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五十年前这些知识精英说“不” 中共恐惧而疯狂

—五十年前知识份子对中共政权的质疑

作者:
曲北韦在市政协会议上发问道:“我十分怀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呢,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共产党?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呢,还是人民为共产党服务?共产党是人民的勤务员呢,还是人民的统治者?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呢,还是奴隶?”

1956年,基于国内外的严峻形势,毛泽东为了彻底消灭民众特别是知识份子中不满的声音,采取了“引蛇出洞”的方式,鼓励知识份子给中共提意见。对于毛和中共的姿态,一些曾深受其害的知识份子没有上当,但还是有不少天真的知识份子坦诚相见。这些知识份子所提的意见,不仅切中了中共一党专制下日益彰显的弊病,表达了对民主的诉求,而且部分言论更直指中共党魁毛泽东。五十多年前的真知灼见让今天的我们亦感慨万分。

如机械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雷天觉就问道:“党究竟应在国家之上,还是应在国家之中?”迄今这个问题也没有过时。根据中共1954年制定的宪法,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中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可中共这个所谓的“先锋队”什么时候代表过工人阶级的利益呢?如果不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又怎能领导中国呢?

与之相近似的质疑还来自山东青岛市民盟成员曲北韦、广西自治区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委李任仁等人。曲北韦在市政协会议上发问道:“我十分怀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呢,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共产党?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呢,还是人民为共产党服务?共产党是人民的勤务员呢,还是人民的统治者?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呢,还是奴隶?”

李任仁的意见是:“每个党员并不等于党。有的机关、学校中有人给党员提意见,竟被批评为是反党反组织,这不是比‘朕即国家’还有过之吗?”“在省里还好一点,愈到下面愈成问题,区委书记和乡支书就可命令一切。”

北京大学有人署名“天水心”的则贴出一张大字报说:“党独揽一切,专断一切,党即人民全体,党即国家,党即法律。所谓‘民主’实际上已被‘党主’所代换。”

交通部部长、民盟副主席章伯钧对“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状况也颇有不满:“国务院每次开会,总是拿出成品要大家提意见。生米煮成了熟饭,还有什么意见可提?”“譬如文字改革和如何改革,并未讨论过,就拿出已拟好的改革方案,向大会宣布,就算通过,强制执行。这算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没有说话的余地,只可说是党的专政吧?实际的情况就是共产党专政,并没有人民民主专政。”为此,他提出搞“政治设计院”的主张。

1936年参加中共的山东农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主任周次温就这样说:“我是战时入党的,假若是在解放后的现在,这样的共产党,我根本就不会参加。”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报刊处副处长傅信也认为中共已经变了质。他认为共产党的干部利用特权剥削人民,是剥削集团。他说,这种剥削很巧妙,不必占用生产资料,“直接利用特权而无偿地占用劳动人民的剩余劳动”。

而《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的矛头是直指中共主要首领毛、周二人。他在中共中央统战部1956年6月召开的座谈会上作了一次发言。他说“我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但是,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儿……党这样做,是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最近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竟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竟见。”因此他质问为何现在的12位副总理没有一个非党人士。

1957年6月2日,清华大学一位署名“一个清华人”的学生贴出了一份《我控诉、我抗议》的大字报,直呼毛泽东为皇帝,“皇上哟,秦始皇与你相比,也只是个无名小卒了,无怪乎你说‘秦皇汉武,略输文采’,你在镇压人民这方面,是胜过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多少倍了……老祖宗啊!世界上有多少皇上能像你这样,从一九四九年以后杀了七十多万人民!(还不算一些自杀的呢)杀吧!把中国人杀绝吧!”……

北京大学的女学生林希翎公开为胡风抱不平:“胡风的意见书基本上是正确的……毛主席的话又不是金科玉律,为什么不能反对呢?”“两年还不公布胡风案件的下文,我看共产党很为难,没法下台,知道错了又不肯认错……”

来自全国各地质疑中共一党专政和毛统治的声音让中共很是恼火。随着鸣放言论的激烈,毛和中共已经决定收网了,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右运动”。其结果就是所有提出质疑声音的知识份子被打成了右派,其中还有一些20多岁的学生。他们的青春不仅从此葬送,而且从此陷入了不断被“整”的噩梦中,甚至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比如北大新闻系的林昭。

反右运动加强了中共的极权统治,让众多的知识份子对政治噤若寒蝉。一些人选择了沉默自保,一些人则形成了“墙头草,随风倒”的双重人格。原本应拥有士大夫气节的知识份子就这样被摧垮了意志。

不过,我们不应忘记的是,五十多年前,有一批勇敢的人,站出来表达了对中共一党专政的不满。五十多年后,面对依旧没有改变的现实,我们是否也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对中共政权说“不”呢?

2011-10-01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