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杜彼得:千鸟飞绝 万人踪灭;孤蓑笠翁 独钓寒江

作者:

自民主党人宣布向川普(特朗普)总统发起弹劾调查以来,共和党人短时间便筹集到数百万美元捐款。图为2019年9月26日川普在白宫接受一群警长授予他的荣誉

退伍军人节的沉思

“退伍军人”的概念在不同的国度里,可能在意义上的解释,会有一定差距。过去在台湾,除非你身体上有缺陷,否则每个人必须服完二年或三年义务兵役后,方能离台出国。但若没有出国,就是退伍军人,时不时仍要接受军方的“教育召集”训练,故简称为“后备军人”。美国会比较盛大的庆祝退伍军人节,是因为二战后国家长期以来都面临大大小小的战争,其中以韩战、越战打的最久,且不少美国大兵葬身在异国他乡。

今年的庆祝退伍军人节,个人并不像往年喜看游行报导,主要是一方面观看学习,主流社会在游行组合的优缺点,再者看热闹中也可细看政客在队伍上的表情,以研究他们的内心取向。双11正好是简老师的生日,我们习惯当天在蛋糕点上爉烛缅怀,父女二人表示对她的感谢。今年随着圆缘的出嫁,大叔内心感觉是有变化的,虽说过往的回忆,活着的岁月仍要继续,但就好像秋叶片片落下了,明春又会恢复原貌,人的心情飘零了,“感恩的心”缱绻情深。

时光滴答地流逝了,年长的人开始懂了,任一首情歌都会有结尾收音的时候,枕肩悬空的位置令人更加成熟,掌纹的感情斑驳了,人却没有权力疲倦或迷惘,因为对自己的下一代及族裔,都必须继续扛起多年的责任,你责无旁贷的把感情关注现在环境的千变万化。凝视着若芬遗像前爉烛的熄灭,心底默默的相约,希望明年能够继续!

柏林围墙

曾分隔东西德的柏林围墙,在30年前的11月9日倒塌,东西德统一后在生活上并未真正一统,差异的水平仍未消弭,追根究底是分隔那么多年,德国人到现在仍以“Ossi”和“Wessi”来分别居民,可见脑海中的心墙未散。为了平衡差异,统一后的德国政府一直要求人民缴“团给互助税”,据了解累计已达数千亿欧元之谱。不少西德城市居民,感到一些基础建设多年失修,没有理由东德城市继续得到重建资助,因为它不公平。

我们也看到德国前500大的企业,有464家的总部是设在西部,比例高达93%。因此,以正常的生产力而言,东部企业的生产力落后西部,也造成薪资水平,东面的人只占全国人均的80%,且缺工的问题严重。估计有200万东德人移居至西部,令人惊讶的是,当中竟有三分之二是女性,如今东部总体人口而言,年龄较大、较贫穷、且男性居多。

德国总理默克尔9日在位于柏林围墙遗址庆祝仪式上,在和解教堂发表演说,呼吁欧洲共同“维护民主和自由”。她说,柏林围墙被推倒已载入史册,这个历史事件“教导我们没有任何一堵墙可以将人们拒于门外或限制自由的高墙可以打不破”。(我们想说的是,默克尔的理念,使她带领欧盟对“难民”开了大门,导致欧盟各国受了内伤而分裂。今年很多国家元首没有出席纪念会,不知道默克尔可有感觉?)

美国正自筑“柏林围墙”

欧巴马政府上任的前四年,共和党产生了极右派的“Tea Party”简称橘党,由佩林主导反欧巴马的趋势,并杯葛共和党内的温和派,跟今天民主党内的极左派如出一辙,没有太大分辨的空间。我们犹记得,甚至到了第二个任期初,现在的美国总统川普,仍在质疑欧巴马的出生地,当年我们曾在撰文中,骂川普像“疯子”,事隔多年,他已成为了美国总统。

可惜,欧巴马在后期的确越走越偏,第一任期以“量化宽松”来帮助弱势群体,目的是为了刺激消费、减低金融海啸的冲击,是完全可以被理解。到了第二任期,以行政命令签署“DACA”接受难民,更不惜在警民冲突问题上,选择性的发言,失去了全民总统的位阶,使整个美国社会产生不安的情绪,委实令许多人感到忧心。加上欧巴马后来在国防、外交上的失策,“物极必反”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我们大瞻预测川普会成为总统的主要原因。

这些年,为了“存仁社区论坛”,我们发了20年时间接收广泛的资讯,不断地加以分析和探讨,而且很少用“大概”的观念,原因就出在:用大概就不会细致地分析和清楚的去了解,任何结论都将是“模棱两可”,说了等于白说。为了要使自己能有长进,我们喜欢找主流社会非亚裔的民代聊天,在沟通时,会聚精会神聆听他们说话的内容和意图,甚至仔细观察他们使用的语言和语气的态度,然后再冷静放慢自己的脑袋,重新排列组合,想清楚了再动笔。

川普政府的上台到现在为止,是完全与欧巴马的施政,做了180度的转变,肯定会使整个社会出现紧张的态势,就是没有人去想到,“民心思变”其实这也是川普被选上台最大的原因。但川普的行事风格又太猛,使不少人在传统的考量上产生极大的“不适应”,疯狂的极左派,找到了疾呼的空间,一波又一波的“疯狗浪”急涌而至。含华人在内,理性的美国人心中感到徬徨,美国人在心中逐渐地筑起了“柏林围墙”,莫名奇妙到,在社交网站上,竟有人用不与“川粉”交往的要求。

来美国大半生,我们算是开了眼界了,从民主政治的角度,通常留给选民与社会的,都是选择性的考题,因此往往在答案中,会出现百分比呈小数点的差距,毕竟每个人对事情的看法不尽相同。可是现在的社会气氛是,凡事都以是非题来分解,什么弹性、理性、蹉商、整合的空间全方位消失,逼着每一个人选边站,反正非友即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太悲切了!

