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前中共军旅作家绝笔 痛揭共产党真相

他举例道:苏区莫须有清除“社会党”、“AB团”,滥杀自己人近10万;长征流窜中为求生存一路的打砸抢;四渡赤水是碰壁川军之后的大逃窜;抗日的平型关一役,自己伤亡两千八,杀敌只八百三;百团大战,只出动三万一千人,打了几个小仗,还夸大了敌人的伤亡;解放战争,在东北制造了令人心冷齿寒的死城、鬼城、血城;朝鲜战争是我军为金日成火中取栗,伤亡近百万……

86岁的前中共军旅作家、曾长期担任〝炎黄春秋〞副主编的刘家驹日前去世,他留下千字绝笔,痛揭中共党史军史。

“我的大限己至,离世之前,留下些心里话向您(你们)诀别……”。刘家驹于2017年7月31日去世,离世前他留给挚友『千字留言』,他表示自己相信历史、相信未来,对共产党他已经绝望。

刘家驹1949年12月在重庆参军,后担任过中共排长、副连长,参加过朝鲜战争,在1957-1959两年间为中共12军写作。他表示,那时全军各个部队都在组织写军史进行光荣传统教育,总政治部给的指示告诫是:每篇文章都要紧紧把握住人民军队的“光荣、伟大、正确”这一宗旨。之后刘家驹在《解放军文艺》社工作,在写战争回忆录期间,他走访老干部,得到大量中共“血腥、丑恶的史实”资料。

他举例道:苏区莫须有清除“社会党”、“AB团”,滥杀自己人近10万;长征流窜中为求生存一路的打砸抢;四渡赤水是碰壁川军之后的大逃窜;抗日的平型关一役,自己伤亡两千八,杀敌只八百三;百团大战,只出动三万一千人,打了几个小仗,还夸大了敌人的伤亡;解放战争,在东北制造了令人心冷齿寒的死城、鬼城、血城;朝鲜战争是我军为金日成火中取栗,伤亡近百万……

他曾参加朝鲜战争的第五次战役,他回忆道:“为攻取加里山,我所在的35师是用三千战士前仆后继的血肉之躯堆上山的。我是掩埋组长,面对自己战友横尸异国山野,血在心底流淌出。”为此他写有著作《血路,血本,血酬》。

对共产党的杀人历史,刘家驹也有所记述。

他提到,虽然越南人忘恩负义,但中共自卫反击的惩罚手段很丑恶,为此他写下《红军师洗劫越南城》,讲述该师把一座秀美的同禄县掠夺一空。

抗日战争结束,太行山下日伪的“土围子”在顽抗,共军打开后,把俘获的众多的匪徒(包括匪首家属)当靶子。《杀土顽,壮胆气》所记录的,就是这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反人类大屠杀。

云南个旧县沙甸回族乡,在文革中清除四旧时,汉族造反派侮辱了可兰经,还给回族的谈判代表用猪首扣在头上游街示众。回族人以不共戴天仇的义愤持枪反抗,遭到“支左”的14军无情镇压,杀死1600多人,杀伤近千人。刘家驹把一惨案记为《沙甸人的恩仇》。

刘家驹表示,他1949年参军,当时中共在重庆地区招收了9600多名大中院校学生入伍,

“我们这批励志报国的学生,在朝鲜战场上伤亡有600多人,其余的人大多因家庭出身、社会关系和言论右倾遭到清洗,最后留存在军队的仅有55人。

1990年,刘家驹进入《炎黄春秋》担任副总编辑。他表示那里是从意识形态营垒冲杀出来的一帮“老革命”搭起的自由民主平台,他们敢把党史中不敢示人的秘闻和自己苦难的政治经历捅向当今社会。这些人教诲他摒除党文化偏见,用“不掩恶”、“不虚美”的史德经营《炎黄春秋》。然而2016年7月中共官方劫收了《炎黄春秋》。

刘家驹在最后表示,他对共产党已由“期望、失望变成绝望”,但他相信历史和未来,他表示,“历史的乱象还会返璞归真”,“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他的文字任由历史和后人评说。

责任编辑: 白梅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