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王易:鼠疫来了 审判江泽民还远吗

作者:

《江泽民其人》大结局:黄山老僧细说因缘无间地狱江鬼数终。*

这些天,人们为香港人遭中共镇压而揪心外,另一个令人担心的新闻莫过于中国出现鼠疫的新闻了。原因是鼠疫的死亡率可高达100%,历史上在亚欧夺去了上亿人生命。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就是最后被鼠疫灭掉的。

但是,发生在中国的鼠疫,更令人惊慌的原因是中国人不知道现在疫情究竟有多严重,如何保护自己。人们对中共媒体说的“北京无新增病例”不当一回事,原因在于共党惯于封锁真相,为维它的政权稳定,天灾都可以撒谎。

2003年非典爆发时,中共卫生部和媒体齐声说“我国没有非典,工作、旅游都是安全的。”后来的鸡年鸡流感、猪年猪流感,中共一直是拿权欲标准决定一切。由此社会生活准则、政治、经济、文化与道德标准等等都被变异。

共党产生以来,一直孜孜不倦在做变异人性的事。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表现尤甚。江泽民为对抗真、善、忍普世价值,不惜腐败治国、纵容全党淫色,全世界培养和扶持黑社会……以致很多中国人分不清是党性人性、美丑善恶。

也许有人会认为:我兢兢业业为社会工作,为人民不贪不腐,哪里是好坏不分?正如武汉一位抓捕法轮功学员而“立功”多次的公安局长最后生病死亡后,他妻子哭道:我们勤勤恳恳为党工作了一生,怎么好人没有好报?

其实好坏可以从人的良知或世界优秀的传统文化中去看,而不是从社会工作来看。特别是在党文化浸透的中国,越是为中共兢兢业业贡献的人,对人类对社会的危害越大,正如南辕北辙的故事,马和车越好离目的地越远。

一些反对共党的中国人本性都有善性,被党文化染指后,他们出轨,追求个体性自由,反对传统政治,甚至搞同性恋……他们不相信这些与共产党有关,岂不知他们拒绝暴力却被软性的西来党文化中毒。

如果共产党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里说的,是实实在在在具有生命的邪灵,它以毁自然之道、社会发展规律、人的生存与道德准则为己任,反天地并欲取而代之,毁掉苍生,那么,如果老天以自然平衡、催新汰坏的方式更新天地的话,共产党必被打入地狱。所有被共党异化的逆天道的生命不危险吗?特别是那些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党的、生命中有灵魂已被共党代替的党员,不危险吗?如果中国鼠疫就如古代灭罗马的黑死病一样有目地而来,中共的死期不就在眼前吗?

江泽民可谓是最具有邪性的中共党魁,它把中国人群划分为三代表之内的人、利益集团中的人、教份子农民工等人群。人群被划分得越来越细碎,造成任何人讲一句话、做一件事都可能不小心惹怒了另一群体,甚至引发一场冲突斗争。把斗争变成社会常态,这样能更快的把仇恨播撒入全中国每个人的心中。

过去在暴力破坏文化时,城乡人口不能流动,人们忙于毁坏文化,经济陷入穷困,文化差不多毁掉后,共党一下子以经济发展为名让全国人口流动,忙于发财的人们再也不暇顾及残剩的文化。这种人为制造出来的社会现状,一方面更易中共控制,另一方面消除人群中施善与感恩的道德条件,使社会道德更快下滑。

人的生命是很坚强的,可以失去肢臂在轮椅上生活一生,但是,一只蜱虫或蚊子、一只鼠蚤却可以咬死人。历史上,中共曾要求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生一身虱子,叫革命虫。革命,中共的涵义里就是杀人,那叫人长一身虱子也好跳蚤也好,就是叫虱、蚤杀人。那现在,真的出现了蚤杀人,中共叫虫子革命的愿望成真了。

江泽民是中共的主要代表。中共一旦灭亡,江泽民被清算还远吗?《江泽民其人》一书说它最后被吊死在天安门广场,身体被雷火烧尽。我似乎已看到了天安门上空滚滚的雷火正在云层上翻涌。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