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颜丹: 中央在北京给自己隆重“冲喜”的奖励大会

—中共开“科技奖励大会”是自娱自乐

作者:

来自大陆的消息称,“1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与其说,这是中共的喜事,倒不如说是中共在给自己“冲喜”。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冲喜”是“一种民间信仰行为,其内容是让一个久病不愈的病人和别人结婚,用这个‘喜事’来‘冲’掉不好的运气,已期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

这一解释真可谓是未卜先知,它完全可影射如今中共的心态和处境。中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开奖励大会,其阵仗不亚于暴发户儿子的婚礼。现在的关键在于,“久病不愈的”到底是谁。从中共大肆奖励“科学技术”领域来看,这个凸显一国实力的领域在中国,恐怕已病入膏肓了。

寻常人家“冲喜”是为了“治疗疾病”,但中共如今“冲喜”能“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吗?换言之,开个“奖励大会”就能让中国的科技领域及其整个行业起死回生吗?

首先,中国如今以半导体为核心的科技行业死到临头,根本就怪不了别人。曾有评论人士指出,“中国要成为半导体大国,真是难过登天”。因为“中国半导体产业一直做的,只是将在其它地方制作好的晶片组装上电路板,是产业链最低端的部分”。其实,“中国出口的高科技制成品内的高科技零件”,也“大都产自其它国家,中国工厂通常只负责将零件组装成制成品”。这意味着,“中国的附加值,还停留在劳动力密集的低技术部分”。

明明只会机械组装,却非要说自己有研发能力。中共再死犟,也掩盖不了事实真相。《经济学人》就曾报导,“2001年,能生产最尖端晶片的公司,全球有29家,但到今天只剩下五家在美国、韩国与台湾的巨无霸”。中国号称“科技强国”,为何没有这样的“巨无霸”公司?

中共毫无自知之明,却并不代表中国的业内人士没有基本的认知。2018年,中共麾下媒体《科技日报》的总编辑刘亚东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的沙龙上,就曾公开指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它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

他说,“我们今天一些喜大普奔的科技成就,比如大飞机(中国国产客机C919),人家半个多世纪前就有了。我们今天一些正在苦苦攻关的重大项目,比如载人登月,美国1969年就已大功告成”;“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差距”。甚至,“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

科技实力不如西方,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儿。西方的实证科学也未必就适合中国的发展。而真正可耻的是,明明缺乏实力,却慌称自己有实力,甚至不惜盗取、诱骗它国技术,来装点自己的脸面。难道中共不知,撒谎行骗被人发现,比自身没本事更丢人、更掉价吗?

要想证明自己的科技实力,不是关起门来,偷摸搞什么“科技奖励大会”,而是光明正大的凭实力、在国际社会中赢得奖项。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拿不到诺贝尔奖,就给自己颁奖聊以自慰,中共的猥琐、无能可见一斑。

眼睁睁看着汉芯、龙芯掉了一地鸡毛,华为等多家公司被美国一剑封喉,中共还要对中国的科技进行奖励。这不就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吗?

中共声称,“国家科学技术奖由国务院设立”,是“最高级别的科技奖项”。今年,这一奖项又颁给了两名院士。在当下中国,被党提携的院士到底是怎样的院士,我们不妨从2015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屠呦呦曾多次落选两院院士说起。

当时陆媒曾报导,像屠呦呦这样做出国际认可的重大科学贡献,却落选两院院士的,在大陆并非独此一例。文章说,“这些人不是因为学术水平不高、科学贡献不大而落选院士,而是因为他们只会默默工作、不会拍马,甚至敢讲真话而落选”。

在中共的包庇下,因涉嫌学术造假而屡遭检举、质疑,却依然能稳坐院士宝座的,大有人在。还有相当比例的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也顺风顺水的当上了院士。不少院士甚至是政治投机分子,为了升官、发财,不惜以政治帽子棒杀科学、维护中共的“学术思想”和意识形态。

今年得奖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因30年没回过一次老家、对父母不闻不问而饱受舆论谴责,但中共却将他捧为“牺牲亲情的无名英雄”。看来,中共对院士的要求已放宽到造假、投机,甚至没孝心、没人性的地步。但这样的科技人才被培养出来,不比机器人更可怕吗?

于是,中共关起门来、偷摸选,也选不出几个货真价实的科技研发者来。在中共评选出的296个项目中,虚头巴脑的“技术进步奖”是最多的,高达185项,还设有特等奖。而凸显创造力的“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只有3项,且未发布名单。虽然发布了二等奖名单,但都与“通用”有关。涉及研发的“自然科学奖”最少,只有46项,且一等奖只有1项,也都未见名单。在过去的14年中,“自然科学奖”已空缺了9次。

本来中共开这个所谓“科技奖励大会”就是在耍宝,因此选不出名副其实的获奖者,也尽在情理之中。连中共自己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冒牌货,明明假抗日真扩张,却非说自己是抗日英雄,明明流氓悍匪出身,却非要假装绅士;既如此,又怎会在施政中诚实、守信呢?

“假、恶、斗”就是中共的本性,中共不假,就不是中共了。在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不断求真的科学面前,中共永远都只能束手无策、无法窥探其一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