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拿流感比武汉肺炎 好比月饼比月亮

—拿流感比武汉肺炎 如同苹果比柿子

作者:

2月8日,一位带着口罩的武汉男士走在空荡的大街上(Photo by Getty Images)

2月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公开表示,“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暗示美国流感远比中国武汉肺炎可怕与危险。华春莹的发言,经别有用心的意大利裔美国人马意骏(Mario Cavolo)在社交媒体上刻意发挥后,再由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微信公号于国内广泛转发传播。

在中共的这种“出口转内销”的舆情控制手法操作下,本是因中共拖延掩盖疫情而导致的这场危及全球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就轻易地变成了美国借新冠病毒对社会主义中国的恶毒攻击。

在信息绝对封锁,真相全面缺席的中国大陆,这样的说辞可能会迷惑一些缺乏独立思考的民众,但是在西方社会,中共的这番说辞如同掩耳盗铃一样可笑。

2月11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症及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弗契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把流感与新型冠状病毒相比,如同将橘子比作苹果,是误导。因为这是将“已知”领域对比“未知”领域。

美国流感和武汉肺炎的区别在哪里呢?让我们用事实揭露中共的谎言。

一、基本传染数不同

基本传染数也就是科学家所说的R0值,也叫基本再生数。是科学家们测算病毒传播速率、再生复制速率的。根据美国国家卫生院的数据,季节性流感的基本再生数是1.3。

关于武汉新冠病毒的RO,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梅森尼尔说,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同行评议”,真实的数据其实现在还不是太清楚。但很多研究显示新冠病毒的基本再生数为2到4之间。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曾表示武汉新冠状病毒的R0值是3.8!——热核级别的瘟疫。

南华早报》早前报导过美国科研人员的最新研究发现,武汉新冠病毒与人类细胞受体ACE2结合的亲和性,即感染能力约比SARS病毒高出10到20倍,该病毒更容易人传人。

二、致死率差距巨大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建立的动态模型评估2019~2020年的流感季,美国约2,200万~3,100万人感染,1.8万人死亡。因此,美国此次流感疫情的致死率不到0.1%。

而根据中共公开的官方数据,武汉肺炎的致死率至少超过3%。假定中共官方数据真实,二者死亡率差距30倍往上。

三、感染率、致死率统计口径不同

上述的美国流感统计动态模型是根据全美13个流感监测点,覆盖的9%的人口中的感染数、住院数、疫苗接种率、高危病例数以及死亡数等信息进行推演的。这样能保证大量可能不会前往医院医治的流感患者,或是没有进行流感病毒检测的患者会被按照模型公式将数字计算在内。

与美国流感的大口径统计方法相比较,武汉肺炎的感染数严重缩水,大量的居家患者因床位不够或政府瞒报而不在统计数据之内。检测试剂盒的缺乏也会大大降低政府公布出的确诊数字。

在武汉市疫情高峰期,武汉市民将检测试剂盒戏称为“武汉肺炎许可证”,拿不到检测盒的人,一概不允许患上武汉肺炎。

2月14日,湖北新任省委书记应勇上任后,武汉肺炎确诊数据突然单日上升1.5万左右,官方的解释是将临床疑似病例纳入确诊统计造成的。2月14日后,每天的确诊数据就几乎不再是上升曲线了。

将确诊门槛放低,似乎是加大防控、治疗力度,负责任的表现。其实不然,中共非常善于将黑暗隐藏在冠冕堂皇之下,政治大算盘才是第一位的。外界分析,2月14日后,湖北的确诊和疑似确诊病例数总和每天没有明显增加,这意味着政府只放低了确诊门槛,却没有降低疑似病例门槛,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做法起到了一石四鸟的效果:(一)向外界展示新任党官上马后,真抓实干,将前任书记的确诊缩水数字“还原”;(二)为下一步确诊病例逐步下降准备数字空间——确切地说是政绩空间;(三)突显党中央湖北换将的英明决策,替中共收买人心;(四)为在政治内斗中击倒对手增加砝码。

中共的政权、维稳、官员的政绩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疫情数字传递不出这样的信息,怎么能够体现出制度优越呢?

武汉肺炎的病死率也是按照上述这套政治逻辑口径来统计的。

此外,美国CDC世界卫生组织(WHO)在统计流感时,都是采计“根本死亡原因”。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因为得了流感,最后引发心脏病而死,那么他的死因会被统计为“死于流感”。

而中共往往统计“直接死亡原因”,所以上述案例如果发生在中国,会被归为“死于心脏病”。

四、中国人流感死亡人数更多

在美国,每年的10月1日到下一年的2月15日被称为流感季节。在美国CDC网站上,2019~2020年这个季度的美国流感各种数据,和上个季度(2018~2019年)没有显着差异。目前美国CDC根据美国流感系统统计的死亡人数是1.8万人。

