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自焚身亡 校方封锁消息长达10日

南京邮电大学一名研究生疑因不堪导师的压榨在实验室自焚身亡。事后学校和政府严密封锁消息,连同校学生亦丝毫不觉。死者母亲求助无门,在教学大楼顶哀嚎才揭开黑幕。而该校学生则指类似悲剧只暴露了校园压榨的冰山一角。

研究生谭大伟自焚后,校方实施了严密的资讯封锁。2020年1月2日,南京邮电大学党委书记刘陈(左)和校长叶美兰(右)在对2019年述职中,对谭大伟自焚亦无提及。(南京邮电大学官网)

被停止硕士生导师资格的张宏梅教授。(南京邮电大学官网/拍摄时间不详)

南京邮电大学一名研究生疑因不堪导师的压榨在实验室自焚身亡。事后学校和政府严密封锁消息,连同校学生亦丝毫不觉。死者母亲求助无门,在教学大楼顶哀嚎才揭开黑幕。而该校学生则指类似悲剧只暴露了校园压榨的冰山一角。(黄小山/程文报道)

据自称南京邮电大学学生周日(5日)在问答网站知乎发文称,该校材料学院一名研三学生谭大伟上月圣诞节当晚在实验室自焚身亡。而其生前,遭受了其导师张宏梅的压榨和人格侮辱。张不但不给谭大伟批改论文、还要求他延期毕业。

此外,有学生称张宏梅常辱駡学生,其骂人的声音整楼都能听见。

谭大伟的同学透露,圣诞节晚上,谭大伟向同学借了一个打火机,一直等到26日凌晨2点,实验室的两名同学离开后,他将易燃溶剂洒满实验室,然后点火自焚。根据惯例,大学教室内必须装有监控摄像头,但迄今为止官方和校方都没有公布任何监控记录。

事发后,尽管警方已介入调查,但校方依然全面封锁了消息,甚至连同一专业的同学都不知道出了如此大的事,一直到几天前,遇难者母亲坐在教学楼顶哭喊,此事才被学生所知。

另据自称是知情人的学生发布消息称,此前,当事教授张宏梅不但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为自己的公司干活,还把实验室当成了自己公司的仓库,存放了大量易燃溶剂,最终导致悲剧。

在网路舆情爆发之后,南京邮电大学周日(5日)发布了一份通报,称该校材料学院2017级一研究生意外死亡,学校正在配合调查并做善后工作。并根据调查中反映的相关问题,取消了张宏梅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其指导的学生转给其它老师指导。

当地一位媒体人郑女士告诉本台记者,事情发生后,当地媒体都不可以介入,一直到几天前自焚学生的妈妈在楼顶哭喊,才被学生知晓,并发到网上。

她认为,涉事的教授过往声誉不佳,但学生的抑郁状态,也是悲剧的原因之一。

郑女士说:那个知乎网上有她以前的学生在评价她,好像不是特别好。可能她一些传达资讯的方式上不是那么太温柔。现在的小朋友从小到大都是按部就班,心理有问题的反正就很多了。我感觉双方都有问题。这边媒体都没有报道,大家都不讲,后来他妈妈上了楼,自媒体上才发出来。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大学教授周先生指出,利用研究生当自己的廉价劳动力,在中国大学的工科专业里是常态,一般情况下学生们会忍受,但如果心理承受力差的学生,就可能出事。

周教授说:在一般工科院校的话,有这种情况,老师像做生意一样赚钱,把学生当成一个劳动力做实验,如果在外面请一个像这样的搞技术的人才,她每个月可能要付1、2万块钱的工资,给学生可能就只需要1、2千块就可以了。一般来说她希望能干长一点的时间,但是,有意不让学生毕业的情况是少数的。因为大学有精神障碍的人特别的多,所以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周教授认为,在6年前,类似的事件在一个小时之内就会传遍全国,但此次官方和消防居然能封锁长达10天不为学生们所知,只是因为全面的资讯封锁,现在已经是中国社会的常态。

周教授说:这是中国现在惯常的现象,只要出现了事情首先是封锁资讯。在学校里面,谁要是把消息透露出去,那么就要对他进行制裁。但是呢,它会从内部的管道里面肯定汇报过,上面的教育部,也有可能是知道的。

为此,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张宏梅教授,但她一直没有接听电话。而南京邮电学院宣传部在回应本台采访时,则以不知情为由,拒绝谈及此事。

南京邮电学院:我不太清楚,我不太清楚,你是哪里呀?因为我不负责这个我也没办法给你回答。

近年来,中国高校师生关系持续恶化,一方面,官方利用学生监视举报老师的课堂言行,大批自由派教师因此而遭打压。另一方面,大量无良老师则残酷压榨学生的劳动为自己谋取私利,甚至有强奸学生的案件发生。

2016年初,同为南京邮电大学研三学生的蒋华文就不堪忍受教授张代远的压榨而跳楼自杀。事后张被取消教师资格。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