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诸葛高参:猪年猪瘟 鼠年鼠疫 天灭中共 谁挡谁亡

作者:
鼠年未到,白鼠闹春就已上演,这闹,不是吉祥,是瘟疫。我在想,中国共产党的洗脑喉舌大牌节目——央视春晚,鼠年还能不能上演?匪共照这样遮掩下去,我愿鼠疫第一个攻入中南海,第二个攻陷大裤衩。

日前,中国有2人经证实在北京确诊鼠疫,鼠疫如何传播、怎样避免感染?(Wikimedia Commons)

中国人眼下还奔忙在己亥猪年的人祸——猪瘟里惊魂未定,担心过年还能不能买得起二斤猪肉包饺子吃团圆饭,更惊骇的消息一夜杀来——史上俗称黑死病的鼠疫,已率先登场党国皇都北京。此刻离黄历庚子鼠年还有两个多月!瘟猪未去,疫鼠已来,这是上天惩戒万恶中共的大戏前奏啊!

各位看官,你如果心中还有一丝信神,不想陪葬恶共,听我一句劝:千万别信赵党王沪宁、真理部、央视、人日、新华、混球时报的维稳安抚口炮,立刻、马上、现在就跑去买水买米买面买口罩买最厉害的消毒液!然后断绝出入公众场所,特别是老人孩子。

鼠疫是人类天敌、史上迄今最难防治的第一级别传染病毒。攻入北京的肺鼠疫,几百年前横扫欧洲,数千万人暴死街头,尸横遍野,绿脓血水流淌,臭气熏天,经月不散。数百座城池一夜沦为空城、鬼城……其悲惨景象惊悚万状,超过好莱坞大片一万倍!

科普:目前分类的三类鼠疫,皆可引起败血性鼠疫,经由血液感染身体各部位,侵入肺部造成肺炎后,更会造成次发性肺鼠疫。感染者会把富含病菌的痰与飞沫传播,进一步扩大鼠疫病情,造成局部地区的爆发或毁灭性大流行。

据党管百度词条提供的数据,鼠疫第一次袭击英国是1348年,断断续续的持续了300年。

那场骇人听闻的悲剧持续那么久,史料繁复。这里,我想借引知乎公众号“一个臭鸡蛋”的盈盈网友的简单总结,便于看官一分钟明晰:1347至1353年6年间,“黑死病”夺走至少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1665年,鼠疫在伦敦非常严重的爆发。6月至8月的仅仅3个月内,伦敦的人口减少了十分之一,到8月,每周死亡2000人,9月竟达8000人。黑死病累计造成全世界死亡人数高达7500万(还有个说法是2亿人口)。2017年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四个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常住人口总和是7292万人。

也就是说,欧洲鼠疫那次惨死的人口是中国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人口的总和!

鼠疫从哪里起源,存在相当大的争议。一种学说认为起源于欧洲东南部,一说起源于黑海城市卡法,约在1340年代散布到整个欧洲。但最近的一项国际性DNA研究表明,鼠疫(黑死病)的发源地可能是中国。研究人员称瘟疫在2600年前的中国爆发,600年前透过丝绸之路传播到西欧;非洲与美洲的鼠疫,也分别在15世纪郑和下西洋时期和19世纪传过去。

历史弄人。黑死病如果真发源于古代中国,如今在共产党作孽最猖獗时期,它居然杀了个回马枪。这告诉我们同胞一个预示,共产党真的就要完蛋了!天不容它,连鼠疫都要弄死它!

有人可能担心,那我们老百姓怎么办?据说欧洲人当时就是跑,跑得越远越好,没钱没能力跑的,就只有等死。其实人各有命,上天有眼。没作恶的都不要怕,包括共产党警察和体制内公务员。不包括香港施暴黑警!还有最管用的一招,文末告诉你。

我把鼠疫和猪瘟、非典(萨斯)一样定义为人祸,毫不做作。我说共产邪教是万恶之源,当然包括它引来瘟疫。70年它害死我族同胞上亿,很多人说过了。只说2003它掩盖萨斯爆发,造成大量的人死亡,我在北京就有熟人牺牲。90后以前的人都还记得,那时帝都阴霾蔽日,万人空巷,谈“非”色变,全社会“罢工”,个个猫在家里啃方便面看韩剧度日。大批死人,可央视仍在鼓吹非典无害、岁月静好;到猪年爆发猪瘟,难道不是硬怼川大爷加税、硬从猪瘟疫区俄罗斯高价进口生猪的人祸?共匪照样“不屈不挠”,掩盖真相,如今造成猪瘟攻陷全国,猪价飞涨,党媒却鼓吹吃鸡吃菜比吃猪更健康,买不起猪肉照样包素馅饺子过年,它为保权维稳,简直到了造谣骗人不要脸的境界;如今鼠疫爆发了,它依旧掩盖,没脸没皮的宣称“一切尽在掌控中”!这是鼠疫!黑死病!你匪掌控个毛线啊!

