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盘点历史这个日子 圣诞与魔诞只隔了一个夜晚

—圣诞 毛诞

作者:
大爱与大恨,并没有多难以理解,唯生死考验及后面的利益交错才是心灵的牵绊。但凡能跳脱出这个既得利益怪圈的人都是有悲悯心或心怀良知之人。

12月25和26号,对中国政府是两个高度敏感日,在这两天,人类历史发生了太多大事,而这些大事又都与共产极权政体的存亡,文明野蛮的较量息息相关,历史上的十二月25号,被网民排列出的大事,除耶稣诞生外,还有1978年12月25,越南出兵,解救红色高棉控制下的柬埔寨,把杀人恶魔波尔布特赶下政坛。1989年12月25日,罗马尼亚伟大领袖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决。1991年12月25日,苏联正式解体。有网友说,12月25号,西方因圣诞而得福,12月26号,东方因毛诞而受虐。

网友高氏兄弟发帖说:“白日与夜晚只隔着一层窗帘,一场梦还没做完,天就亮了;昨天与今天只隔着一层胡茬,一觉醒来,就又变老了一点;圣诞与魔诞只隔了一个夜晚,一睁眼,魔影就出现在眼前;光明与黑暗只隔着一层幕布,一掀开幕布,便落入了黑暗。”

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已经把圣诞节当成一个普通节庆日的今天,中国还在为是否应公开过圣诞节展开官方与民间的拉锯战,一边是地方政府发出的禁止过圣诞的行政命令,下架圣经,推倒教堂,摧毁圣诞树,甚至传出政府准备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重写《圣经》的惊人消息,另一边是百姓平安夜坚持私人聚会过圣诞的场景。

官方为什么要抵制圣诞?难道只因为这是个洋节?一篇题为《再说抵制》的网文这样写道:“表面上抵制的是圣诞,其实真正要抵制的是文明的、先进的、符合人性的、普世的文化。再说直白些,就是要抵制那些能够让人觉醒,让人有自由、有尊严、不盲信、不盲从的一整套生活理念。”

一篇题为《抵制文明就是在变相自残》的网文这样写道:

“这些年,还有什么是赵氏没有抵制的?从美国的波音到法国的空客,从日本的汽车到美国的肯德基,从法国的家乐福到韩国的乐天,从禁韩令到禁台游······凡是对中国友好,帮助过中国发展的国家几乎都一边倒地予以坚决抵制,凡是损害中国利益,不断找中国麻烦的国家都必须倾举国财力去讨好。表面上看这是权力的傲慢,实质上却将极权统治的受虐倾向表现得淋漓尽致。抵制西方文明,引进非洲文化,这既反映了有权任性者掩藏在骨子里的深度自卑,又体现了只手遮天者末路狂奔的盲目自信。这就好比一个专干坏事的孤家寡人,在对醒民们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不许爱那些有礼貌的文明人,只准爱我们这些霸凌你们的野蛮人。谁不爱我就涉嫌崇洋媚外,谁不爱我就是汉奸卖国贼,谁不爱我就会被关进牛棚集中营。”

十二月26号是毛泽东诞辰日,社交平台冰火两重天,毛粉群在激情转发对毛神及毛泽东时代的怀念文章及视频,而另一些群则开启了大扫除模式,称“今天是清理朋友圈的好日子”。在国内,是否崇拜毛泽东已渐渐成为人们交友时判断对方价值观的标准之一,对于有些人,崇拜毛神几乎等同于人格缺陷,一律拉黑。

正如鲍鹏山教授发帖所说:“早晨躺在床上拉黑删除了好几个人。拉黑两种人:第一,高中毕业好多年了,因为不再读书,脑子还是那几本高中教材;第二,身处共和国,但脑子仍停留在帝国时代。”

