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田:新冷战和旧冷战的三大不同

作者:
今天美国和中共的对峙,是更大、更深远的争战,因为涉及到了人类的未来,和人类最根本的价值观和社会伦理。新冷战兼具热战、心战、信息战、贸易战、不对称战、超限战的综合,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新冷战的深度、广度和烈度,都不会亚于旧冷战,而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旧冷战之间,有性质上的不同。图为西柏林动物园的入口。冷战时两个德国用动物园、电视塔、和足球来取悦人民,加剧竞争

当今世界从政界到知识界、商界、业界,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和中共的对峙,近年来已全面展开、迅速升级,可称之为一场新的冷战了。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研究员认为,第二次冷战在未来历史学家的眼里,会是从2019年开始的。在笔者看来,新冷战最明确的信号,应该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在伦敦的峰会,其首次点名指出中共的威胁。北约成立于1949年,正是中共国成立的年头。北约原来是以美国为首、与欧洲国家合作的军事同盟组织,对抗前苏联和东欧国家。北约从打击苏联共产主义开始,看来会以打击中国共产主义结束。

当年东德的柏林,是共产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的交汇处。柏林城一分为二,是东西方的分野。有趣的是,冷战之初,两个阵营对峙竞争时,两个德国的政府纷纷用动物园、电视塔和足球队之类的娱乐和体育设施、比赛来取悦自己的人民,宣扬自己的优势,证实自己的存在和理念的正当,并加剧竞争。参观柏林墙遗址的人,看到这些动物园,会感叹一个过去的时代。但这个过去的时代给人类带来的悲剧,现在有意味深长的续集。

旧冷战的进程,从1947年“杜鲁门主义”(Truman Doctrine)提出开始,世人经历了铁幕、铁托—斯大林分裂、柏林封锁和空运、北约的成立、自由欧洲电台、韩战、华约的成立、匈牙利革命、第三世界争夺战、中苏分裂、空间和军备竞赛、古巴导弹危机、越战、苏联入侵捷克、中(共)美建交、阿富汗战争、波兰团结工会、戈尔巴乔夫改革、直到最后苏联解体等等一系列的历史事件。

新冷战的开始,笔者认为,后世会说是从“特朗普主义”(Trump Doctrine,亦译川普主义)开始的。“特朗普主义”的内涵,历史学家还在收集、整理、归纳,但肯定会包括回归传统、回归保守、反击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内容。杜鲁门(Truman)和特朗普(Trump),中文字面上完全不同,但英文字面上却很相似,押头韵,两人名字中四个字母都一样,这仅仅是历史的巧合?

所谓的“冷战”,是现在历史学家的措词,是事情过去以后的说法。旧冷战处在“进行时”的时候,也非常“热”,那是热核武器的对抗!好几次都几乎到了动用核武器的地步了,只不过到最后,两万件核武器没有投入使用。直到苏联共产党和东欧共产政权瓦解,冷战结束,人们才称之为“冷战”,因为没有真正的动刀动枪,但其激烈、危险和可怕的程度,也不亚于热战。

今天美国和中共的对峙,是更大、更深远的争战,因为涉及到了人类的未来,和人类最根本的价值观和社会伦理。新冷战兼具热战、心战、信息战、贸易战、不对称战、超限战的综合,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新冷战的深度、广度和烈度,都不会亚于旧冷战,而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旧冷战的核武库,如今依然存在,但世界目睹了中共新增加的数百件核武,和更多国家进入核俱乐部。随着战术核武器的研发,核战的危险没有减少,小目标、精准核武器的使用,更变得有真实的可能。新冷战的烈度,在核武基础上,又加上了贸易战、经济战、网路战、科技战、电磁爆(EMP)战,甚至基因战、气候战、生物战,邪恶和疯狂的中共一方使用超限战的手法危害世界,并不是危言耸听。

显然,中共从旧冷战中学到了很多,汲取了很多“教训”,以利于其对美国和自由世界发动新的冷战。新冷战的广度,也因交通、通讯和网路的发达,比70年前更广泛、全面。旧冷战中国其实并没有参与,许多人口众多的国家如印度、印尼等,由于发起和加入“不结盟运动”,也没有参与。但这次贸易战引发的世界经济格局转变、产业链转变,涉及了所有国家,从中国到印度,从欧洲到亚洲,远超出了北约和华约的范围。

新旧冷战不同,双方的组合越发变的明显。中国人民很悲哀的看到,自己被中共挟持的国家,正在跟伊朗、朝鲜、委内瑞拉这些国家为伍;在特朗普高举的传统和保守主义大旗之下,世界各国正在站队,在确立自己的位置,在摆放自己的位置。

中共一面和美国谈贸易,一面支持朝鲜。月初朝鲜进行新式火箭发动机试验,号称国防建设重大突破,说拥有能打到美国的长程运载火箭所需要的发动机,而中共媒体弹冠相庆、遥相呼应,说中朝同时发射火箭,共同抗美的司马昭之心若揭。新冷战条件下,世界正在洗牌,世界各国正在重新排队,排排坐的局势一定,对决就会开启。

中共近两年来的误判、出错,把自己的本性暴露无遗,连美国最亲共的拥抱熊猫者也无能为力,只能望洋兴叹,告诫中共大事不妙。中共对香港行恶、对台湾粗暴,换来的是台湾和美国之间政治和军事关系的升级。按台湾国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苏紫云的说法,过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对台策略是“战略模糊”,而现在特朗普政府则是“战略清晰”。擦亮了美国人眼睛的,恰恰是中共自己的劣行。如今,美国联络官参加台湾汉光演习,将会是“营级”的战术单位,双方共同使用联合战区层级模拟系统(JTLS),从指挥到作战,陆海空都加入,是热战的筹备模式。

新旧冷战最大的不同,在于其思想和意识型态方面的深度不同。当今自由世界的敌人,与旧冷战时期非常不同。中共作为人类文明最后的敌人,不仅凶残,还完全没有底线。中共国是比苏联在经济上大得多的经济体,因为中共对中国人民的盘剥,中共可资利用的经济资源也远远高于苏联,中共利用这些经济资源在全球散布的共产主义邪恶、无神论、反对和镇压正信、反人权、和背离人类普世价值的邪说,蛊惑、愚弄和毒害了全世界的人们。毒素在大外宣、孔子学院、媒体操控之下,深度渗透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旧冷战的结局,是在地球上局部铲除了几个社会主义政权、带来局部的自由。而新冷战的最后胜利,一定是在全球完全彻底的铲除共产主义的思潮、影响和极权,给人类带来自由,做为其最终的结局。◇

本文转自664期“商管智慧”栏目

https://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