各位看官,这一切不是人祸吗?它——邪恶共党就是中华民族死敌,不害死中国人死不罢休!

不能不说到香港。青年英雄、市民英雄英勇抗暴5个月,点燃了天灭中共第一把大火。当年萨斯从广东流窜香港,良知媒体迅速传播危险信息,信神的港人马上全员自救,很快控制了疫情扩散,还有香港知名中医将治疗良方无偿告知大陆医疗系统,使不少病患获得及时救治,保住生命。每到天灾人祸危急时刻,港人都在无私救助大陆同胞,这次自由香港遭暴共黑警荼毒,我大陆人不该尽一切力量撑香港、灭共匪吗?

当年看萨斯难控,江匪泽民吓得要死,卷铺盖滚出中南海,躲去上海哆嗦,惶惶不可终日,只记得每天拜地藏菩萨,忘了自己是匪首不该信神。江匪更是不听劝阻执意镇压法轮功,还纵容薄熙来、王立军们活摘修炼人器官,惹出天谴。以蛤蟆的魔控思维,自然找不到来无影去无踪的萨斯源头,也绝不敢和自己杀人恶政公开联想。只有令百万中国人背锅被害受死萨斯。如今萨斯究竟死亡多少人,仍然是暴共和江匪极力掩盖的一级“国家机密”。

习总,到你治下,在中国消失几百年的黑死病来了!你怎么联想是你的事,但我在想:考验你是否真男儿的历史时刻到了!有种,别离开北京,请坐镇中南海对鼠疫亮剑,但最好别再去毛腊肉水晶棺前祷告,求死鬼帮忙,助你战天斗地。那样只会招来黑死病死攻,让中国生灵涂炭。

我两年间真心劝你弃共,劝了七劝,愣没劝动。只好等着看你怎样以更毒的马列毛,杀鼠疫于无形!你党那些只信唯物论、只信强权、不信神佛、蔑视百姓的无神论者,空有一袭中国人的黄皮囊,为私欲捆绑,永远不把中国人民生命、幸福、安全、免于恐惧的诉求放在眼里,想想还配不配称中华子孙?大难当前,还没事人似的到处撒币,推销这个共同体,那个共同体,回头却去给傀儡林郑小妹打气,挺黑警攻入香港各大学打杀男孩女孩。我看你这般无法理喻,也是好奇怪:难道,你真的是上天灭共收官所安排的最后一颗棋子?

总结起来,以邪毒马列为信的中共,无疑是超过萨斯、猪瘟、鼠疫千万倍的终极祸源。

鼠年未到,白鼠闹春就已上演,这闹,不是吉祥,是瘟疫。我在想,中国共产党的洗脑喉舌大牌节目——央视春晚,鼠年还能不能上演?匪共照这样遮掩下去,我愿鼠疫第一个攻入中南海,第二个攻陷大裤衩。

最后,给看官讲一个史上欧洲黑死病疫区的奇迹:当时每天每刻都有人在街上走着就倒地死去,毫无办法控制。但恐怖场景中,就有信神者,毫无畏惧,穿梭在满地尸体、恶水流淌的街上救助同胞,竟毫发无损。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最管用的保命一招:对神祈祷,抛弃中共。如今招致天谴的,无人质疑是奴役我中华万众70年的邪恶中共,不是普通受害民众。

怎么做?只要你立刻对天发誓:坚决的、彻底的退出中国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红卫兵、红小兵,与其切割,你必定会逃出生天,在大劫到来的当下,保命保健康!天佑良善,天惩恶邪。

还不踏实,就去退党网站tuidang.org办理。我听说上街找法轮大法修炼者真相点,请他们协助办理“三退”手续,也非常正式有效。

同胞们,天灭中共已拉开最后一幕,我们置身在人类史上最伟大也是最惨烈的灭魔大战最后一役之中,香港孩子冲在了最前端,已经把“天灭中共”的大牌矗立在大学校园。我们受尽中共折磨的大陆同胞必须跟进,在关键时刻用我们的勇气、良知、热血,昭告上天,灭掉共匪,护佑中华,还我祖国清平河山。请相信神佛看人心,必会允诺好人走入未来——一个没有共产恶党的新纪元。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