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毛思想是个啥?揭开毛左真面目

毛泽东是整人高手,把党内外看着不顺眼的人都整了个遍,连国家主席国防部长都被整而死得窝囊。所以毛派人士一说起毛泽东思想就挺胸鼓肚霸气冲天,就想再摆出当年折腾黑五类打死卞校长的“要武”架式。如果听到不同声音,不是像孔庆东教授那样骂就是像韩德强教授那样打,从不讲理。但听说毛派们并不团结,分了新毛派老毛派民主毛派等等,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都想当“领袖”,斗得还很激烈。可惜当年“万寿无疆”的毛泽东已作古多年,不可能让他来说明他的思想发展到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会是什么样子:他是否又爬上天安门戴上了红袖章并给某人改名“要武”了?“奉旨造反”的红卫兵们又帮他揪出了几批睡他身边的赫鲁晓夫了?这几批被打倒的“赫鲁晓夫”们可能是哪些文武大员?……谁都说不清,因为谁都不是毛泽东本人。那么,要想让毛泽东思想再一统天下,就必需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毛泽东思想。

纵观历史,不管是标榜某主义某思想如何光荣正确,却只有创始人自己诠释才是王道。如果让别人解读,一千个人就会有九百多个哈姆雷特。就拿风靡一个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来说吧,他死后不久就被列宁“发展”了一下,说社会主义制度用不着按马克思预言的那样,必需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时“建立在资本主义的废墟上”,而是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搞也能成功。列宁死后斯大林也“发展”了,他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大清洗、集体农庄、用武力强迫周边国家“加入”苏联,成立华约和北约对抗。而毛泽东却说马克思主义的实质就是坚持“阶级斗争”,顶级产品就是后来被我党称为“十年浩劫”的文化革命。至于波尔布特式的马列主义就更简捷干脆,他的马列主义就像李逵抡着大板斧“排头砍去”那样,凡是他认为是资产阶级的人不须改造,一律“死啦死啦地干活”,只剩下绝对忠诚于自己喽啰们就是社会主义了……但历史证明这些都是假冒伪劣品,而且都失败了。难怪就有“播下龙种收获跳蚤”之说了。

但从网上看到的毛派人士大肆宣扬的所谓的毛泽东思想,却并不是什么思想什么理论什么主义,而都是些鸡零狗碎很具体的社会现象。无非是社会清廉没有腐败、世风端正路不拾遗、公费医疗上学便宜、人人有活干个个有饭吃,允许大字报大辩论允许上街游行充分民主等等。深想一下,这些现象都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制度所应当(或者说必需)有的,颇有左派们一提起来就想骂街的“普世价值”的味道。况且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没标榜什么思想什么主义就都是这个样子,绝对不稀罕。事实正好相反,越是大肆宣传其领袖思想如何伟大光荣正确的国家,那国家基本上都是一团糟。就像朝鲜,到现在还闹不清楚“吃饱肚子”是不是比“祖国”更重要,在渴望能喝上一碗稀肉汤的时候还不忘高唱“全世界都羡慕我们”,还得喊领袖万岁。

况且有谁在公开场合下不宣扬他自己的主义是好主义?有哪个政党敢说他们施政就是要搞腐败搞社会不公平,有谁敢说他上台后就是要剥削人民?如果毛泽东思想只是具体到那些让毛派人士冿津乐道的社会清廉人人有饭吃(姑且假设如此)的顶级追求,世界上没毛泽东思想而又能达到这种低标准的国家和地区多了去了,而且有许多还比咱们强得太多了,为什么非要坚持毛泽东思想呢?就拿蕞尔小国日本来说吧,鸦片战争时他们比“我大清”穷多了,且人又少又没资源。然而明治维新后才几十年就打败了“我大清”和沙皇俄国,再后来就搞了个世界上有史以来版图最大人口最多的大东亚共荣圈。尽管战败后割地赔款人人惶惶不可终日,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思想做指导,才过了二十多年就又跃入了世界强国的前几位。而我们在“光荣伟大正确”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艰苦奋斗了二十多年,到他死后,按党中央的说法就是中国经济反倒已经折腾到了“崩溃的边缘”。既然咱的党口口声声说中国共产党是一心一意为人民谋福利的,又有邓小平的“猫论”、“发展才是硬道理”做行为准则,为什么就不能把日本的先进思想高级主义改造一下,再加上个“中国特色”的帽子,让咱们也崛起呢?