共和党内部矛盾待整合

2016年总统大选的时候,就不断有耳语传出,共和党党内的精英派,根本把川普当公子哥儿似的狂人看待,认为只要当选以后架空他,让川普做一名虚位的总统就好。记得我们曾经撰文认为,以过去的历史来看,川普不可能任凭精英派摆布,而且会变本加厉的反其道而行,逼着他们与他妥协,最好是听话。由于受到通俄门调查的影响,上台一年后,川普百分之百主导的政治游戏规则,矛盾才正式浮上台面。

不甘示弱的共和党精英派,开始在私下集结,上演了数段不成功的串联逼宫戏码,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川普能掌控川普王国,且数次从破产中起死回生,他的手腕和厚颜,绝非学院派的人可相比拟,课本上根本没有这样的教材。未来和现在的最大区分之所以不大,原因就出在“现在”也是未来,在政治的领域上更是如此,想像的空间你只能保留给自己,不能用在像川普这种性格的人身上。

最近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Nikki Haley在12日出版了一本回忆录“With All Due Respect”,书中特别提到前美国国务卿Rex Tillerson及白宫幕僚长John Kelly秘密接触她。在一次闭门会议上告诉她,他们正在致力拯救国家,并要她加入他们的行列,在他们认为川普处理不当的问题上与他对着干。Haley在书中表示,这一要求令她“惊讶”,并认为他们二人的举动,只是要将自己的理念注入到川普的政策中。

Nikki Haley在CBS播出的访谈中,告诉主持人Norah O’Donnell,她认为前国务卿与白宫幕僚长“不应该那样谈论总统,不能要求我加入他们非正道的计划。他们应该做的是,去告诉总统你的不同意见,如果你不喜欢总统做的事情,就可以辞职,要损害一位总统确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那违反宪法与美国民众的要求背道而驰,是冒犯之行为。”在访谈中她也提到,众院发起的弹劾调查,相当于判“死刑”,她不认为川普该受此待遇。

从以上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川普在短短近三年的时间中,他身边的重臣纷纷展现不忠于他或难以苟同他的尴尬,的确说明了川普在行事作风上一如既往强硬的态度受到考验。不过;我们从职场上的角度来看,人的一生都在寻找一个理想的工作,从工作上对未来有憧憬是目标,希望得到成就是心愿。然而在一个世界最强国家工作,首先就必须考虑是官与僚的区分,对现实的屈服与束缚是自然,否则就违背了职业道德。

弹劾案正式启动

总统与国会斗争,是自美国建国以来一直存在的游戏,争的不是别的,就是权力与话事权的地位。因此,川普总统不是空前,也不可能是绝后,认真探讨你会发现,美国先人在制宪之初,就为这种斗争式的平衡埋下伏笔,目的是,美国政府治理的制衡既脆弱又持久,并且可以在经过危机后重新调整。最重要的是,“弹劾”是国会被允许拥有的武器,从过程中国会可以成为推动国会和白宫成为同等地位的步骤。

我们很仔细的观察了第一次国会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美国驻乌克兰临时大使William Taylor的谈话,他说他的一名助手听到川普和另一位大使通话期间提及“调查”一事。最近他的职员告诉他,他们在7月25日川普与乌克兰新总统通话的第二天,在一家餐馆听到驻欧盟的大使Gordon Sandland与川普的通电话,Sandland告诉川普,乌克兰准备启动调查。

另外一位出席当天听证会的还有副助理国务卿George Kent,他的说法与白宫提出的对前副总统的严重关切截然相反,称他从未听说有任何美国官员试图保护一家乌克兰公司逃避调查。Kent承认,他本人曾在2015年就拜登的儿子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arisma担任董事表示关注。他也表示:“我认为美国不应要求其他国对当权者的对手进行选择性的检控,因为它违反了法律规定”。

由川普总统直接提名任命的情报部门总监察长Michael Aekinson,在收到吹哨人的“通乌门”投诉,并没有告诉川普,直接把投诉转给国会,才引起此次的轩然大波。川普不明白自己在2017年钦点上任的Aekinson,为何没有尽力护主,反而认为可信又直接举报,这些矛盾在最近几星期有恶化的趋势,川普公开质疑此君的操守,也引发外界开始揣测川普会不会有换人的疑虑。有消息人士称,川普只是宣泄不满,并非认真考虑换人。

所幸的是,即使川普被弹劾,2020年他仍能代表共和党再竞选,除非弹劾成功被免职,但自美国有历史以来,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此次国会弹劾听证,是有史以来的第5次,也是第3次通过电视广播过程。19世纪两次弹劾,即1860年James Buchanan的4个月弹劾听证会,以及1868年Androw Jackson的弹劾都只有文字记录。到1974年1月,国会弹劾Richard Nixon时,首次在主要电视转播,1998年弹劾Bill Clinton在当年12月19日转播引大批人收看。

川普的弹劾听证会电视转播,全美数以千万计的民众放下手头的工作,透过各种屏幕收看过程,但我们必须强调,大家也许会认为川普有失当的地方,不见得认为他有罪必须下台。至于会不会影响他的连任?我们觉得影响不大。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