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新冠病毒 “谣言”再成预言毒SARS十多倍 6大特征个个要命 全球4大药企沉默疫苗难现

武汉新冠病毒的高度传染性和致命性尽管中共官方极力隐瞒,但还是令外界惊恐不已。

最新新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对人体ACE2的亲和力要远高于SARS病毒10-20倍。SARS抗体对新冠病毒无效。相关的研究证实了1月22日香港学者管轶的10倍于SARS起跳说法。管轶随后被攻击是散步谣言。

2月15日,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Jason McLellan团队在医疗学术平台bioRxiv上发表研究上述论文。

研究进一步通过对病毒表面等离子共振(SPR)动力学的量化研究,发现新冠病毒的S蛋白与细胞ACE2的亲和力是SARS的10-20倍。研究提示,新冠病毒对于人类 ACE2 受体的高亲和力,可能有助于它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变得更加容易,但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佐证这种可能性。

上述研究的通讯作者麦克莱伦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下属的疫苗研究中心的成员。生物学预印本平台bioRxiv创立于2013年,由冷泉港实验室运营,发表在bioRxiv上的论文尚未经过正式的同行评议。

随着治愈病例的增多,诸多消息源证实,武汉肺炎患者治愈后还能复发,而且复发后还能再传染。若果真如此,真的没得救了,恐怕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2月15日,网络疯传的微信截图显示,余姚首例治愈出院者再复发,且炎症加重,一个叫锦绣家园的小区一名硕士生患者,也再次复发住院。

图:加拿大安大略省首席医疗官Dr. David Williams(中)与多伦多市卫生局医务官Eileen de Villa以及安大略省卫生局副首席医务官Barbara Yaffe于2020年1月27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关于冠状病毒的新闻发布会。

加拿大安大略省卫生部14日对外证实,该省最早确诊的2名新冠肺炎患者已经康复出院,但是他们目前仍在被隔离监测中,因为在他们体内仍然检测到了武汉肺炎病毒。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彼得堡观察家报》( Peterborough Examiner)周五14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当局说,安大略省一对夫妇是当地最早两名武汉肺炎患者,虽然康复,但仍须在家隔离,因为检测仍然显示两人带有病毒。

上述病例显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不但传染力超强,还不容易根除。

另外,2月14日,网络流传一份南宁内部通报,披露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不断变异,无法根治,而且会有后遗症!

图:《柳叶刀(the lancet)》2月13日发表的论文截图

武汉肺炎多凶险?《柳叶刀》论文证实3个坏消息

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网站2月13日发表了北京301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常德等人的论文,题为《保护卫生保健工作者免受亚临床冠状病毒感染》。所谓“亚临床”,就是指感染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但没有症状的患者。

该论文证实了其中三个特性:无症状高效传播、治愈后仍带病毒、戴口罩难以防护。

论文指出,根据中共官方最新指南,武汉肺炎被列为B组传染病,与SARS同类,但建议对前线医护采取A组防护措施,而这是为霍乱和鼠疫等高传染性病原体保留的类别。

论文还特别强调,亚临床患者不仅可以有效传播病毒,甚至从急性疾病中恢复后仍会大量携带病毒并继续感染他人。

论文还提到之前已广泛报道的,一名“毒王”在武汗协和医院神经科,前期无症状但感染了14名医护人员的案例,以及一名从武汉返回北京的专家(应是指中共卫健委专家王广发),先从左下眼睑结膜炎发病的案例。

2月13日一份武汉防疫部门内部会议录音显示,对冠状病毒肺炎潜伏期长、无症状感染,中共内部已有共识。

有官员称,看了中共国家卫健委的保密函才知道,这次疫情之所以难以控制,是因为很多重症到死都没症状,也不发烧,所以无法防范。

同日,网上还流出中国某地一个机构主管对员工的视频讲话。据他讲述,他老家一个县,就因为一个人去外地感染了新冠病毒,在潜伏期传染了10个家人,而家人们又在漫长的潜伏期内接触成千上万的人,导致许多人被隔离检查,让一个县成了疫情重灾区。

阿波罗网记者持续追踪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发展,总结了这种病毒的几大特点。

1、治好了还复发,复发了还传染。

2、超长潜伏期。一般14天左右,也有不少24天的病例,媒体报道最长的达40天。

3、无症状感染。正如上文所述,很多重症到死都没症状,也不发烧。

4、毒王屡现。继武汉协和医院感染14名医护人员的“毒王”后,网上也传出不少“毒王”的例子。

5、难以检测。除上呼吸道感染后,还有下呼吸道感染。核酸检测准确率低,英国专家说低达10%,检测手段完备技术条件好的医院,最多才达到50%。CT只能测出病变,测不出尚无病变的病毒携带者

6、病毒已经发现变种,飘忽不定。

再来看看,大疫当前,全球知名制药大厂对研发治疗冠状病毒肺炎的药物有什么举措或进展。

BBC中文网15日报道,辉瑞(Pfizer),默克(Merck),葛兰素史克(GSK),赛诺菲(Sanofi)和强生(Johnson& Johnson)这几家巨头主宰着全球疫苗产业。

人们多认为大型制药公司会争相开发疫苗,并预期后者会从中赚取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但实情并非如此。

美国生物科技投资者隆卡尔(Brad Loncar)说,尽管今年全球疫苗市场预计将增长到600亿美元,但并不能保证开发者能获得丰厚利润。

阿姆斯特丹格罗宁根大学(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Groningen)医学中心的霍恩博士(Ellen't Hoen)称,全球四家顶级疫苗公司对此都没有太大兴趣。

其实即便这几大巨头全力研发疫苗,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成功的,何况还不太感兴趣。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