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卢峰:这个担忧不解决,香港救不了

—央行救市救不了香港

作者:
香港内部政治危机没有好转迹象,林郑政府毫无意愿、动力修补社会裂痕,反而继续以强硬态度及行动挑起市民的愤怒与恨意,令街头抗争不可能停下来,更大有可能促使少数人采取更激烈的抗争手段,令香港难以回复以往的安全稳定。

当武肺疫潮在中国各省市大爆发再波及邻近国家时,西方大国的反应相当“佛系”,既没有严格管控出入境旅客防止病毒流入,也没有警告国民可能面对的重大威胁,更没有在物资、资源、人手以至医疗体系作任何准备。直到作为G7成员国的意大利出现大爆发才开始着紧及作出一些警告,以至现时病毒在欧洲、北美快速扩散,新增个案超过疫情原点的武汉及湖北省。只怕不用过多久改为中国这疫区向欧美发出旅游警告。

相比之下,欧美在应对疫潮的经济冲击反应快得多。就在星期二G7财长及央行行长电话会议后不过两小时,美国联储局突然宣布减息半厘,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基本维持稳定,但武肺疫潮影响逐渐浮现,联储局有需要及时采取措施为企业及经济减轻负担。美国财长姆钦也表明准备与国会商讨刺激经济方案,可能包括减税及特别的补贴措施。欧元区方面,欧央行行长拉加德正研究向受疫情打击的中小企提供融资,协助它们渡过难关及减轻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其他如英伦银行、日本央行都表明将推出强力措施稳住经济。

其实联储局在两星期后就会举行公开市场委员会议息,但鲍威尔及联储局高层连两个星期也不愿等待而要立即出手,这样的反应可算果断迅速,跟2008年金融海啸时可以媲美(当年联储局主席伯南克同样在议息会议期间减息,并把利率降至零)。尽管欧美央行果断出手,但金融市场反应不算积极,除了刚宣布的半小时一度大幅弹升外,美股很快回复跌势。

联储局果断减息,免落后形势

市场人士对联储局突然出手减息评价相当分歧,有的认为疫情未稳定下放宽银根未必有用,反而会像泥牛入海;有的更指行动反映财金官员对经济前景感到非常担忧。但也有分析认为央行的行动至少反映各国政府没有轻视疫潮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有助稳定企业及投资者信心。利率对经济的影响通常在六至九个月后出现,联储局大手减息半厘的实际作用大概要在暑假或以后才能反映,再加上疫情在中国以外地方仍未见顶,对经济的损害现时仍不易估计。不过,应对经济危机就如抗疫一样,先发制人总比后知后觉或“挤牙膏”好,可避免落后于形势(behind the curve)。在疫潮坏影响未全面浮现前就向经济注入额外资金肯定有益无害,既可让民众及市场添一点信心,中期的支持作用也不能小觑。

今次武肺疫潮无疑干扰了全球供应链、生产链,有的工厂因此要停工超过一个月,有的则只能恢复部份产能,但只要疫情逐步纾缓,工厂产能可以很快恢复,全年产值及产量有机会在下半年追回。当然,服务业的影响也,不容小觑,特别是航空、旅游、酒店及相关的服务业都会因为国际、城际人流大减而受到严重影响,资金不足的中小企业更可能受创太深而倒闭。但这些行业、企业生意骤减不会引发全面走资潮,也不会引发系统性资金断裂危机。可以说,武肺疫潮的杀伤力比08年金融海啸或97、98年金融风暴轻微,再加上各国财金官员严阵以待,提早出手,疫潮不会对全球经济带来难性影响。

很不幸香港经济情势相对全球比较悲观。一方面我们是个国际商务、旅游、消费中心,非常倚赖各地的人流支撑市面消费及各种商业服务;偏偏今次疫潮最大的影响正在于令人流、旅客、商务客人大减,短期内不易复原。

林郑无意修补裂痕,港复苏无期

更重要的是,香港内部政治危机没有好转迹象,林郑政府毫无意愿、动力修补社会裂痕,反而继续以强硬态度及行动挑起市民的愤怒与恨意,令街头抗争不可能停下来,更大有可能促使少数人采取更激烈的抗争手段,令香港难以回复以往的安全稳定。未来即使武肺疫潮过去,香港也不再是以往那个安全、care free的购物天堂,零售业难以全面反弹。近期不少著名品牌选择关闭在港分店,收缩经营规模,反映的正是这样的忧虑。而只要这个担忧不解决,不管国际社会如何救市香港也不会受惠。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