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乾元:中共设立“密码法”的目的是什么

作者:

“你的密码归党管”中共密码法明年上路民众忧生活思想全透明波及海外网络用户;密码法冲击区块链,中共暴露统治全球数字化野心

“密码法”已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个名为“国家密码管理局”的机构运作数年了,究其前身,相信大家都熟悉,其最早的名字叫做“中央机要室”,就是主管收发重要电报并进行加密解密的。中共早期曾经有过什么“龙潭三杰”的,其实就是寄生在国民党核心要害部门的机要特务人员,伪装取得国民党高层人员的信任后,把涉及中共生死存亡的重要信息发送给中共,谍报工作是中共早期能够存活和发展的重要手段。

今日的“国家密码管理局”相比于当年小小的“中央机要室”可谓不可同日而语了,其权力范围也随着时代发展而逐步扩充。尤其当“密码法”颁布实施后,摇身一变,俨然成为未来中共生存和发展的指望了,且看相关报道:“新时代密码工作的坚强法律保障”;“区块链,换道超车的突破口”;“我国必须走在区块链发展的前列”…纵观这些言论,毫不隐讳对民间加密信息加强管控与企图通过区块链技术重新定义国际经济政治新秩序的意图,其志可谓不小。

“IP/IC/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这句耳熟能详的台词正在成为事实。中共对社会的管控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最早的户口管理极大地限制了人口流动,将人口固化在“单位”和村庄里;当人口流动不能遏止而成为社会常态上,就在户口基础上添加了身份证管理;当互联网发展到一定程度从而出现互联网金融后,又来个“密码法”,真可谓是鸟枪换炮,与时俱进了,尽管名词变换个不停,但本质和核心不变,那就是掌控一切社会资源。古代社会有宗法制度,乡村自治,皇权虽然威重,然而有“皇权不下县”的说法;西方更是自由社会,相当于县级的权力结构已经是民主选举产生了,而在当今之中国,就连网上发个加密的信息,也需要在“党”的管理之下,在这种自上而下的层层网罗中,民间力量永远也没有生存发展的空间。

除了增强对民众的管控之外,中共此次推出“密码法”的着眼点更看重的是区块链技术所对应的虚拟货币。本文的主旨不在于论述货币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但从古至今,货币的产生与发展离不开威权和信任。古代帝王有资格发行货币,其威权来自于天授,信任产生于威权;西方社会讲究信托,只要政府与民众存在信任,货币就不会崩溃。中共所治下的中国是个畸形社会,所谓的“信任”其实是在中共的恐吓和欺骗之下产生的,自然不能长久,这个中共自己也知道,所以经济上高度依赖出口创汇,其实也是依赖外汇储备所带来的货币稳定,一旦汇率有不稳定因素,必然花大力气进行外汇管制,同时把手伸向海外,搞什么“一带一路”,在为国内产业寻求海外市场的同时,也试图扩大人民币的影响,强化人民币的地位。然而美元才真正在国际上拥有支配权,人民币难以被海外政府和民众接受,中共此时才把注意力放在了虚拟货币上,所谓“换道超车”云云,正是这一背景下产生的臆想。

然而虚拟货币真能成为中共的救命稻草吗?比特币的主要特征是它的去中心化、公开透明和不可更改等特点,基于此,比特币才获得了大量民众的信任,才能成为投资人追捧的对象,而中共的“密码法”的图谋等于给虚拟货币增加了一个中心,同时在处处管制的同时给虚拟货币的公开透明蒙上了一层烟雾,也就是说:民众信任的是去中心化、公开透明的比特币,而不是一个有中心的、不够透明的“人民虚拟货币”。搞不好,中共很可能又制造出一个类似支付宝、微信支付之外的支付工具来,能否被国际社会所接受,我们且拭目以待。

中共不去试图增加民众的信任来强化货币,妄图仅靠一种技术实现资本和产业输出的野心,虽肯定不会成功,但也不可小觑,它必然给国际和国内社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冲击,至少会欺骗坑害不少民众,圈住不少资源,或者转嫁很多危机。惟望海内外有识之士,别被中共的眩目宣传所迷惑,虚拟终归于虚拟,现实还是要归于现实。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