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吴祚来:王立强共谍案 台军情副局长的质疑靠不靠谱?

作者:

向心在香港的公司既可以视为中共在香港隐性势力的派伸,也可以视为中共内部一个派系力量在香港以新的方式谋求独立发展,还可以将其看成一个「诈骗」中共的团夥。因为只要向中共有关部门编造完美的谎言,譬如发展了多少下线,统战了多少重要人物,组成了多少次网路攻击,甚至成功让台湾某人士获得了五合一选举胜利,就可以获得中共有关部门的奖励,并可以获取更多的专案经费。但这些经费有多少派发给了相关人士,有多少直接资助了具体专案,不得而知。

最经典的案例是近期见诸媒体的中共对外援助丑闻:辛巴威财政部日前向国会披露,今年首9个月获中国援助资金360万美元,而中方外交部随即抗议,称实际援助达一亿三千六百八十万美元,其中一亿三千多万,是一本糊涂帐。对外援助与隐性战线的支出,都是花了天量的代价,收获却低微。大量的经费在中间人手中挥发掉。同样的事态发生在香港,中央政府认为香港民意早已被中共有关部门收买,因为统战或渗透,还因为宣传与控制,所以香港这次区级选举主要议席仍然会掌控在建制派手中,但最终结果,却出乎中共高层预料,建制派只占其它派系的九分之一。

那么,中共派出的有关公司、媒体、线人、单程票客、专业与业余间谍,都做了无效功,或者上报的功绩欺骗了中央,中共与此相关的海量投资,砸了水漂。

此时,或因为良知觉醒,或为了逃避追责风险,知道得太多的助理级人士「王立强」逃往澳大利亚,而向心夫妇冒险到了台湾,也许台湾将他们收监,对他们是生命安全的保障

20191125-中国创新执行董事向心(中间后者)25日晚间送抵北检询问。(颜麟宇摄)

中国创新执行董事向心(中间后者)25日晚间送抵北检询问。(颜麟宇摄)

自称在香港、台湾和澳洲从事渗透和绑架的中国间谍王立强,在澳洲第九频道(Nine Network)今晚播出的「60分钟」(60 Minutes)节目里指控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中国趋势」是中国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所属的中资公司,还称主席向心受中共军方高层委派收购两公司,再以军民融合发展与通讯业务为名,帮助中共在港台建立最高情报机构。

节目中,澳洲情报专家葛瑞格里(Phillip Gregory)认为,王立强明确指出相关人名和事实顺序的细节,应是可靠情报。

王立强间谍案在发酵中,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ASIO)24日深夜发表声明,称「正在调查中国是否试图在联邦议会安插间谍」,而台湾的应急处理也迅速及时:据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执行董事向心在桃园机场被要求接受调查。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稍早证实,「事实上的确他(向心)有被我们留置,暂时正在调查中,这是事实。」(综合世界日报等媒体报导)

 

当王立强间谍案被澳大利亚媒体报导之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的,一些海外民运人士或媒体人认为这是一起为了合法滞留澳大利亚而编造的间谍故事,公开报导的许多内容,都属公众知道的中共大外宣相关资讯,所以认定为假谍事件。

我第一时间倾向于认定「王立强」为真实的中共间谍,一是因为澳大利亚媒体与有关方面已介入多时,然后才予以报导,即,有公信力的媒体与专业机构介入在前,而非其本人通过自媒体曝光在前,如果是一个假间谍,只要媒体或专业机构问话半小时,无论多么强大的编创能力,都会露出马脚;其次,他说出了自己的上线,即现在被台湾调查的向心夫妇,如果台湾有关机构能从向心夫妇电脑或携带的物品中找到详实证据,真相立即大白于天下,如果一时无法得到证据,持续观察还能看到蛛丝马迹;尔后,台湾知名政论家汪浩,贴出 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CIIL在2015年的股价图。 根据该公司年报,该公司专注对香港上市公司进行短期投资。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投资之销售所得款总额为2亿3421万港元(2017年:7亿2900.8万港元)。

