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杜耀明:害怕林郑祸港殃民更甚于疫情

作者:
她的宁愿选择与民为敌,也要保住北京的支持,保住自己的面子,更自以为如此,才能保住管治的权威。但事与愿违,继续逞强以维护自己权威,只招来进一步的民意反弹,最后被迫在更庞大民意压力下低头,步步退让,予人的感觉,是反应迟钝又冥顽不灵,凡事不可理喻,市民只有反抗到底,才有望扭转局势。

武汉肺炎袭港,特首林郑月娥本可转危为机,通过抗疫重新赢取市民信任,奈何她执迷不悟,抗疫以政治考虑盖过疫情需要,令黎民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也浮露出政府能力日走下坡的崩坏先兆。

国际媒体彭博近日有文章指出,特区政府既不封关阻挡病毒由北方传来,也对口罩短缺束手无策,反映政府日趋失效(failed state),该做的事也做不来。大家对政府信心全失,人心虚怯,抢购潮此起彼落。

抗疫以来的迟缓反应,足见特区管治能力有多么残缺。当周边地区先后严防湖北来客,不是禁止入境就是强制隔离,香港依然大开中门;当武汉肺炎病毒已散播大陆各地,不少国家和地区视大陆为疫区,禁止大陆人入境,特区才开始防范湖北人,却坚拒封关;当大陆数十个城市已经自行封闭,互相隔离以便全力对付市内疫情,加上香港六千医护人员罢工要求政府封关,香港当局才宣布对大陆来港者隔离或检疫。至于检疫措施,虽説是强制的,却是绝大部份在各自的居所进行,而且监控工作十分马虎,不去动用全职警员负责,反而找童军领袖和退休公务员做义工。

特区政府的失效,除了是林郑个人的昏庸所致,除了是眼下香港政治体制纵容无心无力者继续执政之外,也源于她已无法自拔,陷入一个无能独裁者跟民意对着干的恶性循环。疫情还未开始,去年以来的逆权运动已把林郑的政治信誉剥落净尽,支持率只馀十多个百分点,更有六成人跟政府势不两立,到抗疫开展不力,引起社会恐慌,其民望更只能沉疴不起,但她始终无法放下心中的疙瘩,谦卑跟市民对话寻求妥协。

常理看,弱势政府面对社会大多数人不信任,更须广结善缘,施政更须贴近民意,才能服众,政策才能执行,从而逐步重建民望。不过,林郑自感已成众矢之的,只会视反对者如仇敌,也害怕放下身段听从民意,便予人软弱、认错之感,更害怕假如事事站在香港人一边,便会失去北京的宠信。

因此,她的宁愿选择与民为敌,也要保住北京的支持,保住自己的面子,更自以为如此,才能保住管治的权威。但事与愿违,继续逞强以维护自己权威,只招来进一步的民意反弹,最后被迫在更庞大民意压力下低头,步步退让,予人的感觉,是反应迟钝又冥顽不灵,凡事不可理喻,市民只有反抗到底,才有望扭转局势。

更何况,一个政府只有决心坚持己见,却无决心以果断措施阻截病源,又怎会把事情弄好。例如,由应否戴口罩到加强限制大陆人入境,林郑最后也无法坚持己见,但即使退让了,又无能力保护市民健康,因为她的退让只是迫于无奈,不是决心要护卫市民。

所以隔离检疫可以虚有其表,任由需要隔离者乘坐公共交通到居所,也没方法有效监察隔离者,以至不追踪在港湖北旅客,比起台湾或澳门当局以严密手段寻根究底追查带菌者、限制其影响范围、阻止本地传播链伸延等等,林郑班子岂止动作迟缓,更完全欠缺危机感、责任心和行动力。

政府无心无力,哪怕她坐拥过万亿元储备,还有超过十七万人的公务员队伍,也对口罩以至医护装备的短缺都束手无策。特区政府在海外十四个城市设有办事处,理应广结政商人脉关系,何以今次抗疫中全交白卷,无法争取当地政府、民间以至物资供应商的支持?香港一些民间团体和中小企业,千方百计到外地抢购口罩运港,有些更分发基层,反观当局与商界关系素来密切,唯独政府无法通过商界海内外网络,向各地采购相关物资,纾缓民众和医护的压力。究竟是不能也,还是不为也呢?

过去数年,香港每遇流感季节医院都左支右绌,亦早有人警告必须及早改善及筹划,否则遇上大型传染病肆虐,便不堪设想,结果忠言逆耳,武汉肺炎大军压境,当局又陷入捱打状态,不要説医疗护卫装备不足,甚至装备库存多少也无法交出确实的数字。

眼下香港人心惶惶,大家恐惧的岂止是口罩短缺、医护配备不足、疫情严峻等等,更害怕林郑政府的无德无能祸港殃民。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