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分析:中共为何推出“合村并镇”?(上)

为解决“三农”问题,中共日前推出“合村并镇”,将在全国各地农村的部分地区进行大面积拆迁。那么,什么是“合村并镇”?中共为何推出“合村并镇”?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据大陆媒体报导,中国农村正在紧密锣鼓的实施“合村并镇”(也叫“撤村并镇”)计划,该计划是根据2018年9月26日,中共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文件以解决“三农”问题。

什么是“合村并镇”?文件第九章第四节中称,对位于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等地区的村庄,因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搬迁的村庄,以及人口流失特别严重的村庄,通过易地扶贫搬迁、生态宜居搬迁、农村集聚发展搬迁等方式,实施村庄搬迁撤并。

(网络图片)

所谓“三农”是指农业、农村及农民。农业是指整个农业的产业如何振兴,农村是指整个农民的生活状态和环境是否得到现代化的提升以及农民的实际生活水平是否得到提高。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搞“合村并镇”有三方面目的,一是提高城镇化率,利用土地招商引资,当地官员搞政绩,或骗取补贴;二是房地产开发,和棚户区改造一样,换了个名字;三是把人集中起来管理,便于监控。

中国经济学者何军樵对大纪元表示,解决“三农”问题是表面目的,中共真正的目的是强化统治,稳定社会的管理基础,它是要“维稳”。

“历史上几乎都是农民造反,王朝垮掉,农村不乱,国家就不会乱,所以,从中共的执政角度,它对农村非常关注,为了使‘三农’问题得到所谓的解决,下了很大功夫,而且对农村的各种矛盾也是非常的敏锐。”

对此,中共采取了两个做法,何军樵说,第一,表面上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发展农业,解决好‘三农’问题,“农民就不造反了”;第二,加强党的管理,强化治理,“现在党的村支书都由国家发钱,也就是它不会放松对每一个社会细胞的控制,控制到每一个村里面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这两点就是它的动因。”

网民对“合村并镇”不买账

《规划》中称,“合村并镇”搬迁撤并后的村庄原址将复垦还绿,而且迁建撤并中,不得强制农民搬迁和集中上楼,不搞“一刀切”。

但据悉,“合村并镇”将效仿城市,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建房、统一居住,统一拆迁,把更多的宅基地腾出来,恢复耕种,保证18亿亩可耕地红线。

对此,有许多网民纷纷发帖:“不强制全国人民有几户愿意的?”“当年苏联集体农庄。”“绝对被执行的面目全非。”“城市里的强拆三绝‘断水、断电、断路’之后,还有的选择!?”

“农村拆迁800一平,还没有3线城市零头多,谁愿意拆?镇上买个房子还要倒贴10几万,还是农村房子住着舒服,空气新鲜。”“我有房子,不能因为合村并镇就将房价便宜折算再去买翻了十倍的房子吧?!这钱谁都不愿意出。”“沈阳市的区县政府,承包地温室大棚都按违建拆了。”“私有财产应受法律保护。”“最后最倒楣的人是:没有了土地,又没钱的农民,年老体弱多病时,吃土也要看别人的颜色!因为你一无所有!”

“贵州多少山里合并到城市里,没呆半年都又跑回来了,没工作就没有吃的,农村上还可种点庄家。”“我还是比较喜欢农村的生活,有自己的小院子和菜地。”“住楼房,还要交物业费。”“我还需要土地给我养老呢。”“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别忘了。”

何军樵说,中共根据山东德州经验,推出强化农村走城镇化的“合村并镇”方案,目前已经搞了几个样板村,外表是住新房,环境也不差,但存在许多问题。

“搬迁后的新房离承包地太远,农民种地不方便;不能养牛养羊,不能种菜,还得自己买菜吃,还要交物业管理费,生活水平实际上是下降了。还有,虽然人集中居住,办工厂容易招工,但中国目前缺的就是工厂,如果一个农村家庭没有人出去打工,他的家庭基本就是贫困的。更重要的是,拆并过程中如何保障农民的权益,没有钱买不起新房等问题。”

何军樵表示,“合村并镇”中的扶贫搬迁、生态宜居搬迁还是农村集聚搬迁,其实中共最终目的是为了卖地,“地方政府叫土地财政依赖症,不卖地就工资发不了、城市建设搞不了,就得不断的征地、卖地,这是体制问题。”

(网络图片)

“合村并镇”收走“承包地”“宅基地”

实施“合村并镇”计划后,无论是“承包地”还是“宅基地”,农村许多土地将被收走,“宅基地”将用于耕种。

何军樵表示,收走“宅基地”可能会带来问题,“农村的宅基地是一个产权不明晰的地方。”他说,“当初农民用自己的耕地加入合作社,但宅基地没有缴给合作社,宅基地到底是谁的,按照中共所谓的政策,宅基地都是国家的,但是人家没有缴,那是人家的祖产。”

中共49年建政后,采取暴力土改,消灭了所谓的地主阶级,把地主的田分田到户给农民。社会主义改造时,农村成立互助组,农民将分得的土地入股合作社,到了大跃进的人民公社,土地从农民一家一户所有变成了集体所有,农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土地被收归国有,土地国有化从此开始。

“1949年到1979年这30年里,中国的农民是非常苦的,”何军樵说,农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也失去了自己的人身自由,“被限定在人民公社和生产队的范围里,生活非常痛苦。”

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开始所谓的经济改革,“最早是安徽农民包产到户,从新将土地分配给农民,”何军樵说,“但并不是把原来入股的土地还给农民,其实这是政府违约,因为合作社不搞了、人民公社也取消了,就应该把农民的土地还给农民,它不还,它搞承包制,年产承包制,也就是说,土地已经是国有的了,不是私人的,只是交给你耕种。”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