其实,判断毛时代是否值得怀念,只需看看下面两个刷屏网络的帖子就足够了,一个题为【岁月静好们未来的一种生活】的网帖,讲述了发生在毛时代的一个真是故事:“道县大坪铺农场厕所里发现了一块毛主席语录牌,这可是反革命大罪,村委会调查后,把犯罪人锁定在农场医生谢志向的11岁儿子身上,革命群众推理,一定是“反革命”谢志向教唆了自己的儿子。简单潦草的“审判”之后,村民决定把谢志向一家五口处死。在强奸了谢志向美貌的女儿之后,他们一家五口被昔日的邻居们捆绑到山上,背靠背绑在一起,中间放了一个炸药包。轰然一声响,五个人全部被炸飞,村民把这个行刑手法叫做“天女散花”,当反革命分子的头颅血尸块肠子碎片从天上落下时,村民们喜出望外拍手叫好,体会着维护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比自豪感。”

第二个帖来自微友云水禅心,是一个发生在安徽蚌埠市固镇县的真实故事,帖文写在一张全家福照片上:“这是一张全家福,丈夫张月升,妻子方忠谋及家人。1970年的一天,这家人聊天,妻子方忠谋发表了支持刘少奇、批评毛泽东的言论,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兵当夜写检举信举报。方忠谋以反革命罪被枪决,从此这家人堕入地狱之中······这就是文革,一个政治辗碎亲情的邪恶时代!”

这类有关毛泽东时代的真实故事不胜枚举,即使在教科书里找不到,有心人也可随时上网搜索到,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还会有众多民众真心崇拜毛泽东呢?一篇题为《为什么仍有海量的人在纪念毛泽东?》的网文这样写道

毛泽东逝去近半个世纪,其功过是非已由后继者作出定论。但现在仍有海量的人认为他是个近乎完美的人,并在他的诞辰日或逝世日那一天表达最深切的纪念;在平时,亦有海量的人去他的纪念堂参观,以表达对现状的某种不可描述的态度。这些海量的人群里,绝大部分人都是真心的,发自肺腑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些海量的人为什么如此感恩戴德,还与另一方“不感恩戴德的人”势同水火呢?

其实在我看来,事情或理由并没有那么高大上或深奥复杂,就是一个人性里的“惯性”在起作用。这种惯性基本人人都有,即:只要你在特定的环境下不牵连到我,不伤害到我,甚或对我有利,我就对你另眼高看和心存感激。至于你对其他人造成多大多深的影响,那不是我考虑的事。

比如某人掌握着一个村子的生杀大权,这一村人有穷有富,某人只杀富人而留下穷人,但留下来的穷人会有一部分穷死、饿死。那存活下来的那一部分穷人,连吓带怕,又感幸运之极,是不是要对某人臣服膜拜和感激涕零呢?!

如果某人再说一些宽心的话语,再描绘一幅让你可以想象的蓝图,那活下来的这部分穷人就更心驰神往,并对其永世难忘了。这些能活下来的人,相比那些不在人世的富人或穷人,也算得上是一群“既得利益者”,即得到了活下来的机会。既然是“既得利益者”,那对赋予他们这份利益的人,是爱还是恨?答案就显而易见了。虽然这利益有点不能承受之重,仅仅是活下来而已。但对于这一部分人,能活下来,就够了,就值得用一辈子去咀嚼回味和感谢“上苍”。不但自己感谢,还要教育后代感谢。一来二去,这人性的“惯性”又转化为思维的惯性,不见到真相就永远转不过弯来。而真相,永远在路上。

当然,活下来的穷人也不全是盲目的,他们走出去、肯学习,能站在一定的高度看到事情的本质,而对自己的三观重新审视和定位。这样的人也不少,而且越来越多。

这么一想,再回头看看,也就豁然开朗了。大爱与大恨,并没有多难以理解,唯生死考验及后面的利益交错才是心灵的牵绊。但凡能跳脱出这个既得利益怪圈的人都是有悲悯心或心怀良知之人。正是这些人,才最希望国家兴旺发达,才更希望每一个职业都不分高低贵贱,每一个人都活得有尊严。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RF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