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徐曼沅:从张云雷被封杀 想起相声大师吴兆南

作者:

台湾国宝级相声大师吴兆南(右)。(吴兆南相声剧艺社提供/中央社)

今年5月,中国大陆90后相声演员张云雷拿汶川地震“抖包袱”,遭中共官媒指责。随后事件持续发酵,张云雷的所有活动暂停,演出公告全面下架。12月5日中共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演出市场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中共对社会的监管从网络、视频、电视、出版物等方面扩展至说唱、相声等演出现场领域。今后脱口秀、相声等节目将面临内容审核和现场监管。

相声是传统的庶民娱乐,身边不少朋友们都喜欢听相声,因为在说、学、逗、唱,一个一个“包袱”之间说出了老百姓的心声,表现了小人物的喜怒哀乐。小时候常听魏龙豪、吴兆南讲相声,移居南加后,还曾因缘际会拜访了吴兆南老先生。

“说相声的都不打架!当然啊,吵架多省事啊。”吴兆南说了一辈子相声,但他可没有和谁吵过架,大学念的是经济,后来卖蒙古烤肉、中国牛肉干, BBQ这个词还是吴兆南发明的。

众所周知,吴兆南是获中华民国文化部正字标记的“人间国宝”,一生囊括了民族艺术薪传奖、金鼎奖、亚洲最杰出艺人金奖、美国林肯艺术中心终身成就奖、传艺金曲奖特别贡献奖暨重要传统艺术相声保存者。

事实上,吴兆南的父亲并不喜欢他学戏、听相声,但他从小就喜欢随着舅舅去北京的西单商场听相声。那时北京还称作“北平”,犹记吴兆南先生眉飞色舞地告诉我:“那时搁个长桌,摆几条板凳,大伙站着听……。”

相声有十三门基本功,其中一项就是“要钱”,行话叫做“逼杵儿”,吴兆南学起大面包“逼绝活儿杵”的段子:“面包把钱要,立正汽车老婆叫。”连声音带动作,敬礼、呜呜、啊啊的模样让人不禁开怀大笑。吴兆南喜欢听高德明、大面包、张傻子讲相声,这么许多年过去,老段子还是历久弥新。

吴兆南家中挂满自己演出的宣传照,墙上、书架上都是他的战利品,奖牌、聘任状、感谢状和许多致贺他九十岁大寿的对联。尽管老伴已不在身边,但吴兆南周遭仍有不少朋友,生活安排得多采多姿。

吴兆南老先生的工作室摆放着文房四宝,吴兆南磨墨写字,画素描、烧瓷画,背诵诗词歌赋,九十岁高龄的他仍不断学习,2014年拜访老先生时,他告诉我近日正在背《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吴兆南笑言:“背诵辞赋是最好的解闷方法,至少比数羊好一点!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背一点东西,牙都不疼了。”

吴兆南老顽童的笑颜,充满智慧灵光。古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吴兆南说:“做人不斤斤计较,自己心里明白,不做坏事,心安理得。谈不上什么好事。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做人的道理,不只是我个人这样。”正因秉持这样的善念与德性,所以吴兆南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尽管历经1949乱离,孤身前往台湾,最后安家落户于加州等漂泊岁月,他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境,以听见观众的笑声与己任。

吴兆南告诉我,讲相声不仅得博学多闻、说学逗唱,此外还得天文、地理、医、卜、星象样样精通;相声演员不只是要会说,还得要会演,举手投足、眉目之间都是戏。对于吴兆南而言,相声演员就得像个“百宝囊”,信手拈来就是一个包袱笑料,生活中各种琐碎的题材,都可以制造出异想不到的惊喜。

除了讲相声,吴兆南也演戏、票戏,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曾主办过《国风画报》。当时由美国新闻局提供免费胶版,透过朋友介绍,还是大学生的吴兆南就接手办杂志,报导当时戏剧界名伶、票友。这份小报由北平销到汕头、太原、济南,办了几十集的周刊,后来因战乱而停刊。

早年吴兆南并不收弟子,晚年一口气收了江南、侯冠群、郎祖筠、刘增锴、樊光耀、刘尔金六位徒弟,吴老师常笑言这些“高”徒,徒有身高过人,事实上,这些吴门高徒可都在台湾艺文界占有一席之地,为相声注入新元素,在表演舞台上发光发热。

吴兆南认为,相声有别于西方的脱口秀(Talk show),两者是完全不同的语言艺术,两岸的相声风格也大异其趣,许多精彩的段子在文革中遭毁,经验都已失传,当初没能保存下来。现在让相声艺术这门技艺承传、发扬是吴兆南心中最重要的任务。

2018年10月14日,吴兆南在美国洛杉矶家中安详辞世,享寿93岁。近日中共封杀年轻的相声演员,又严格控管相声艺术表演,将现场“监控”,若吴兆南老先生仍安在,不知将做何感慨。◇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