各人在毛泽东时代有各自不同的经历,对毛泽东思想自然就会有不同的理解和感情。如果刘少奇彭德怀等人有在天之灵,他们对毛泽东思想的评价与江青康生他们的评价肯定是大相径庭的,就像犹太人和党卫军对希特勒的感情不可能相同一样,每个人都有依据自己的感受去理解毛思想的权力。且不讨论毛泽东思想与别的思想相比孰优孰劣,还是先要闹明白毛泽东思想的实质才是王道。

大家都知道,毛说他的一生只干了两件“大事”。一是把蒋介石赶到了台湾岛上,二是搞了文化革命。第一件事就不说了,英语动词后面加ed,那是过去时。结束后,经过剿匪反霸“镇(压)反(革命)”运动,到1953年的朝鲜战争结束后,应当说“旗帜鲜明”的阶级阶级敌人基本上全被肃清了。按照刘少奇邓小平陈云等多数头头们的想法,只要不再发生战争,“斗”字就该往一边放放,大家就该全力搞经济了。但毛泽东却不认同,他认为尽管中国共产党拥有权力机构,在专政机器下却还会有阶级敌人存在、并且还在不断产生新的阶级敌人。而这些残存的和新生的敌人都在觊觎着共产党的政权并积极推翻之。所以还要斗,要彻底消灭他们。阶级斗争是第一性的,任何事情都不能高于阶级斗争。

毛泽东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天地斗就是和大自然斗,这种事毛泽东只干过一次:大跃进。奇怪的是毛泽东出自农村,怎么能会相信亩产几万斤的大牛皮呢?他回答李锐提的这个问题时说:上了钱学森的当了。不错,钱学森在58年是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过亩产能到几万斤的文章。但毛泽东能不明白钱学森当时的处境和他的思想状况吗?如果当时的钱不紧跟形势,不和全国的吹牛大潮保持统一的口径,十有八九就会有一顶“右”的大帽子扣到他头上,让他以后几十年里天天都得后悔当年为什么没随着潮流张张嘴吹吹牛。“世人谐醉唯我独清”的结局是投江自杀,而被打了右派被反了右倾的后果,则是让你感到跳江还算是件幸福的事。

其实到后来毛泽东也明白他与大自然的斗争是失败了,所以59年到庐山开会时据说是要“纠左”的。据说当时还把饿死河南几百万百姓的吴之圃吓得坐卧不安,早就写好了查检材料以求蒙混过关。但毛泽东这人的个性特别强,凡是他做过的事和他的想法,别人只能说好不能说坏。即使他自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故做姿态承认他的确是有点儿毛病了,别人也不能顺着他的话题再评议他的错误,而只能夸他从善如流虚怀若谷,是伟人风度的极致。谁要敢先于他说半个不字,“路线斗争”的大戏马上就会不需序幕直接开演全武行。所以当耿直的彭德怀只是对大跃进说了几句实话,尽管词句还相当温和,却让自认为丢了面子的毛泽东矛头一转杀向右边。估计再加上对彭没把他儿子保护好让他留在朝鲜成了中朝友谊象征的宿怨,没几天就把彭德怀斗成了反革命集团的头子。

