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靖宇:从中国大陆消失的民国与“民国热”谈起

作者:
当一整个国族开始怀念起过去政权时,就是人心思变、社会变迁的象征。中共近日被香港争取民主、中美贸易战、国内经济下行的严重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许多体制内官员也开始准备“末日跳船计划”,把家人、财产转移到国外,只等中共政权垮台了。目前的情势,就看“最后一根稻草”何时降临,天灭中共已在倒数计时。

1948年,国共内战正酣,河南南阳城十四个中学奉国民政府之令南迁,师生一行原本五千余人,从河南一路南撤,到广西时竟然遭遇共军伏击,最后只剩下一百多人流亡至越南,再由越南到台湾。其中,当时仍是高中学生的王临冬也是其中一员,她把这一路艰难的旅程写出来,著作《回首流亡路》于近日出版。

阅读此书,一方面感叹战火无情,另一方面却也神往民国时期中国大陆的情景。他们一行人曾到湖北宜都,当时宜都还未受战火波及,王临冬女士记下那景色之绝美,“村外远远近近全是些溪流和池塘,水清澈得人们日常都在食用。溪边密植的垂柳虽以落叶,但那枯枝低垂仍不减它的柔美,一群群的鹅鸭戏水清唱,撒网、垂钓的渔人到处可见,挽着篮子洗衣服的村妇、村姑,这村外就像一幅淡雅的画。”“这都是太平下的安详图。”

之后他们再从湖北到湖南,湖南同胞热诚好客,师生每晚到不同人家借宿,他们都竭尽至诚地招待,“惊人的是每家端上桌的菜都不下十余样,只是鱼,他们能做出很多不同的菜式和滋味,不管你看或吃都会令你咋舌,往往我们都受宠若惊了,他们还总认为我们吃不惯米,再做些面食。”“更感人的是那些更善心的人,夜晚他们把我们脱下的衣服洗了再烘干,不声不响的再放到我们的身边,等我们上了船,无意中摸口袋时,竟发现了纸包着的银元,纸上一行小字‘一点薄礼,收下你路上零用。’…如此的机遇曾好几次,同学间更多,每天要再上般船,不知会传出多少感人的善事和佳话,没有人是不幸运的。”

曾经如此敦厚善良的中国人啊,对陌生的学生都如此殷勤善待的中国人啊,历经共产党统治七十年浩劫,被政治运动不断整肃,十多亿人学会了弱肉强食、学会了对陌生人收起善意关怀、学会了明哲保身……到如今中共卫生部推出《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因跌倒老人无人敢搀扶、面对2岁幼女小悦悦遭车祸18名路人视而不见、百人围观9岁男孩遭虐杀无人施救…….想来真是慨叹!

无怪乎于九0年代末中国大陆开始出现“民国热”,一开始,它只是在一小群知识分子中酝酿,他们崇尚民国时期学术独立的大学精神。直到二00八年国民党重新执政后,中共有意统战国民党,放宽对国民党严酷的历史评价,这随即在中国大陆导致一股重新检视历史的风潮,它部分还原了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也引伸到对民国政治、学术、社会环境的全面重新评价。

大陆作家许知远表示,“人们像是《一九八四》主人翁一样意识到,共产党虚构了之前的一整套历史,过去不仅不是彻底的悲惨不堪,甚至蕴涵着很多令今日中国黯然失色的光彩。”“在之后的几年中,随着大陆政治、社会、教育的迅速恶化,对民国的怀旧潮流也陡然增强。书店里摆满了蒋介石传记,北洋军阀被重新打量,媒体上充斥着对‘民国范’的讨论,人们感慨我们再产生不了鲁迅、胡适之、陈寅格式的大师…….”许知远还说,他的台湾朋友对大陆人竟然给予二位蒋总统如此高的评价,感到非常诧异。

“在审美与人格上,民国更散发出无限的魅力——–他们尚未经历共产主义的种种运动,人格保持着完整,伦理、审美也未被野蛮破坏。怀旧的情绪有多么强烈,对现实否定的欲望就有多么强烈。”

当一整个国族开始怀念起过去政权时,就是人心思变、社会变迁的象征。中共近日被香港争取民主、中美贸易战、国内经济下行的严重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许多体制内官员也开始准备“末日跳船计划”,把家人、财产转移到国外,只等中共政权垮台了。目前的情势,就看“最后一根稻草”何时降临,天灭中共已在倒数计时。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