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2020年最疯狂的谎言

作者:

中共对真相的控制和隐瞒,导致控制病毒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造成疫情泛滥,但现在中共又试图把自己打造成“拯救者”。(微博截图合成)

2020年最疯狂的谎言,是中共在2019年12月1日已发现武汉肺炎首例感染者,继而在8—9日又发现两例感染者,李文亮等8位医生在手机群吹起“哨声”后,并在当月中旬已证实武汉病毒存在人际传播的情况下,中共却于1月3日、4日,通过武汉市健委与中国疾控中心,以及由中共控制的宣传机器,先后向大陆民众公开谎称:武汉病毒“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因为这个弥天大谎,不仅使武汉丧失了控制疫情的极宝贵时间,也使得1月20日至23日武汉约500万人群带着病毒四散逃生,直接推动武汉病毒向全国26省加速传播,并导致今天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全部陷入因武汉病毒传染引起的恐慌。

中共为配合这一弥天大谎,由警方强行带走李文亮等8位吹哨人,并加以“训诫”与威胁;为配合这一弥天大谎,包括武汉病毒所在内的相关机构,必须停止病原检测,病例样本不得送检,已有样本必须销毁,信息(含论文与数据)不许透露;为配合这一弥天大谎,中共在武汉肺炎的死亡人数与确诊人数上,连续不停地谎言惑众,并先后抓捕了要求公布真相和亲自调查真相的方赋、陈秋实和李泽华等人士;为配合这一弥天大谎,网上更是严禁言论自由,只许按中共口径颠倒黑白,对异见文字不断封群删贴,对网民施加各种打击与威胁。殊不知,在这一弥天大谎之下,中共再一次犯下滔天大罪。武汉早沦为人间地狱,作家方方的日记,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武汉人民惨不忍睹的挣扎。食不果腹的流浪汉们,屡屡倒毙街头,权贵们进入医院享受完整细致的医疗与护理。

长期听惯中共谎言的人们很明白,要想让中共停止谎言制造,除非太阳从西面升。2月29日,红毒浸透的《人民日报》,居然在头版头条出现粗体大标题:《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如此恶心的谎言,显示中共对自身智商的挑战。更有甚者,中共网军制造谎言称:“中华民国政府开坦克镇压民众”,地点在台中市凯达格兰大道,同时附有照片为证。网民不看则已,看后捧腹大笑,原来这帧图片是美国摄影师柯尔(Charlie Cole)于1989年北京“六四屠城”时冒险所摄,画面上是著名坦克人王维林孤身阻挡中共坦克的珍贵镜头。谎言不打自招,反而揭示中共在8964中的邪恶狠毒。

中共制造谎言,是与生俱来的天性与传统,除非中共灭亡。早在1934年10月,中共盘据地瑞金遭介公军事围逼,先向西南贵州狼狈逃窜,继而往四川逃跑,最后逃到陕北。中共制造的一个弥天大谎,将逃窜吹嘘成“长征”,而且是为了北上抗日而“长征”。1949年中共非法夺取政权,建立极权主义的暴力统治,却公开将这个罪恶、黑暗的政权谎称为“共和国”,而且还是“人民共和国”。1950年中共军队不顾韩国民众的反对,强行闯入韩国领土,为帮助独裁者金日成夺取朝鲜半岛,不惜与联合国军对抗,为此中共制造的又一弥天大谎,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9年起,中共一手酿成大饥荒,致使各地饿殍遍野,人与人相食,饿死人口达3700万,中共制造的弥天大谎称“三年自然灾害”。“十年浩劫”后期,国民经济已到崩溃的边缘,《人民日报》公开的谎言是“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中共的谎言如同它的罪恶一样,罄竹难书。

中共为什么要疯狂制造谎言?中共在对国家卫健委所作指令中已透露,指令强调对武汉疫情的全部措施与宣传,必须坚持“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学第三”。说白了就是,中共只要维护自已的政权统治,民众死活完全可以置于不顾。怎样才能做到“政治第一”?中共的重要法宝,正是靠制造谎言!如纳粹头目戈培尔所言:要制造谎言,就必须制造弥天大谎,民众才会深信;谎言的千百次重复,就成了真理。长期以来,中共一直将戈培尔的宣传秘诀付诸无数次实践,而且欺骗的深度远远超出戈培尔。2月3日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号召:面对疫情,中共必须“占据主动,有效影响国际舆论”,“讲好中国抗击疫情故事”。习所谓“讲好故事,影响国际舆论”,明明白白是下令“制造弥天大谎”的另一说法,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说法。中共谎言制造的背后,是让苦难的武汉民众自生自灭,是准备让大陆民众死去一大批,是挑战人类,并将武汉病毒的源头有意引向美国。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