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对川普感悲观 中国富豪夺路出逃 1.5亿空屋吓死人 今年冬天百姓会冷到发抖

贸易谈判再现僵局,有中共官方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对贸易谈判感到悲观,因川普不愿意撤销关税。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际,中共央行近期不断以降息和中期借贷便利方式进行货币宽松,等于是将经济下行压力转嫁到普通百姓身上。经济学家如松日前撰文表示,中国百姓负债增加,收入降低,物价却节节上升,今年冬天对于升斗小民而言,可能会冷到发抖。

据日前亚非银行和新世界财富共同发布的报告,2018年中国富豪移民海外的达到1.5万人,与2017年的1万人比较,增加了50%。这些以房地产致富的富豪出走之后,留给中国的是越来越多的空置房屋,据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的研究报告,目前中国约有1.5亿间空屋。

贸易谈判再现僵局,有中共官方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对贸易谈判感到悲观,因川普不愿意撤销关税。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际,中共央行近期不断以降息和中期借贷便利方式进行货币宽松,等于是将经济下行压力转嫁到普通百姓身上。经济学家如松日前撰文表示,中国百姓负债增加,收入降低,物价却节节上升,今年冬天对于升斗小民而言,可能会冷到发抖。

大陆富豪加紧跑路移民人数暴增50%

大纪元11月18日报道,亚非银行(AfrAsia Bank)和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日前共同发布了《2019年全球财富迁移报告》。

报告显示,2017年选择移民海外的中国富豪人数有1万人,2018年则飙升到1.5万人,比2017年增加了50%。中国移民海外富豪人数为全球排名第一,比排名第二的俄罗斯整整高出一倍。

中国富豪对移民目标国的价值判断非常统一,即良好的生存环境,健全的法律体系,安全的资产管理。

报告显示,中国富豪最青睐的前10名的移民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瑞士、阿联酋、加勒比地区、新西兰、新加坡、以色列和葡萄牙。

富豪不仅仅是跑路,还带走了他们的财富。

比如2018年11月20日至12月31日,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内,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达利食品董事长许世辉以及周黑鸭实控人唐建芳,就将超过170亿美元(约合1148亿人民币)的财富转入了离岸信托。

《中国经营报》曾经报道,2018年,公司在香港上市的大陆企业家就有15名设立了离岸信托,总计将285亿美元资产转移到国外。

其中,马云离岸信托股份价值约1119.36亿人民币,刘强东约333.49亿人民币。

有陆媒称,不少富豪所转移的资产都来源于实体经济,移民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大陆实体经济的下滑,而且富豪移民意味着精英和财富的双重流失,还会引得更多的人效仿。

中国空屋数量吓死人,未来10年房价至少下跌30%

中国很多富豪是以房地产起家,当他们都卖光手上的房地产物业跑到国外投资的时候,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也就成为一个“弃儿”。

据《自由时报》11月18日报道,中国目前的房屋总量约在6.8亿间至7亿间之间,按照21.4%的房屋空置率计算,约有1.5亿间房子是空屋;在房屋供过于求的情况下,未来10年房价恐至少下跌30%,对中国经济将造成严重冲击。

报道说,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2018年底发布“2017年中国城镇住房空置分析”报告指出,2017年中国城镇地区的住房空置率为21.4%。按照7亿间住房总量,21.4%住房空置率计算,约有1.5亿间住房没人住。

中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980年后、1990年后、2000年后出生的人口分别为2.19亿、1.88亿和1.47亿,2000年后比1980年后出生人数大减7200万人。中国人口老化的速度更快,1970至2015年,中国人口年龄中位数从19.3岁增至37随,预计2050年将达50岁,当20岁至50岁主力购房人口变少,房市的前景不言可喻。

依中国人口老化的趋势,再过10年,中国房市势将供过于求。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先前预测,在此情况下,10年后房价可能下跌30%,若房价跌50%,很多房地产开发公司可能就不存在了。

传中共对贸易谈判感悲观,川普不愿意撤销关税

香港东方日报引述美国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11月18日的报道称,美签署首阶段贸易协议未有着落,中共对中美达成首阶段贸易协议感到悲观,因美国总统川普不愿意撤销对中共加征的关税。

