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山海经与现代世界地理的惊人吻合

《山海经》是我国古代一部十分优秀的文化典籍,但由于它所记载事物的广博性与儒家不同,因此一直被视为荒诞不经的怪书,实际上《山海经》是一部记录远古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的专著,它记述着中华民族文明与文化的起源和发展,以及这种生存与发展所凭依的自然生态环境。而且这本书里所包含的密码是你绝对无法想象的,当年西周发生内乱,一个王子-朝带着大批的周市典籍(相当于国家图书馆藏书)投奔楚国,但是由于楚国也内乱,王子朝一行没有到达楚国,而是神秘的消失了,这批典籍在之后的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出现,现在我们有理由推测这批国家图书馆珍藏的典籍是被王子朝藏起来了。

而这批图书恰恰可以证明中国的历史绝对不只是区区五千年,而是有着更加灿烂更加文明的悠久历史。

篡位后的周敬王向王子朝追索周室典籍,而王子朝以死拒绝交出典籍。据《左传·定公五年》记载:“五年春,王人杀子朝于楚。”与此同时,老子(当时的国家图书馆官长)可能因参与秘藏周室典籍之事,遂被迫辞职,大约此后不久,老子便西出函谷关,留下五千言《道德经》,从此隐去。王子朝死后那些流落江湖的远图书馆巫师和学者正是根据这批上古典籍编写出了旷世奇书《山海经》。编写《山海经》这样的大部头著作,需要编写者有着充裕的时间、充足的财力,并且没有或少有世俗杂务的干扰;显然,这样的条件乃王子朝一行的后裔所充分具有的,而这种工作也成为他们新的生活方式和生存乐趣。,《山海经》极为谨慎地回避任何与现实有特定关系的事件,当亦有其苦心。即作者或编写者出于某种现实的考虑而竭力想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有点象寻山隐修会,呵呵。

>称:‘‘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有一大人蹲其上,张其两耳。’’这个记载很容易让你联想到什么呢

>记有六座日月所出之山,山上有门状结构物,用以观测日月的升落,从而判断季节时辰,你有联想起什么呢?

大禹治水过程中,曾经建有众帝之台,它们是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共工台,这些台现在哪里?山海经记载的台的守护神陆吾是人面虎身的怪物,在>里又被称作开明兽,它的身躯体大类虎,它站立在昆仑之上,注视着东方,这些台的主人为什么要向往东方呢,为什么黑人古代又被称为昆仑奴呢?

楼兰古国消失在荒漠之中,我们知道它曾经存在过,因为有考古证据。和氏璧在战国群雄的硝烟中失踪,我们不怀疑它曾经存在过。因为有典籍记载,但是山海经所言渤海之东(今日太平洋)有五座仙山,即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山上有众多仙人居住,由于天灾人祸,岱舆、员峤二山(实为海岛)沉没海中,无数居民逃往它处,还有的人从才在水中居住,这个古老的故事长期被人们视为神话,因为没有证据了,可是最近西方学者证实了大西洲、太平洲的曾经存在,也许海底真的住着麦克,哈里斯:)

一直以来我都不明白为什么山海经要分海内篇和海外篇,直到我看到一篇报道美国地理考古女学者的文章,转载:

“美国学者墨兹博士研究了《山海经》,试着进行按经考察,默茨背起行囊上路了。她要像中国古代的旅行者一样,用双脚去丈量勘测那些山脉。她的方法是:《山海经》中的中国古人让你向东,你就向东,让你走三百里,你就走三百里,看看会发现什么。

经过几次失败,一英里一英里地依经上记过的山系走向,河流所出和流向,山与山间的距离考察,结果胜利了。查验出美国中部和西部的落基山脉,内华达山脉,喀斯喀特山脉,海岸山脉的太平洋沿岸,与《东山经》记载的四条山系走向、山峰、河流走向、动植物、山与山的距离完全吻合……

真是令人惊讶:一个美国人,研究了中国学者都难以读通的《山海经》,并且据此实地勘察,发现了中国古人早已到达美洲!

