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共时隔10年放行主粮转基因的背后

作者:
转基因作物在中国社会充满争议,特别是转基因主粮化可以说遭到全面抵制,因而10年前虽发放玉米、水稻安全证书,直到目前仍无法进行商业性种植。不过,业内普遍认为,种种原因,这次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若放行,应该不会再是“摆设”。

转基因农作物引起多种争论(法新社)

目前,中共农业农村部一则有关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公示信息显示,如果截至公示期结束(1月20日)且无异议,拟批准颁发192个植物品种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其中189个棉花品种,余为2个玉米品种和1个大豆品种。

如果顺利通过公示期,上述玉米和大豆3个品种有望获得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这也是继2009年中共农业部向国产转基因玉米、水稻发放安全证书之后,10年来再次在主粮领域向国产转基因作物拟发安全证书。为何是玉米和大豆?又为何在这个时间点?

这次转基因玉米二度获批,背后原因应该与草地贪夜蛾(又称秋行军虫)有关。不同于中国大豆进口依存度超85%,近年中国玉米进口仅占全国玉米总产量的9.1%,国产玉米一直是自给自足。公开报导,2017年中共农业部曾以减少玉米播种面积来应对库存过剩局面,2019年按官方计划是对这一轮玉米去库存的尾声。

只不过还是人算不如天算,2019年入侵中国的草地贪夜蛾为玉米型,危害的主要作物是玉米,自1月草地贪夜蛾首次进入云南以来,该种病虫害已对玉米田造成了极大危害,5月开始快速传播蔓延,据中共农业部统计,到了9月,全国有25个省份发现草地贪夜蛾,见虫面积1,500多万亩,实际危害面积246万亩。即便是这涉嫌美化过的官方数据也显灾情惨重。

但若按中国农业专家吴孔明说法:2019年的草地贪夜蛾只是一些试探性进攻,2020年将可能是全面爆发的一年、防控形势十分严峻。而农科院旗下研究室主任王振营则直指:2020年草地贪夜蛾造成的危害预计会比2019年更大。

此外,这次转基因大豆首度在列,不能不说的因素是中美贸易战,既然进口大豆也是转基因,不如自己种。但有陆媒报导指出,中国进口大豆如果都由国内种植解决,至少需要4亿亩耕地。而大家都知道,中共刺激经济到处修高速公路、高铁、开发房地产,已经挤占了大量的耕地,扩大种植面积已无可能,也不可能单独为大豆划出4亿亩耕地。若要提高单位产量,转基因作物就需要产业化,而生物安全证书是商业性种植的第一张通行证。

令人注意的是,此次获批的1个玉米品种,为A股上市公司“大北农”(北京大北农生物技术公司)的DBN9936抗虫耐除草剂玉米。

公开报导,大北农作为转基因作物科研上市公司龙头,近年来一直对内承接政府重大课题,在国家转基因重大专案方面至少承担两项,一项为“新型抗除草剂基因的遴选优化及在玉米、大豆中的育种价值明确”,另一项为“抗虫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安全评价与国际合作研究”。

不过在国际上,大北农却是以农业间谍案闻名。2013年,大北农集团董事长邵根伙之妻莫云,大北农国际业务主管莫海龙(莫云的胞弟),以及5名大北农员工,被控盗窃美国杜邦先锋公司转基因玉米种子(可追溯至2011年),目的是将这些种子运到中国,而且长期(历时5年)参与谋划窃取杜邦先锋公司和孟山都公司的商业机密。

据相关报导,大北农案件盗取的种子是“自交系种子”(inbreds),完成培育需要5到8年时间、成本高达4000万美元,这也是大北农不惜采取违法手段获取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报导还有,孟山都MON10品系转基因抗虫玉米在中国的专利将在2020年过期,因此引发多家种子公司偷偷提前制种,据业内估计,转基因玉米在东北的非法种植已达1000万亩。

转基因作物在中国社会充满争议,特别是转基因主粮化可以说遭到全面抵制,因而10年前虽发放玉米、水稻安全证书,直到目前仍无法进行商业性种植。不过,业内普遍认为,种种原因,这次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若放行,应该不会再是“摆设”。

中共农业部今年拟发安全证书给转基因玉米和大豆,现在公示期已进入倒计时,就算全国百姓能够发出反对声音,想必也会被当作“无异议”。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