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生态 > 正文

大陆江湖为何“底朝天” 专家揭秘(下)

中国大陆枯水期来临之际,长江中下游武汉段出现了沿江滩涂的荒凉景象,甚至一些地段的江底湖底都露了出来,引发网民关注。那么,江底湖底朝天是什么原因所致?这个原因又将带来哪些生态恶果?

长江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脉、蜿蜒6397公里,穿越中国的西南、中部、东部11个省市,在上海市汇入东海。

1995年,中共为解决所谓能源问题,耗资上百亿的民脂民膏,一意孤行在长江三峡建造长2335米、高180米的三峡大坝。

从高空看去,三峡大坝宛如一把铡刀拦腰截断了远远流淌的长江。

长江流域会变成一个缺水的地区

王维洛说,自从修建三峡大坝以后,人们发现经过三峡下来的水(年水量)比原来少了10%,“它不是因为上游西藏高原源头区沙漠化后产水产得少了,最近一段时间,西藏高原由于温度的上升和冰川雪山的融化产水是增加了,上游的水比以前更多。”

王维洛认为,水量减少是因为修建三峡水库工程之后,由于水面积增大造成水面蒸发量和地下渗漏量加大,“而现在不是三峡一个水库,还有上游28个大型水库,以及几百个甚至几千个大大小小的水库,它的蒸发量和渗漏量就(更)大了,那下来的水就(更)少了。”

王维洛说,以前估计2030年长江流域会变成一个缺水的地区,后来说可能会在2025年出现这个状态,“现在看到,到了枯水期,长江中下游缺水的状态是十分严重了。”

“如果这个状态持续下去,武汉的水位低了,下游的九江、安庆、南京、上海的水位都会低,因为整个是一条河流,那么,都低了以后会产生一个现象,就是长江口的海水倒灌的问题,海水倒灌以前一般上海会受影响,现在可能会影响到安庆。”

长江中下游、长江三角洲地区的人基本上是靠长江作为饮用水源的,“特别是上海是靠长江的几个水库来作为水源,如果海水倒灌,对这些城市人们的生活用水、工业用水的影响就会很大。”

三峡工程使长江水源减少,还不仅仅涉及到长江流域,现在有“南水北调”工程,有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中线工程,长江水少了还要拚命往北调水,那长江的水会更少,以后,长江水源会更不足。

“历史上的这个长江它是湖、水是一片的,长江干道有20公里宽的水,唐诗里面说,‘唯见长江天际流’,那是很宽的慢慢的一个水流,现在看到是漫漫的沙滩。”

王维洛说,长江作为一个河流生态系统,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即将要干涸的状态,“而且干涸的时间越来越长,水位越来越低,就像一个人生病一样,他病的越来越重了。”

中国传统文化讲万物有灵,天地与人息息相通。有人说河流就好比人体,当被拦腰截断后它就会开始慢慢地死去。

严重的生态恶果

腾讯网报导说,今年鄱阳湖提前进入枯水期,草原花海成景吸引游人。网民“来去如风”在该文下留言说,鄱阳湖已经无法起到真正调节长江洪峰之功效了,还好意思赞美花海?

对于江底朝天,不少网民也表示“细思极恐”,有人说,从来没有看见过长江江底长啥模样,现在看到了,可是心里发凉。还有网民担心长江要断流。

王维洛说,“三峡工程修建以后带来很多的负面影响,中共不让讨论,就像现在武汉江底都露出来了,问题很严重了,长江病得很厉害了,它也不把它当作是一个问题,还当作一个喜讯在报导”,“其实从生态来说这是一个灾难,展现了长江河流的生态是岌岌可危的。”

王维洛表示,三峡工程对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破坏给人类和其它生物都带来影响,“这个后果要讲下去要讲得很多很多。”

比如,长江干流的水位下降,那你建的长江沿岸所有的水利工程(灌溉渠道)都的重修,“因为本来它的水位和长江的水位是协调的,那长江水位下降到比沿岸的输水渠道水位低,输水渠道的水直接就通过地下水流入长江,输水渠道的水就没有了。所以,这些渠道得重修。就像位于南太平洋东部的复活岛上的居民为什么都会死绝呢?就因为他们自己的渠道挖得太深,水都通过地下水流入渠道流失,造成水供应的危机,所以最后人也没了。”

再比如说,三峡水库出来的水是不带沙子的,400年前,上海是用长江的泥沙堆出来的,现在下来的泥沙不够,上海的海岸线就会倒退。“美国科学家预测,到2050年,长江三角洲都在海平面以下,泥沙补足不够的话,海平面的上升会使上海的沉没更加早到来;如果泥沙越来越少,或泥沙没有了,海平面往后退的话,中国就没有前途了。”

“还有,鄱阳湖的枯水位已经跌破了历史最低的水位,鄱阳湖是亚洲最大的候鸟栖息地,现在都变草原了,候鸟到哪里去生活去,它需要的是湿地。而且,长草后的第2年4、5月份、水位又上去的时候,湖底下的这些植物、草的根它会腐烂,变甲烷全部排放出来,甲烷的排放比二氧化碳还要糟糕的。”

“所以,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很深刻的。”王维洛说。

1992年2月17日,中共国家环保局批准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环境影响报告书》,这份利大于弊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指出,三峡工程的利有三,一是减少长江中下游的洪涝灾害;二是增加长江中下游枯水期流量,有利于改善枯水期水质;三是为南水北调提供水源条件。

王维洛说,2019年6月鄱阳湖流域发生的洪灾,秋季发生的旱灾,“正好证明了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从2003年鄱阳湖流域频繁发生的洪灾、旱灾,“也证实了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

王维洛表示,三峡工程投入运行是一个加速负循环的过程,问题会越来越严重,而“如果把这些问题都看明白了,唯一的选择就是把三峡工程拆了,或者把它废了。”

不过,王维洛也表示,中共是利益集团,看重的是三峡工程能为其赚发电的钱,“它的利益和中国老百姓的长远利益是不一致的,他们要的是金山银山,不是青山绿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1225/1387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