美国女学者默茨博士研读了《山海经》,并亲自踏勘美洲的山水河流之后,由衷的赞叹:

对于那些早在四千年前就为白雪皑皑的峻峭山峰绘制地图的刚毅无畏的中国人,我们只有低头,顶礼膜拜。”

真是令人汗颜!一部中国上古流传至今的宝贵典籍,却是由一些欧美学者用尽心力地在进行着再发现。而我们的新朝一族都对着超女“你主宰,我崇拜”的顶礼膜拜,祖先有灵,气杀了!

在东山经中明确的记载了这样一种动物,它叫犰狳,“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类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犰狳。”翻译过来就是这种动物体型像兔子,像鸟一样的长喙,圆眼睛细长的尾巴,看见人就一动不动。如果你看见过美洲犰狳的话,你就绝不会怀疑山海经的描述,美洲犰狳就是这样一种动物,和小兔子一样楚楚可怜,为什么像兔子?他不但体型像,而且那对长耳朵更像!犰狳还有个习惯,遇见危险就会像穿山甲一样缩成一团,当然就一动不动了。这还不能说明我们的祖先老早就去美洲旅游过吗?说不定还是跟团去的呢。

美洲犰狳

想当年恐怖组织头子共工和黄帝打架,打不过黄帝,急眼了,耍了手一头顶开碑的功夫,一脑袋把不周之山给撞了,千百年来学者们都在找这不周山,《大荒西经》说:“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不合,名曰不周负子,寿麻正立无景,疾呼无响。爰有大暑,不可以往。”

嘿嘿,找来找去,原来山海经里写着呢,就在非洲

“不周负子”的古读就是“莫桑比克”,而深达6、7千米的东非大裂谷,不正是“有山不合”吗?

《山海经。海内北经》:“姑射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这当然就是日本列岛了。这里的“姑射”,就是用肋条骨想一想也会猜出是今天的库页岛。而古,古代可读KU、WU、HU,射可读YI,所以“姑射”就是“苦夷”。

苦夷人是上古时代的鬼方人,那时我们祖先管寒冷北方靠近极地的地方叫鬼方

战国时,苏秦、张仪这两个小子的老师是鬼谷子大家都知道吧?而这鬼谷子正是鬼方苦夷人,商代武丁伐鬼方,就把鬼谷子的先人赶到了“列姑射”的日本列岛,所以这鬼谷子实际上是日本人的老祖宗,他的孙子们理所当然的就是“鬼子”了。

当年司马被汉武帝给煽了JJ以后发奋撰写《史记》,却遇到了一本连自己也不敢妄加评断的书,《山海经》。最后他在《史记》中老老实实地写道:“至《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其实不光是司马迁,历代史家遇到《山海经》,都要打个寒战,对它的内容、该归于何类头疼不已。

史家们之所以看法不一,是因为《山海经》实在古怪。书中描绘了一个近乎离奇的世界:青丘之山上有九尾狐;长右之山上的怪兽长右,百姓见到它就要遭遇洪水;祈过之山上有长着人脸、生三只脚的瞿如;守护槐江之山的神英招,长着人的脸、马的身体、虎的斑纹及鸟的翅膀。《山海经》中,诸如此类怪兽数不胜数,不知道远古中国是否真是一个怪兽横行的国度。《山海经》的奇异之处却还远远不止于此,全书只有31000字,却记载了40个方国、550座山、300条水道、100多个历史人物和400多种怪兽,地理、神话、宗教、民族、动物、植物、矿产,天南地北,包罗万象。

奔跑的英雄

《山海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桃)林。”

这段记述是说:夸父追赶太阳,追至太阳身边,因炎热而口渴,喝干了江河仍嫌不足,于是,欲饮沼泽之水,未等喝到,不幸渴死。手杖弃于路边,竞长成一片桃林。

这是史诗般的奔跑,执着,悲壮,浩气长存。

关于这一段记载,我有点瞎猜:

夸父是个巨人,夸父国在聂耳东,其为人大,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邓林在其东,二树木,一曰博父。夸,不要望文生义,这个字古读为:sa,萨夫,斯拉夫,有点象吧,今天的俄罗斯人依然是高大人种吧,另外知道滑雪杖是怎么来的吗,是从古代极地人使用的手杖演变来的,斯拉夫人是夸父的后裔吗?首先你要颠覆一个概念,上古时代的中国可不是今天的中国概念,也不要被历史教科书欺骗认为中国文明就是发源于黄土高原,河套一带,那只是其中一支而已.

