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这场运动就是89六四的种子 三十年后在香港发芽」

—【专访】香港中大博士谈校园守卫战

「这场运动至少是雨伞运动的下集,拉长来看就是89六四的种子,三十年后在香港发芽。」 香港中文大学守卫校园的第四天,在学校的饭厅里,记者遇到该校的一名博士生郑欣(化名),他谈起这几天的经历非常感慨。

香港中文大学面临警方连续两天火力猛攻,该校所有出入口设置路障,以及校园内一部地方变成物资供应站,成为临时微型「战场」。

「这场运动至少是雨伞运动的下集,拉长来看就是89六四的种子,三十年后在香港发芽。」

香港中文大学守卫校园的第四天,在学校的饭厅里,记者遇到该校的一名博士生郑欣(化名),他谈起这几天的经历非常感慨。

尽管香港修例早已撤回,港人反抗暴政的烈火被点燃后越烧越旺,香港中文大学面临警方连续两天火力猛攻,该校所有出入口设置路障,以及校园内一部分地方变成物资供应站,成为临时微型「战场」。

郑欣和其他学生一样为抵御警察进校滥捕,被逼卷入这场保卫校园战。

警方一天投射二千多枚各式弹药

香港中文大学一向是培养香港精英的学校之一,警方大规模的武力攻击香港中文大学的消息震惊社会各界,牵动很多人的心。

从学生们在校内收集的弹头、弹壳的数量来看,港警滥暴的疯狂程度着实惊人。校园一处堆放杂物的地方,一种可在超市购买的最大塑料收纳箱超过三分之二的位置装了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等弹头,中型的塑料收纳箱差不多装满,还有用催泪弹头串成一个大足球。另外中大二号桥的地上有一大堆催泪弹壳,令人怵目惊心。

据该大学的学生统计,仅12日警方就发射多达2356枚各式弹药。

2019年11月15日,催泪弹头被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串起来做成大足球,嘲讽警方,学生不会为此屈服。(骆亚/大纪元)

2019年11月15日,装在大塑料桶内的是香港警方向中文大学发射各类武器的弹头和底座等。(骆亚/大纪元)

2019年11月15日,香港中文大学现场一纸箱的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等弹头。(骆亚/大纪元)

郑欣博士是在冲突最厉害第二天,也就是警方将水炮车开到学校门口的那晚9点左右进校的。

当天警方一度冲进校园,向校园内发射各种弹药,抗议的学生和校外支持者、及警方都被催泪弹的烟雾包围着。

「因为我自己不是很前线的人,所以我也没有戴什么(猪嘴),我就只是在池塘路这边帮忙去运送物资……」

看着这所香港高等学府的高等生,听他说这几个月已经没有心情去看学术著作,令记者体会到香港被中共绑架上演了一场荒唐的闹剧,并延续至今。

大概十二点到一点左右,前线已没有特别在喊要什么、要什么,人链运输物质的人都有点累了,就慢慢停止运输物资。郑欣说自己也快撑不住了,所以他就找地方过夜,早晨五六点钟左右回家了。

据了解,因为怕警察深夜偷袭,中大一些学生都不敢回宿舍休息,二号桥附近的运动场有一些帐篷,有学生在里面临时过夜,更多的是直接用纸板铺草地上、运动场的台阶、活动中心的休息庭、停车场等地席地稍作休息。

记者在校园望着躺在脏脏的二号桥、还有催泪弹残留味地上熟睡着的年轻面孔,不油升起一种深深的悲悯。

在通向二号桥的路上,有些教学楼的底层大厅,也被学生作为临时物资供应站,提供各种各样的吃的、用的、包括医用的一些东西,有学生值班守着。

香港中文大学面临警方连续两天火力猛攻,该校所有出入口设置路障,以及校园内一部地方变成物资供应站,成为临时微型「战场」。(余钢/大纪元)

北京六四种子30年后在香港发芽

如何看待香港的这场持续5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郑欣表示,「至少是五年前雨伞运动的一个延续,或者说雨伞运动的下半集。如果再拉长一点,其实就是89六四种下来的一个种子,在三十年后现在正在发芽。」

「可能当时就是我们隔岸去支援在北京发生的(学运)事情,但现在就在我们自己的土地发生。『六四』过去的这三十年间已经有一代的人是在香港土生土长,而不是五十年代以来逃难到香港时,他们的家乡还是在大陆。

他进一步阐述,「我们这一代人在这里土生土长的意识已经很不同,那个本土的意识就是政治,就是我们香港要有民主。」

「这是it’s now or never的一个机会」

郑欣还对比了「反送中」运动与当年「雨伞运动」的不同之处,「当时雨伞运动所强调的本土意识比较像是大陆发生什么事不关我事,那时比较区域性和比较排外。我觉得本土意识没有那么成熟、或者包容性没有这样强。」

他表示,而这几年不断发生的事令到我们慢慢地聚成一种共同体,而不是你是从什么地方来,才算是自己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你只要有去过现场,不论勇武的还是在后边什么都不敢做的,但是你敢来这里已经是我们自己人」。

「还有特别的就是它不会跟大陆的民主运动去隔离、去画线,再有就是跟国际上有一个很强的连结。国际上对『中美贸易战』、『一带一路』不断地施压下,就令到我们面对国际的局面就跟五年前很不一样了。」他说。

五年前全世界都需要中国的钱,从金融海啸之后慢慢地复苏。但是现在只是某个程度上、某些国家而已。

他强调,「现在整个应该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一个机会。这次我们错过了这一种国际形势,我们根本不知道之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所以我就觉得这是it’s now or never的一个机会。

他还担忧表示,现在很多学生会因为这场运动而坐牢,包括成年人。

香港人如何走下去?首先不割席

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白色恐怖怎么样走下去,变成港人一道必选题。郑欣表示,「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不会割席了。因为从一开始我们说勇武和合理非两派阵营,好像他们的判断或者道德的底线都不一样,但是这次我们不割席,我们不能再像五年前那样的一个状态。因为很多人牺牲啊,梁天琦等人在坐牢,就是有一种苦难去把我们凝聚起来。」

他介绍,一开始这一种苦难之后就发展到那些黑警、那些警察的暴力就让越来越多的群体聚起来,例如是南亚的少数族裔在香港就不断聚集起来并说,「我们都是自己人、手足这样」。

郑欣表示,真要走下去,就是要不割席。应该先感谢外来支援者,然后我们校友自己进来,我们这里够人他们就能回去他们的社区、回家去休息,可能再去不同的社区去,就不用这么困难来到中大山城来支援我们。

「所以我自己今天晚上为什么回来,就是觉得我们不能这样跟他们去割席。主要我们要继续凝聚起来,在自己岗位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说。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香港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