 

王立强指认向心是中共原副总理邹家华的秘书,在香港成立投资公司从事的是政治渗透活动,资助海外大学生也是意在培养中共代理人。从汪浩先生贴出的相关资料可见,一个应该致力于拓展市场的公司,完全没有赢利能力,却致力于公益或公共事业资助,当然令人生疑,如果将向心的中国科技创新公司的行为与王立强的指证比对,王所言的中共资助五亿用于海外政治渗透或间谍任务,是有说服力的或顺理成章。

令人惊异的高度吻合事实是,王立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总向心近期在台湾,与某人士见面,话音刚落,向心在台湾被拘审接受调查。

 

 

而人们对「王立强」的质疑则是根据中国上海警方公布的有关王立强诈骗案的公告,警方还告诉公众,王立强持中国与韩国假身份证明以及香港假证件,逃往国外。上海警方的告示遭到多重质疑与嘲讽:其一是澳大利亚公布的「王立强」是化名,所以上海警方公告的王立强与此人无关;其次是网友质疑,现在中国海关早已联网,「王强」的护照是第二代带晶片的护照,只有中共官方才能造伪,平民无法完成;还有就是专业律师的质疑,上海警方公示的王立强案件,只有警方内网才可以查证,没有公开信息记录,而民事案件均可以网路共用与查实。也就是说,上海警方公告的可能是临时造假文本。

辩论台军情副局长的十条观点:

网路上贴出台湾军情局前副局长翁衍庆发文提出十大破绽,贴文说,王立强接受媒体访问所说的内容,内行人一看就知是假的。原因很简单:

一、军委总参已更名为联合参谋部,他不知道。联参部下面何单位从事情报工作,他不知道。

 

二、国防科工委非情报机构,只派学者和科技人员出国收集军事科技资讯,不会搞旁门左道的间谍活动。

三,共军情工人员都具军职军阶,他显然没有。

四、共军军情干部很讲究阶级职位,他仅26岁,再怎么升大约只中上尉,怎有资格和能力负责对台对港工作,尤其是领导工作,简直天方夜谭。

 

五、谍员派外工作,任务一定单一,他又负责香港,又兼顾台湾工作,违背全世界情报工作原则。

六、情报人员外派变更身分,只准带一个身分的证件,岂可能允许他带多种不同的证件,一旦被外国情治单位查获,岂非证据确凿。

七、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是中共公安部一局(国保)所为,跟总参无关,他简直胡扯蛋。

 

八、中共军情特工外语能力都很好,他接受访谈时只会用华语,他的素质显然很低,总参怎可能有这种弱势谍员。

九、中共为控制谍员,家人特别是妻小一定留在国内,他的妻儿竟能赴澳洲,不可思议。其次,谍员在外,不可擅离工作地,他竟能赴澳长达数月,举世情报单位所无。

十、他所说的对台工作内容,大家仔细看看,全是媒体揣测中共对工作内容,尤其前阵子报载某党与台湾宫庙关系,他是看报照本宣科,何足采信。

20191125-前军情局副局长翁衍庆25日出席「蔡政府勿当放羊小孩,尽快查明共谍案真相」记者会。(颜麟宇摄)

前军情局副局长翁衍庆25日出席「蔡政府勿当放羊小孩,尽快查明共谍案真相」记者会。(颜麟宇摄)

 

这里,我就翁衍庆先生的观点进行相应的辩析:

其一,总参已更名为联合参谋部,即「联参」,王立强不知道,这很正常,当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广大农村的生产大队改名为生产组,人民公社改名为乡镇,多年之后,人们仍然习惯于文革时的叫法,这是一种习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按王立强的说法,他是受雇于向心,所以他对更高层级的机构并不知情。