据中共消息人士称,中共密切关注美国政治局势,包括参议院对川普的弹劾调查,以及明年的总统选举,认为川普的立场可能未来数月都不明朗,留意事态发展更为合理。

另外,消息人士指,中美在采购农产品数量仍有分歧,中共抗拒购买指定数量的美国农产品,担心或令其他贸易伙伴疏远。

中共继续放水转嫁经济压力,今年的冬天百姓会冷到发抖

贸易战冲击中国经济,中共压力日益加大,但它不肯承当这个压力,还在想办法将压力转嫁到百姓身上。

周六(11月16日),中共央行发布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专栏文章称,中国当前不存在持续通胀或通缩的基础。2019年CPI同比涨幅走高主要受食品价格尤其是猪肉价格较快上涨所拉动,前十个月,食品价格同比上涨7.4%,但食品之外的其他商品和服务价格基本保持稳定。

周一(11月18日),中共央行宣布调低逆回购利率5个基点,当日净投放1800亿元人民币。逆回购就是央行以买入商业银行债券的方式向金融市场提供资金,也就是放水,央行也可以赚取利息。

这是继11月4日降低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5个基点和意外放水2000亿之后,再一次释放货币宽松信号,市场的解读是,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央行把救经济放到突出位置上了。

央行的逻辑是,除了食品价格飙升外,其他物品价格还是很稳定的,不需要大惊小怪,这不是收紧货币政策和绑架货币宽松的藉口。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保经济,要搞好“六稳”,这才是重中之重,所以要继续通过各种方式包括降息、降准来放水,支持经济增长,至于什么CPI,食品价格,没什们好担心。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只要“党中央国务院”下达的“六稳”做到了,把经济增长数据刺激上去了,管你老百姓吃草不吃草。

对于周一央行的降息,市场再次感到吃惊,因为目前中国百业萧条,百姓腰包捉襟见肘,放出的水还会推高物价,还会稀释百姓的购买力,这对于百姓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

经济学家如松11月15日撰文表示,有两个主要的原因:

首先,家庭负债增加了。根据社科院的测算,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居民债务占GDP比重)从2011年的28%快速上升到2017年的49%。2018年以后依旧处于快速上升的状态,这就让居民必须拿出更高比例的可自由支配收入用于债务的还本付息,导致居民可自由支配收入中实际可自由支配的比例下滑。这也就诞生了很多富翁型穷人,用房子计算其身家可能有数百万甚至千万,但平时却只敢吃方便面,因为兜里实在没钱。在这样的时候,一旦食品这一刚需中的刚需价格出现上涨,人们自然就会感到今年的冬天更冷,甚至打哆嗦。

其次,收入预期不一样了。

如松分析说,无论是2008年2月的高通胀还是2011年7月的高通胀,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那就是在CPI不断走高的时候,PPI也同步走高。2008年,虽然CPI在2月开始见顶回落,但PPI还顽强地走高到了8月;2011年7月CPI见顶,PPI也同步见顶。这说明这一时期的通胀是受需求驱动的,PPI代表的是工业活动的活力,当工业活动有活力的时候,企业就会扩大生产,要招收更多的工人并给工人加薪,人们收入增长的时候就会推动全社会需求增长,最终反映到物价上涨,CPI上升,所以这一时期二者是基本同步的。人们可以预期收入增长的时候,对于物价上涨就有耐受力,甚至可以不太当回事。

如松解释说,但今年以来的CPI与PPI走势是相反的,2019年1月的CPI是1.7%,到10月上升到3.8%,带动通胀上涨的动力几乎完全是我们每天必须购买的食品。但PPI却从今年1月的0.1%下降到10月的-1.6%,这说明工业活动在减弱,当今社会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二三产业领域就业,PPI下滑意味着经济活动趋冷,就意味着人们的收入很难增长甚至还要面对失业的威胁,此时,收入增长的预期变差,就难以承受物价上涨尤其是耐食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所以,就让人们感觉这个冬天很糟糕。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