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 江泽民﹐谁信共产主义?

作者:

在共军中﹐只听到一个人讲到﹕“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那是一个国民党的老兵(当时把俘虏后参军的人叫共军战士)用来表示﹐他思想已如何“进步”。邓小平改革时期允许民主党派办报﹐一位派到“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报社去渗沙子的党员对我说﹕“他们比我还要左﹐比共产党都左”。可见思想改造之彻底﹐后来见识了一下他们的报纸果然如此。可见江氏大刀阔斧搞“报禁”实在担心过份。

大字报是好东西﹐文革中揭开不少内幕﹐人们才知道思想改造的信息源头﹕马列主义的传播者并不是真信共产主义。

譬如左派理论家刘少奇﹐从中国共产党七次代表大会以来﹐直到1967年文革中被打倒﹐一直是二号人物﹐理论权威﹐名着《论共产党的修养》弥补了国际共产运动中道德伦理方面的空缺﹐译成各种语言成为国际共运的普遍《圣》经﹐此外着有《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从理论上批判各国共产党维护民族利益的倾向﹐维护斯大林共产革命基地。

“七大”以来﹐新党员入党宣誓﹐都要面对刘少奇铁定的经典对联﹕上联﹕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下联﹕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也就是无条件为共产党牺牲一切与生命。

1949年以后更具体要求每个党员做“党的得心应手的驯服工具”﹐可以说刘是利用党的招牌为个人所用的发明者。

典型的故事是刘少奇早期到安源煤矿﹐发展党员﹐搞工人运动。他坐轿﹐让工人抬着刘少奇说﹕“你们这是在抬着党啊﹗”

至于刘少奇自己的道德修养﹐刘在新四军医院疗养﹐骗得16岁小护士王前结婚﹐说自己30岁﹐实已40岁﹐不久又以“个人主义﹐思想落后”为名﹐另娶北京高中生王健﹐最后又换了核物理专业的大学生王光美﹐因为首长离婚很方便﹐离婚七次。

其实﹐“个人主义”是刘自己教出来的。

文革中王前在大字报中揭露﹐刘少奇告诉她﹕出去要穿破衣服﹐显得艰苦朴素﹐吃要吃好的﹐要在家裡吃鸡﹐别让人看不见。

连忠厚的朱德都被骗过﹐写诗称讚刘少奇﹕“人山人海里﹐从容做导师”。

毛泽东也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刘少奇在中﹑苏两党辨论中﹐访问苏联﹐在苏联高级领导人宴会上﹐刘少奇把他的修养真谛传授给国际共产党魁﹕“譬如这个宴会﹐我一直坐着不动﹐大家都给我供菜﹐结果我得到的最多﹐这就是吃小亏佔大便宜的原理。”

西哈努克(前柬埔寨元首)亲王向记者介绍刘少奇“是中共党内的苦行者。”

这们苦行者靠吹捧毛“把中国人的思想提到了合理的高度”当上了二号导师﹐直到国家主席﹐一直顺从毛打倒彭德怀等人﹐用尽从留学苏联得“道”的浑身解数﹐也敌不过比他更左的毛。

当文革中发现毛利用红卫兵(激进的大﹑中学生)揪出各省市党的领导人﹐当街批斗﹐毛要粉碎刘的全国党系统时﹐刘举例说﹕“当年苏联出现过反革命口号﹕拥护苏维埃﹐打倒共产党”﹐暗示“拥护毛主席﹐打倒共产党”也是反革命口号。

毛在全国粉碎了刘的全国党系统﹐各地大换班之后﹐重提﹕“工﹑农﹑商﹑学﹑兵﹐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刘少奇的党理论终于为毛所用。

刘少奇在给下级讲理论课时曾说﹕“中国大陆为什么不能出个刘克思﹖”也成了梦想。

至于共产主义社会﹐人民有多幸福﹖刘少奇极为理性地给身边的人泼了一瓢冷水﹕“在实现共产主义的时候﹐全世界有几百亿人口﹐几个人一张床﹐睡觉都要轮流休息。”

共产主义导师展望的共产主义原来如此﹐很合逻辑。

毛最狂热﹐他预言“二十世纪是全世界翻天覆地的时代”﹐即世界革命成功的时代﹐毛寄希望于美国工人起来革命﹐曾一再要求访华名记者斯诺到美国工人中开调查会﹐了解美国工人的革命情绪。

他预计文革“抓革命”会“促生产”﹐结果两派工人武斗不上班﹐而日本经济翻了两番﹐毛认为是“畸形发展”。

林彪的逃亡﹐对毛的打击最大﹐毛髮现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同志﹐和毛一样相信共产主义。

毛最后一次会见基辛格﹐用笔谈﹕“上帝不喜欢共产党人﹐喜欢你们资本主义”﹐承认了共产党一再碰壁﹐现实地走上了联美抗俄之路。

周恩来在文革以前﹐每年对北京大学应届毕业生有一次讲话﹐推广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周的理由是﹕“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就相信全世界的人不可能都变成资本家﹐但是可以都变成工人﹗”

在周晚年﹐西方庞大的中产阶级已经出现﹐美国的中产阶级(包括白领职员﹐中﹑小店主﹑医生﹑律师)已佔人口70%以上。1976年周在弥留前说了句话﹕“我相信共产主义一定会胜利﹗”这是对因《伍豪脱党声明》会死后鞭尸的预防。是新党员入党时应该说的话。周“革命”了60年﹐60年又回到原地﹐这说明周面对党内外﹑国内外无情的现实﹐内心深处的动摇。

至于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显然说马列主义不灵﹐得靠实践中瞎摸﹐《猫论》的潜台词就是共产猫不抓老鼠﹐吃白相饭﹐资本主义才是好猫。

对在答港商李嘉诚关于香港五十年不变﹐以后如何﹖的问题时说﹕“那时也就不用变了。”

邓没有安排子女进党中央﹐可见对共产主义没信心﹐邓欣赏新加坡独裁统治下的泛家族资本主义。他预计满足了太子党一代人原始资本积累﹐成为贵族阶级后﹐同化于资本主义﹐就没有太大的阻力了。

邓发现白骨精在搞“反和平演变为中心”﹐想以乔石﹑朱鎔基取代江异类与李鹏﹐又恐怕频繁换马不妥﹐终于“养虎遗患”。

至于投机分子江﹑终其一生为个人打算﹐为逃避政治审查可以出卖民族﹐以领土贿赂穷国主子﹐如陈奎德﹑胡平等政评家明察﹐江的和平演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所谓“通过国家权力搞重商主义”就是江家父子要权财并揽。当秦始皇兼发财。江在2000年访美﹐接受名记华莱士採访时反问﹕“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为什么去关心人权﹐关照中国抓几个人﹖”从心裡不理解强大国家为什么还关心人权﹖

在隐瞒SARS后﹐自己东躲西藏却说﹕“中国大陆死上二百万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不要为小事乱了佈局”。从江泽民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残酷镇压无辜的练功民众﹐虐死家庭教会基督徒万人以上﹐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七千万以上﹐可以证实陈奎德胡平等先生所论证﹐江搞的就是法西斯主义﹐如熟悉中国的美国记者所说﹕“江搞的橱窗“社会主义”与莫索裡极为相似。”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