所以说经历过毛泽东时代(没经历过的年青毛派就别来掺杂面了)的人都应当能体会到毛泽东思想的实质到底是什么?真正的毛泽东思想,用当时官方大肆宣传的语言来说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持续革命的理论。”具体做法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口号是:“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能不能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原则去处理一切事务,就是忠于或是反对毛泽东思想的唯一分水岭。那时最常说的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不斗则修,不斗则垮”、“斗则进,不斗则退”、“八亿人,不斗行吗”、“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大到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一定要去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被压迫民族,要实现“全球一片红”;小到“鸡屁股眼银行”(农民养鸡生蛋换火柴煤油也算新生的资产阶级)、“筷子头上的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无所不在。

于是大家给毛泽东时代总结了一个顺口溜:“反右派,反右倾,人民公社大忽隆(大跃进)。小四清,大四清,紧接着文化大革命。”反右派反右倾小四清大四清和文化革命自然是阶级斗争,现在的人都好理解,人民公社大跃进怎么也算阶级斗争呢?毛泽东说是!人民公社大跃进饿死了许多百姓,毛泽东不说是政策错误所致,反倒说饿死人的地方是因为民主革命不彻底,政权被坏人把持了。还是阶级斗争。而毛泽东思想的顶极之作文化革命则是大运动套小运动花样频出,什么“破四旧”、“揪斗走资派”、“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批林批孔”、“清查五.一六分子”、“批周公”、“批宋江”、“评法反儒”等等。毛泽东搞阶级斗争就像吸毒上了瘾,可以说“润之执政,全靠运动;老毛不死,国无宁日。”

还是经历过文化革命的人才能回忆起来的一句话:“经毛泽东同志提议,政治局一对通过……”就是说毛泽东已经是“朕即天下”了,说话是“一句顶一万句”。而且毛泽东还说过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来一次,意思是文革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毛泽东思想的顶峰。要坚持毛泽东思想就必须继承毛泽东的遗志,就要再搞文化革命。“七八年再来一次”,自毛泽东过世到现在已经是“欠债”四五次了,再搞文革,就得恶补才能解决问题。请问毛派人士,为什么你们不再成立红卫兵去破四旧揪斗走资派抢班夺权实现全国一片红了?文化革命中常听的一个口号就是:“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可丢!”你们怎么做的?怎么不宁死也要捍卫毛泽东偏爱的阶级斗争了?看来真是大象生狗熊狗熊生老鼠:一代不如一代,现在的毛派和文革时的红卫兵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毛泽东对“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阶级斗争的重视程度远远高于民族和敌我阶级斗争。因为后者是有形的,是刀对刀枪对枪面对面的,跟他们做斗争只要不怕牺牲勇于杀人就是好同志。而前者则是无形的,是必需靠号称“望远镜和显微镜”(这个当时“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耳熟能详的词,对年青毛派来说也是陌生的吧)的“毛泽东思想”去寻找去识别去挖掘的。这种阶级敌人隐藏得很深,很难识别,往往就是在我们身边呲眉带笑跟我们讲理想谈政治说笑话的亲朋好友。而且有不少人还钻进党内混入官场,甚至当上了国家主席国防部长。所以搞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阶级斗争很困难很艰苦,稍不留神就可能自己也变成了阶级敌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估计毛泽东对这句话的理解甚深。

正因如此,对待从自己营垒里挖掘出来的阶级敌人就应当下手更狠些,要比那些战场上的阶级敌人还狠。国际贯例是组织杀害平民一百人以上就可以以战犯罪名处以死刑,所以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枪毙了以谷寿夫、田中军吉、向井明,野田等为首的诸多日本战犯。而我们对民族战争的阶级敌人本着“内外有别”的原则,以人为本,周恩来就指示抚顺战犯管理所不得判处一个日本战犯无期以上徒刑,当然包括死刑。后来除病死的四十多名外,剩下的一千多名日本鬼子(其中九百多名是从苏联接收过来的)全部得以满怀对中国共产党的感激之情“欢欢喜喜把家还”了。溥仪是帮助日本鬼子残害千百万中国人的头号卖国贼,我们宽大为怀,只让他坐了十几年监狱。像杜聿明黄维之类的战犯将军,我们更是不宵浪费子弹,留着他们的小命让他们歌颂共产党的不杀之恩吧。而对于刘少奇之类从内部挖出来的阶级敌人则决不手软,得让他们在吃破被子里的棉絮喝痰盂里的赃水的痛苦中死去,死了也不在骨灰盒上留他的真名。对于下层的阶级敌人就更不能讲什么道德良心了。阿Q在即将被砍头的路上还有选择是唱“小寡妇上坟”还是唱“我手执钢鞭将你打”的自由,到了毛泽东时代,张志新被枪毙前要割喉管禁声,就是因为她是从共产党内部挖出来的阶级敌人。一定要狠!

