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新疆维族夫妇被判刑18年 罪名是儿子获瑞典政治庇护

新疆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多年前因出国探望已获得外国政府庇护的儿子,结果遭到中国政府报复。他们的儿子告诉本台,就连在乌鲁木齐市的姐姐也被送入再教育营。

海米提和妻子沙阿呆提巴一家四口合影。(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多年前因出国探望已获得外国政府庇护的儿子,结果遭到中国政府报复。他们的儿子告诉本台,就连在乌鲁木齐市的姐姐也被送入再教育营。

维吾尔族干部海米提和妻子沙阿呆提巴合影。(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现已经加入瑞典国籍的托格鲁克.海米提本周五在电话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父母亲和姐姐因为他获得瑞典政府接纳为政治难民,而遭到报复。2017年1月,他在新疆伊宁市的父亲海米提.阿不都热合曼,母亲沙阿呆提.巴吴顿双双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从此再也无法和亲人见面。他说:“我父亲海米提.阿布都热合曼,他在伊犁州邮电局当干部时退休,1954年出生,我妈妈母亲沙阿呆提.巴吴顿,1956年出生。他们为了看我,2014年来土耳其旅游。”

海米提夫妇在土耳其与正在上大学的儿子见面后,返回新疆。当时的新疆并未有再教育营,这对夫妇倒是也相安无事。但是三年后,中国新疆开始大规模清理少数民族宗教文化,不幸的事发生了。托格鲁克对本台说:“2017年1月27日,国保大队把他们送入教育中心,三年后,他们被判刑18年。当局的借口是因为我在瑞典政治避难,2014年又在土耳其和我见面,然后我姐姐(古丽夏提.海米提,1983年5月4日出生)也被他们带到教育中心,到现在无法联系,近三年了。”

儿子托格鲁克.海米提和父母亲合影。(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不久前,托格鲁克听说他的母亲被羁押期间患病,曾尝试和家乡的亲戚联系,但对方已更换电话号码、微信,他说:“姐姐没有出过国,那时候在乌鲁木齐市一银行(银联)工作。2018年4月28日,她被乌鲁木齐公安局送到教育中心关押,我姐姐的名字是古丽夏提.海米提。我所有的亲戚都在微信把我拉黑,我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

托格鲁克说,他获得难民身分后,无法再回中国。他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的亲人。他说:“我父母亲是无辜的,他们从来没有政治上的问题。他们在伊宁市是老实人。我要求中国政府快释放我的父母,他们都已六十多岁。”

2018年4月,古丽夏提.海米提被羁押在伊宁教育培训中心。(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本台说,由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国政府去年下半年对外宣传关闭了大部分再教育营,但部分羁押者被重判入狱。他说,教育营虽然少了,但监狱没减少,很多人遭到重判:“却又变相的将这些送入集中营接收政治洗脑维吾尔人,利用司法程序重判,再转到监狱。这就是中国宣传的所谓学员们正逐步释放回家。海米提因去土耳其见了儿子,被重判18年,这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类似的典型案例。”

迪里夏提在此敦促各国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促使其停止迫害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的政策。

叶斯塔依.阿格莫勒达被判刑14年。(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哈萨克族一家四成员被判刑十年以上

另外,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新疆哈萨克人阿曼塔依.阿格莫勒达对本台说,他的妹妹、妹夫等多名家族成员被判刑:“妹妹阿曼古丽·阿格莫勒达,1974年1月24日生,现在居住地中国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县阿合奇农场,2018年8月被当地警方带走,2019年8月被判刑11年。”

热斯古丽被判刑12年。(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Photo: RFA

阿曼塔依的弟弟叶斯塔依(1978年10月10日出生),2018年8月被当地警方送入政治再教育营,次年6月14日被判刑14年,而同时被捕的叶斯塔依妻子热斯古丽,2019年8月被判有期徒刑12年。阿曼塔依的第二个弟弟阿曼格勒德,2018年8月被当地公安送入政治再教育营,2019年8月判有期徒刑13年。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111/139462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