其二,国防科工委只负责员收集军事科技资讯,这句话显然太过武断,派驻到香港的科技创新公司主营业务可能是从事相关军事科技情报收集,但随着形势的发展,特别是香港与台湾的政治事态严峻,利用科技公司来联络人员,向港台政治性「派糖」,是延伸专案。因为原有的人马与派系都不力,而据「王立强」所言,在对台湾上次五合一选举中进行有力的介入,投资相当大,也大获得成功,所以,取信于中共有关部门,从而要在台湾大选之时,再次介入,以获取更大成功。

其二,国防科工委只负责员收集军事科技资讯,这句话显然太过武断,派驻到香港的科技创新公司主营业务可能是从事相关军事科技情报收集,但随着形势的发展,特别是香港与台湾的政治事态严峻,利用科技公司来联络人员,向港台政治性「派糖」,是延伸专案。因为原有的人马与派系都不力,而据「王立强」所言,在对台湾上次五合一选举中进行有力的介入,投资相当大,也大获得成功,所以,取信于中共有关部门,从而要在台湾大选之时,再次介入,以获取更大成功。

其三,王立强没有军职军阶,是因为他不是编制内真正的特工,而是急事急办过程中,有关部门物色的新生力量,相当于特工的助手或秘书,真正的资深特工反而难以在示威与选举这样的大活动中发挥作用。

所以,也可以回答上述第四点疑问,他不是领导者,而是重要人物(向心)的特别助理,向心对他的利用是双重的,一是让他受到特别培训,达到在港台使用的水准,另一利用是私人性质,让他当妻子的绘画家庭教师。也正因此,王立强才可以得到更多的内部资讯。

第五点质疑是王立强从事的项目并不单一,这不符合职业间谍的习惯,确实如此,王不是专业间谍,他协助老板工作,科技公司延展港台相关「业务」,作为特别助理,需要跟进专案,参与具体事务,如果从事单一业务,台湾五合一选举完成之后,是不是就完成了工作放长假了呢?显然还得跟进即将开始的台湾大选。利用外派公司进行泛间谍活动或泛政治干预,应该是中共的一大特色。

第六点疑问是,情报人员只能带一份证件,这是非常高端的谍报人员准则,像王立强还有华为孟晚舟,随身带有多份身份证件,肩负特殊使命,这确实是中共有关方面的随意之举,或者这些边缘的特殊角色,并没有真正纳入国安部门直接管理,而是由他们的「老板」去具体过问。

第七点涉及铜锣湾事件,是不是由公安部一局独立完成,有没有驻香港「公司」参与,公安部会不会出经费,让香港挂牌的「科技公司」来承办、协办,有待进一步认知。相信后续媒体通过采访当事人,或者台湾、澳大利亚有关机构审查有关人士,也许会有进一步透露。

第八点就是英语能力,在向心的项目范围内,王立强也许只负责联络华语这一块,并不需要其它语言支援,其它语种会有其它人员配合。这是公司延伸「间谍业务」的不足,或暴露了中共在应对港台越来越多的事态过程中,人才严重不足的困境。

第九点,中共特工的妻儿家小一般都在国内作为人质,这应该是事实或规则,但王立强是「老板」聘用的特别助理,所以还没有达到这一控制层级。如果王立强表现卓异,有关机构准备专业化使用,就会对其谈话,收回家属并提升待遇。

最后一点是,王立强关于中共对台的介入,基本都能从公开报导中检索得到,所以怀疑他并无事实性介入。那么,一个刚刚从上海出狱的「诈骗犯」怎么可能知晓香港科技创新公司的老总何时到台湾,并会见何人?更为重要的是,台湾据此情报,已将向心夫妇拘审。

王立强谍案,燃自香港、澳大利亚。延及台湾,「纸牌屋」连续剧一样的精彩,现在我们只能根据有限的资讯进行分析,更多的是对后续真相披露的期待。

*作者为独立学者,专栏作家,现居美国洛杉矶。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风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