毛泽东思想的实质就是阶级斗争!这是是不容置疑不容争辩的。而要搞阶级斗争就得先划分阶级,什么是阶级呢?如果上网查一下,就会发现从马克思到现在的理论家们并没给出像二加二必定等于四那样的经典定义。人们最多认可的是载于1989年《辞海》中引用的列宁所给的定义:“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也不知是翻译的问题还是外国人说话跟中国人有差别的缘故,一百多字的解释愣是让人看得不明不白。况且现在有文章引用已经解密的档案说列宁实际上是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出资扶持的,也就是说列宁是德国皇帝在俄国的代理人,那就更不必听他的了。笔者倒是总结了一个直白的一句话定义:“阶级就是在生产资料占有和社会财富分配这两个大方面利益基本相同的社会集团。”如果你是资本家或是银行家,你就占有企业或是银行这个生产资料,你就能利用这些生产资料去占有别人的剩余价值;而如果你是工人或是银行职员,你就不占有生产资料,你就只有出卖你的力量和技术而生存。生产资料占有和社会财富分配极度不合理,就引发了阶级斗争。而要搞阶级斗争就必须分清敌我,按毛泽东的教导就是: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泽东还身体力行,不但深入农村(因为中国是个传统的农业国,农民占人口的大多数)调查研究,还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更重要的是他根据自己的调研结果写出了《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给大家指明了革命的动力和对象。共产党按他的理论去做,就打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解放”改变了“旧社会”的生产资料的占有和社会财富的分配,通过公私合管和人民公社化,特别是到了毛泽东最推崇的文革时期,所有的生产资料都全部收归国有了,据说是都归了人民共和国里的人民。而财富分配的原则是城市里八级工资制,农村是集体出工挣工分。从财富分配的原则上看,除了对当年“农村包围城市取得政权”的农民们有些兔死狗烹的味道外,城市人的最高工资和最低工资仅相差二十多倍,还基本上能够得上公平二字。而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就让人看不懂了,不但“民营企业家”(就像我们把穷人说成待富,失业说成待业一样,我们用“民营企业家”来代替资本家这个在毛泽东时代臭不可闻的词)可以拥有生产资料合法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国企的老总们年薪成百上千万,和社会最低工资相差成百上千倍,连资本的初期积累阶段都跳过去了,只要有关系就能合法占有巨额社会财富。而当年打出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让农民从地主手里抢夺土地以吸引他们参加“无产阶级革命”,在共产党取得政权后不到十年的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就又改变了土地的归属权,变成了“国有”。依靠打地主打出了天下的中国共产党,打到最后,自己却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地主。在传统农业国的中国,土地应当说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了。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不归人民,只允许让官员们随意买卖为自己谋利,人民却只有租用权,应当说这是一种新形式的不合理。如果按毛泽东“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的教导,就必须要对生产资料占有的不合理性和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平性再来一次革命。

邓小平第三次上台时一位外国记者说:邓把毛的旗帜高高举起。但正因为举得高了,上面的字就看不清楚了。如今的毛派似乎也同出一辙,把毛泽东思想大旗高高举到了让大家只看到一块红而看不见内容的地方,用强加给毛泽东的毛式普世价值掩饰了毛泽东思想就是阶级斗争的真谛。这说明他们都是伪毛派,是在利用毛泽东的名声收买民心,是在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拢络打手找炮灰。

年青毛派没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知道的毛泽东思想都是听(大都是说好不说坏的老毛派人的讲述)来的或是书上看来的,不知道毛泽东思想治下的中国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像看到水浒里武大郎,卖几个烧饼就能搂着漂亮的潘金莲住上单门独院的复式小楼,因而就认为去宋朝卖烧饼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一样。瞎哄哄!

