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周恩来是落井下石还是被逼没有办法?

作者:
整刘少奇:“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整朱德:“……从井冈山一直打到梅县,都是盲动主义,军阀主义,流寇主义。然后是立三路线,你也犯了。然后是王明路线四年,然后又是洛川会议。那时王明没有回来,那还不是反对毛主席,你没有领导?……”整贺龙:“贺龙要背靠背的斗,这是最高指示。……”对遇罗克:“此人不杀,杀谁?”
 

历史的真实常常要隔多少年才披露出来,历史人物的本来面目也是这样。一些复杂的历史人物你也许永远都搞不清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周恩来就是一个极复杂的人,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分析和研究他的言行举止,你常常如坠入五里云雾,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万花筒,他在你的目光里不断变幻着,你一碰一个样。弄得你一会儿就色盲了。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块疯狂的试人石,你到底是什么人一到了文化大革命立刻原形毕露。平时的温文尔雅,谦恭礼让,一下子全没了,人立刻走形了,让人不敢相信这是那个人吗?

中国有句古话:“尺蠖之屈以求伸也,龙蛇之蛰以求生也。”再简单些说叫忍屈求伸。但忍屈求伸也是有道德底线的,它的前提是屈自己,而不是让你去屈别人。你为了求伸到处去屈别人,性质就变了。就和人家一打你你就招了一样。

文化大革命逼人认罪,是污辱你打你定你反革命,定你的亲人反革命家属。一般人受不了!林昭、张志新这样的人有多少?否则,文化大革命也不会那么疯狂。其实,林昭、张志新后来是疯了,好听一点是精神病了,不然也会受不了。法制社会她们死不了的。

林昭、张志新为什么被逼疯了,信仰,操守。

小草一样的小人物有操守,大树一样的大人物更该有操守。但事情不像人们想的那样。周恩来曾说:瞿秋白变节卑躬屈膝,向忠发还不如一个妓女。他自己呢?

文化大革命,这个老一辈革命家拼出老命跟在毛泽东、江青俩口子的身后,让他干啥儿他干啥儿,没让他干的他也极创造性的去干去说。

“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对刘少奇说狠话下死手还有其历史旧事,延安整风刘少奇吹捧毛泽东成了白区代表,周恩来被弄得灰头土脸,没莫斯科护着不会比王明好多少。对朱德等老战友们的表现则让人费解了。一些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难怪彭德怀当面说他老谋深算。

“……从井冈山一直打到梅县,都是盲动主义,军阀主义,流寇主义。然后是立三路线,你也犯了。然后是王明路线四年,然后又是洛川会议。那时王明没有回来,那还不是反对毛主席,你没有领导?……跟张国焘斗争,前一半应归功于刘伯承同志的推动。如果没有刘伯承同志在那里,黄袍加身,你顶得住吗?后一半是贺龙同志,弼时同志,关向应同志的共同推动,才北上了。如果没有这些,你甚至滑到河西去了。”

“解放以后,那多了。毛主席常说,高饶彭黄的事,你都沾过边嘛。你到处发表意见,是一个危险的事。……我们不放心,常委中有这样一个定时炸弹,毛主席也担心。毛主席说过,你就是跑龙套,可是你到处乱说话。你要谈话,得写个稿子,跟我们商量。……所以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

请注意这两段话里标黑的字,这些话里既有周的狠话,也有他透露出来的秘密。

一是点明了延安时期洛川会议的性质,將朱德定为反毛的领导者;二是透露了为什么江青等人敢那么污辱朱德。

毛死后审文革派的头头时,什么都是江青等人干的。没毛泽东在背后撑着,她的那伙人有那么大能量,敢吗?没毛泽东的这种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贬低,会有毛泽东和林彪井岗山会师吗?

文化大革命无耻到这个份上,说穿了是一些人的无耻。这是一些道貌岸然,自称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历史事实证明这些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没几个人有人格操守和能坚守操守。历史倒是证明了,这些人的操守比一些资产阶级革命家差远了。

周恩来和朱德是法国勤工俭学时的老战友,当面说这样的狠话怎么说的出口嘛!

但说出来了!

人啊!人!你太罪恶了!向上帝忏悔和赎罪吧!〔包括我们自己〕

但为什么朱德等人不恨周恩来?这就是为什么说周这个人复杂了。批斗完王光美,周立刻偷偷打过去电话,一句光美啊,让痛苦和屈辱中的王光美顿时迷糊了。当面对老战友一顿痛批,谁知背后又说了啥儿。

就像贺龙俩口子,也许至死也不知道:“贺龙要背靠背的斗,这是最高指示。……”

就像叶剑英,也许后来才知道周会说:“叶剑英对罗瑞卿的跳楼作了一首诗:“将军一跳身名裂,故人回首成永诀”。完全站到罗瑞卿一边。对这个阴谋篡党篡军,篡政的野心家,如此重视,但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没有一点阶级感情。……”

就像聂荣臻,当时知道这些话吗?

“聂荣臻同志在晋察冀闹独立王国;百团大战,他很积极;执行刘少奇“和平民主新阶段”,也很积极;大量裁军,不按毛主席壮大自己力量的指示办,其恶果使晋察冀边区的革命力量直至解放时还没有恢复起来。”

不再举例了。对老战友们都往死里说,对遇罗克:“此人不杀,杀谁?”还奇怪吗?

人没了操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但还要扮成最有操守,这就比向忠发之类的人更罪恶和可怕了。一些叛徒之所以叛徒是没有办法熬过重刑,而历史上的另一些人的“没有办法”是熬不过什么?

2012.9.16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