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河、渭之北的大泽在哪里?据地理学家考证,万年之前的贝加尔湖可不是现在这么大。

精卫填海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不多说,据说精卫也是天津的象征呢,现在东站大厅上面的穹顶画就是精卫填海,炎帝的女儿叫女娃女娃死后变成的鸟叫精卫

精卫的后代,母的还叫精卫,公的就叫海燕了精卫最后化成了青鸟在渤海还能看到的,它的模样像乌鸦,长了一身黑羽毛;不同的是它的头顶带着花纹,口喙是白的,脚趾则是红的。

这只鸟,飞翔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但是,当海潮轰隆隆地冲上岸时,几乎所有声音都给掩盖了,只有这只黑鸟的叫声,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可以传得很远,而且听得清楚,精卫每天做的事,和它的叫声一样特别。每天,它嘴里衔着石子、脚上还抓着根木屑,丢进咆哮的大海里去。丢完,它又飞到山里再捡,然后再丢;一天里很少有休息的时候。象挑战风车巨人的堂吉诃德一样,我很钦佩这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千万人吾往已的精神

汉宣帝之时,在一次土木工程中从石室里挖出了一个人,‘跣踝被发,反缚,械一足。’估计是化石或者僵尸,在当时也算是考古界一件轰动的大事了,上报皇帝,皇帝很好奇,问一问怎么回事,群臣都不知道,刘向就说我知道,这是贰负之臣曰危的尸体.并说明是读了山海经得知的,当时宣帝大惊,于是朝廷上下人人争着学山海经。这是山海经第一次传世,尤其可见这本书在汉朝的时候已经是秘籍了,不是一般人可以经常看到的.从另一方面可见山海经是一部信史,其中许多记载都已经找到了考古证据.

“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木。在开题西北。(海内西经)”

阅读山海经是一件非常艰涩乏味的事情,书中经常出现这样大段的文字:

小人国靖人犁灵尸为国合虚山中容国君子国司幽国明星山白民国青丘国柔仆民黑齿国北次三经

太行山龙侯山马成山咸山天池山阳山

贲闻山王屋山教山景山孟门山平山

京山虫尾山彭匈比山小侯山泰头山轩辕山

毫无感情色彩,可以想象古人根本就不是在写,也没兴趣写文学小说,我推测它只是一本地图的说明书,山海经以前是有图的,所以叫山海图,陶令才有"流观山海图"一句流传.可惜图片都已经遗失了,后人再也看不到了.

许多研究山海经的学者假设,五藏山经记载的是第四级冰河时代末期,当时的中原大地存在着大规模的新物种,如披毛犀象和各种无法解释的怪兽。看过探索频道那集吗?美国科学家用电脑复原的古代灭绝动物和山海经中记载的怪兽多么想象啊!在温暖间冰期来临的时候,地质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造山运动或火山爆发频繁,动植物大量灭绝,这就造成了五藏山经中大量记载‘山有水无草木’的怪现象。这种假设完全符合‘地球膨胀论’的四曲线图,古人想伪造出这样完全符合科学理论的现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五藏山经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疑问,如河流西向、美洲独有的动物犰狳、大量记述的黑色人种,这是臆想根本作不到的事,必有所见所闻之后才能记载。如果说五藏山经记载的仅仅是中原地带,那么上述的问题根本无法解释,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世界圈’,五藏山经记载的是我们的伟大祖先所能远涉的每一个地区。

从方言上面考证应该是个不错的方向,不过我这方面没有基础,只能简略的敷衍几句。在山海经中出现了大量的方言,如孽頵摇羝、壑明俊疾、丰沮玉门、鏖鏊钜、不廷胡余,这只能是译音,就像我们熟知的阿斯匹林一样。有一件历史趣事,当年西方探险家登上美洲大陆,见到了土人互相喊印地安就称他们为印地安人,一直沿用下来,后来才明白那只是本地人的互相问候,相当于"你好,你早"之类.