而中共的流感死亡数据却非常不透明。2019年一项由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以及中国CDC、病毒防治研究所等权威单位联合完成的研究结果表明,在2010~2015年,中国平均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超过8.8万人。

中国CDC发布的“中疾控传防发103号”文附件《中国流感疫苗预防接种技术指南(2019~2020)》中指出:“流感在全球每年可导致29万至65万呼吸道疾病相关死亡。”

该指南同时表示“2010~2011至2014~2015季节,全国每年有8.8万例流感相关呼吸系统疾病超额死亡。”所谓“超额死亡”指的是一种美国模型病死率的统计方法,即在疫情之后,用全国总死亡人数减去往年无疫情发生时同期总死亡人数。

我们姑且认为中共在流感病死人数的统计模型确实采用了美国的计算方法,那么,美国年平均流感死亡人数不到2万,而中国是8.8万。

网络上流传着一份中国上海红枫妇幼保健医院透露出的一份中国CDC官方内部文件,该文件显示,1919~2020年,中国死于流感的人数高达20万人。如果这份网络流传的文件是真实的,那就说明中国年流感死亡人数是美国的十倍。

五、武汉肺炎更可怕

1、武汉肺炎潜伏期更长、感染更迅猛

武汉肺炎有较长的潜伏期,通常为1~14天,有时超过14天,甚至达24天,且在无症状期间就能传染人。

据美国CDC,流感病毒通常在出现症状的前1天,开始有传染力。在发病后3~4天传染力最强。

据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上的数据统计,流感死亡人数中有八成以上为60岁以上的老人。也就是说,流感大多针对免疫力差的群体,特别是有慢性疾病的人更易致死。

而武汉肺炎则不然,在医疗卫生业内,将武汉新冠病毒称作完美的“流氓病毒”,因为飞沫传播、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接触、血液都是它的传播途径。(脾性很像中共流氓,是不是?)而且会出现无症状感染者、假阴性,治愈后复发突死等案例。

美国《明州时报》打了个比方:流感就像七级台风,年年都有、杀伤力小、只有“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才会被刮倒;而新型冠状病毒却如同15级强台风,别说老房子了,新盖的房子怕是也“镇不住”。

换句话说,武汉肺炎似乎接近于“无差别袭击”。

2.流感有疫苗防护、有治疗方法

目前,武汉肺炎尚无确定有效的疫苗和治疗方法。世卫组织2月11日表示,COVID-19疫苗有望在18个月内准备就绪。

COVID-19的临床治疗中,静脉注射抗生素、氧气治疗、奥司他韦与机械通气是目前使用较为频繁的几种疗法。此外,有较多的重症患者接受了全身性糖皮质类固醇治疗。

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表明只适用于武汉肺炎轻症患者。谈到瑞德西韦,中国CDC还闹出了个全球笑话,居然公然“抢劫”性注册知识产权。

不怪人们嘲笑说,美国人关心中国武汉肺炎患者的生命,而中共只关心武汉肺炎患者的钱包。近日,北京地坛医院一位武汉肺炎患者的缴费单显示治疗费用竟高达68万元!

3.武汉肺炎有太多未知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目前仍有太多未知,如传染途径、病毒变异、超级传播者、患者遗留症、治愈后复发及致死等。

在中共不透明信息制度下仍隐藏着诸多黑幕。如病毒来源问题,实际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医护感染及死亡率等等。

英国著名流行病学家、伦敦帝国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系主任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在2月初表明,根据模型估算,中共目前公布的确诊数字仅为真实病例数的10%。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病理学和免疫学副教授何迈(Mai He,音译)以及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露西娅·邓恩(Lucia Dunn)于2月中下旬发表研究论文指出,根据非官方来源的可信数据,累计病例数、新增病例数和累计死亡数都高于官方公布的5~10倍。

4.武汉肺炎或改变中国及世界政经格局

美国流感和武汉肺炎远非同一个级别的问题,美国流感是季节性传染病,且没有造成大范围的经济和生活影响。

而武汉肺炎是令全球陷入警惕的、可能爆发的“大流行病”,目前已有上百个国家沦陷。

武汉肺炎对世界经济也带来明显影响。由于中国自加入世贸组织(WTO)后,用贸易补贴、盗窃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等不正当竞争手段偷走了美国及世界其它西方国家的财富,并扮演了世界工厂的角色,用全球化市场生产链捆绑了世界经济。因此,武汉肺炎在使中国经济停摆的同时,间接影响了世界的发展。

中共在应对武汉肺炎突发公卫事件上,对内是掩盖疫情、维稳最重要;对外是输出病毒却嫁祸西方。这不仅点燃了国内民怨,也引发了世界各国及西方文明世界对中共邪恶政权的重新思考。

武汉肺炎在全球的燃烧,将会促使人类彻底清醒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每个人、每个国家及民族都会在要不要中共的问题上做出自己的明智选择。#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