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是中共发言人而不是别人在编造闹剧

作者:
事实确凿的表明,中共监狱、看守所和各种黑监狱强迫囚犯从事奴工劳动乃是铁板上钉钉的事,这一点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韩飞龙的报道只不过再一次捅开了其中的黑幕。可见,编造闹剧的不是揭黑的韩飞龙,而是睁着眼睛矢口否认事实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

英媒公布来自上海青浦监狱的求救信内容。(影片截图)

日前,英国伦敦一名叫弗洛伦斯·维迪科姆的6岁女童打开从大型超市便利店连锁Tesco(中国前称乐购,又译特易购)购买的圣诞贺卡,准备给同学写祝福时,不料竟突然发现其中一张贺卡已经“写好了”。

但贺卡上用大写英文字母写着的并不是祝福的话,而是来自中国的求救信息:“我们是在中国上海青浦监狱里的外国囚犯。我们被强制劳动。请帮助我们,并通知人权组织。”作者还督促看到贺卡的人与一个叫韩飞龙的人联系,卡上并写着英国《金融时报》的网址。

韩飞龙是谁?为何要联系他?

原来,韩飞龙曾在《金融时报》任记者。2013年,已转任私人侦探的他及其美籍华裔妻子虞英受雇于英国一家药业公司,前往中国调查其在华雇员涉嫌行贿的指控。结果两人被中共当局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抓捕判刑,一度被关押在上海青浦监狱,2015年出狱后被驱逐出镜。

去年2月,韩飞龙在《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称,“监狱是桩生意,帮企业生产”。

他还曾在接受德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描述他被关的拘留所里十几个人睡在一个十几平米的牢房里,“地上有个洞,算是厕所”,“灯一直开着,14个月里就没有关过灯”,“每天接受两小时审讯,审讯时戴着手铐,被绑在凳子上”。

弗洛伦斯·维迪科姆的父亲很快联系到了韩飞龙,韩飞龙随后联系了青浦监狱的前囚犯,其中有一人证实,他在服刑过程中,至少有两年在监狱中从事包装Tesco卡片的劳动。韩飞龙把这件事写成新闻报道,发表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

韩飞龙在报道中写道,写求救信的人一定是以前在青浦监狱里认识他的狱友。他还说,他和其他外国囚犯在青浦监狱被迫生产H&M和C&A等时尚品牌的产品,也曾被拒绝提供基本医疗。

韩飞龙周一告诉CNN说:“圣诞卡求救信绝对是真实的,符合我所知道的中国监狱和那里的奴工的情况。”

消息曝光后,Tesco宣布暂时停止向浙江云广印业公司购买产品,并展开调查。

可在2月23日中共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当有记者就英国人韩飞龙称外籍囚犯在上海青浦监狱强制劳动一事提问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却表示:“我看到了英国媒体的有关报道,这都是韩飞龙先生自己编造出来的一出闹剧。韩飞龙先生总是耐不住寂寞,时不时要跳出来自我炒作一翻,生怕人们把他遗忘了。但是他这次编造的闹剧,实在是有些老掉牙。我奉劝他,如果希望博眼球,至少能够搞出些新花样。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经向有关部门了解,上海青浦监狱根本不存在外籍罪犯强制劳动的情况。”

韩飞龙对耿爽的上述回应并不意外。为什么?他说,中国(中共)否认是“可预见的”,而且每当出现人权问题时,中共“都是以谎言回应”。

其实,外国人在来自中国的产品中发现求救信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2年10月万圣节前,美国俄勒冈州的凯斯女士(Julie Keith)在打开从凯玛(Kmart)超市花29.99美元买来的节日装饰品时,意外发现了一封藏在礼品盒中、来自中国的求救信。这封用英文和中文夹杂书写的信上写道:“先生:如果您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转送这封信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处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

2014年,北爱尔兰的一名妇女告诉BBC,她在一条中国产的裤子中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便条,上面写着:“我们每天工作15个小时,所吃的食物连猪狗都不如,干的是黄牛一样的活。我们呼吁国际社会谴责中国(中共)政府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

2017年,一名英国女士告诉路透社,她在超市买的圣诞卡片上发现了一张便条,上面以中文写着:“广州监狱第六监区第三商店”。

2017年3月,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名妇女说,在沃尔玛购买的中国制钱包底部发现一个SOS便条,上面写着这个钱包是英山监狱(Yingshan Prison)的犯人所制,他们“每天工作14小时,中午不休息。我们必须加班直到午夜,犯人如果未完成工作会被殴打”。

事实确凿的表明,中共监狱、看守所和各种黑监狱强迫囚犯从事奴工劳动乃是铁板上钉钉的事,这一点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韩飞龙的报道只不过再一次捅开了其中的黑幕。可见,编造闹剧的不是揭黑的韩飞龙,而是睁着眼睛矢口否认事实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