印地安=殷地安==家乡好,那是当年被西周战败后远赴美洲的殷人后裔对他们故土的缅怀,这不是猜想,印地安人是黄种人,是中国人后裔早有考古定论,而在他们之前到达美洲之前还有一批更古老的中国移民,那就是玛雅人,山海经中也有记载,他们创造了更伟大灿烂的文明,对于玛雅人是外星后裔的说法只是西方学者无法解释其文明后的自圆其说.不要什么现象都往外星人那扯,笔者坚信一切文明的都只有一个源头----华夏文明

关于鼎说几句

据《春秋左传》记载,夏朝初年,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夏王朝都城。这样,九州就成为中国的代名词。九鼎成了王权至高无上、国家统一昌盛的象征。我在一科幻作品中看过作者把九鼎解释为具有多媒体功能的类似于带立体播放功能的信息存储器,也算超牛比的想象了.

公元前606年,春秋五霸之一楚庄王势力日益强大,他野心勃勃,意欲取代周王而定天下。一日,周定王派人为他举行欢迎之礼,典礼之中,楚王公然蔑视周王,“问鼎大小轻重”,从此,人们把争夺政权称之为“问鼎”。

后来,周更为衰弱,就有了秦武王举鼎的事件,秦武王算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举重爱好者,不过他挑战自我的欲望过于强烈,结果举过鼎之后,由于鼎非常之重,武王受了重伤估计是肋骨断了几根,回国就挂了.

所谓“鼎在国在,鼎失国亡”。周朝后期,九鼎神秘失踪,从此失传。

也有一派研究山海经的学者认为山海经就是九鼎的文字说明书,以前的山海经是有图的,那图就是九鼎所刻图象的拓本,而文字部分是注释,所以它才会那么言简意赅,如今图鼎俱失,且在浩浩典籍中在无提起,不啻是考古界以及人类文明史的一大憾事!

有意思的是,历代君主对《山海经》颇为客气。秦始皇焚书坑儒,这本没烧;汉武帝废黜百家、独尊儒术,摒弃的书不少,《山海经》也不在其列。由此看来,《山海经》并不是一本平常的书,它奇特的内容与丰富的想象,一直令古人心驰神往。

这本包罗万象、诡异莫名的《山海经》,到底是何人手笔?没有定论,《山海经》涉猎广泛,地域跨度极广,许多民族都能从中看到本族的影子,如今在全球范围内陆续找到了书中曾经记载过的动物植物和怪物。

我在三星堆看到的出土青铜器深为震撼,那完全就是山海经中记载的复制品,这些东西是谁做的?我坚信古代人不会吃饱没事干编神话玩,所谓神话一定是现实的变形反射.

据《山海经·海外西经》记载:“刑天与天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刑天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永远被双鹰啄食的普罗米修斯,吴刚砍永远也砍不倒的月桂树,西绪福斯推永不推不到顶的石块,祝融与共工大战,黄帝与蚩尤大战,宙斯与父亲大战,一样的山河惨淡,日月无光。

但都不如刑天这样的形象,让人又怕又叹,原始的决不妥协,也没有任何温情,把自己撕裂了,也要留下一个姿势,天不与我,奈何。

刑天的精神是战士的精神。在思想和文化上,这样的精神首先是不畏强权的,它不会屈服于权势和权威,而要保持独立的精神。它同样是有着断头不悔、战斗不息的坚毅的,它不会被失败和挫折打倒,而要奋斗不止。这样的独立和坚毅,是为着一个追求的信念才得必须和可以坚守的。那信念就是---向往自由。刑天是最早的无政府主义者.

今天在在天山峰峦的高处,有一处巨大的天然湖,湖面平静,水清见底,高空的白云和四周的雪峰清晰地倒映在水中,把湖山天影融为晶莹的一体。让人不禁想起“瑶池仙境世绝殊,天上人间遍寻无”的诗句,可是这里非但不叫瑶池,也不叫天池,而恰恰相反,这里叫做逆天池。湖旁有一叫做“逆天台”的平台,一个拎着酒壶的巨人正坐在台上自饮……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华夏经纬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