之春”,反而让那些国家进入了漫长的阿拉伯之冬,最后催生出伊斯兰国,引发欧洲难民潮,将欧盟折腾得只剩半口气。英国退欧的两大理由之一就是担忧移民过度涌入。因为欧盟的现状,在今年柏林墙倒塌纪念日的前两天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告代表美欧伙伴关系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正在脑死中”,欧洲本身则已“濒危”。

全球化第一任旗手美国总统克林顿当初力劝美国政界同意中国入世贸组织,其理由就是: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通过建立一个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促进中国走向民主化,引导中国融入国际社会。但这点彻底失败了,中国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堡垒。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