最典型的瞎哄哄是出租车里挂着毛泽东的像的司机们,似乎他们也当上了毛派,似乎毛泽东再执政就能消除腐败,就能让他们免除“运管处”的盘剥,就能让交警不罚他们的款,就能提高运价增加收入。殊不却毛泽东时代是不准有私家车的,更没有的哥的姐。那时连牙膏肥皂瓜子核桃白菜辣椒都得由“国营”的“百货公司”“果品公司”“蔬菜公司”专营买卖,私人从鸡屁股眼里抠个鸡蛋换盒火柴、庭前院后开片自留地,填补一下粮食匮乏都算走资本主义路线,如果谁敢偷偷拼辆车(个人绝对不许买)跑出租,那罪名和处理方式可就真不敢设想了。反正让北京红卫兵拉出来直接打死的资格是足够了。况且现在开出租车的大都是农村出来的,如果放在毛泽东时代,他们是不被允许进城打工的,即使外出要饭也得大队开证明。农村人不开证明进城就是盲流,类似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所以他们即使用工分能买得起毛泽东象,也不可能挂在出租车上。只能挂在他们的粪筐上锄头把上,或者是要饭的蓝子上。

那些自称毛派的年青人可得记准了:先把穿戴的西装领带高跟鞋金银首饰统统扔阴沟里再说话,至于露脐衫健美裤之类的就更得背着外人烧毁了。那些玩意儿在毛泽东时代都被批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私藏者都能划入新生的反革命之列。毛派人士胆敢藏着那些东西?那简直就是俗话说的婊子立碑,是当了和尚痛骂贼秃了。

另外,正告那些大专以上学历的所谓“毛派”们(例如孔庆东韩德强等):立即停止蒙蔽革命群众的装逼!毛泽东在1963年3月20日的杭州会议上说:“学术界、教育界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在那里掌握着……大、中、小学大部分都是被小资产阶级、地主、富农阶级出身的知识分子垄断了。”“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将来出修正主义的就是这一批人。”“这一批人实际上是国民党。”,也就是说他们是共产党的敌人,最好的待遇也不过是仅比“走资派”好一点儿的“臭老九”而已。所以他们必需立刻自觉地滚出“毛派”的行列,否则,来一次毛式“清理阶级队伍”,这些企图混入革命队伍的变色龙就都不得好死。特别是那个孔庆东,如果他不能跟着新时代的红卫兵一起砸孔庙挖祖坟的话,别说当毛派了,他就得琢磨琢磨在毛泽东的“批林批孔”运动中会不会被碎尸万段了。

如今毛派们又是硕士又是博士又是知名人士,又是写论文又是上电视又是开讲座个个牛气烘烘。然而有哪个人做了当今社会的阶级分析,从阶级斗争的观点上给现阶段的革命找出了动力和对象,划定了朋友和敌人?可笑的是没有一个。即使毛派人士们推崇的毛派领军人物,手握西南党政军大权操纵着宣传机器,有资本用钱买舆论造声势的瓜瓜它爹也没搞过。而事实证明他也象那些“老毛派”一样,是个打着毛泽东旗号欺骗群众为自己谋权的野心家,他的梦想是让老百姓象歌颂毛泽东一样大唱“……西南出了个薄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胡尔咳呀……”。用世俗的话来说,他就是个“官迷”,是迷惑着大众为自己谋利益。否则一家三口人中两个都加入了外籍,图啥子嘛?

所以说当今毛派皆伪毛,大约未必十分错吧。

(本文略有删减,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凯迪社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