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袁斌:武汉中心医院的人祸与党棍

作者:
许多网友都在呼吁对蔡莉、彭义香进行追责,对此我举双手赞成,这样的党棍岂止是要追责,而且应该法办。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不是对蔡莉、彭义香进行追责,而是尽早认清中共,解体中共。中共这个邪恶组织是孕育党棍的大温床,只要这个温床存在一天,各种各样的蔡莉、彭义香就会源源不断的产生出来,今天除掉了一批,明天又会冒出一批。只有彻底铲除这个温床,党棍才会绝迹,新近发生在武汉中心医院和中国大地上的这类人祸才能得以避免,中华民族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图为武汉一家医院

因为今年的新冠肺炎,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记住了武汉中心医院这个名字。

之所以会记住这个名字,不仅仅仅因为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在这次疫情中伤亡惨重,死亡的医生最多,更是因为这家医院出了两位让国人难忘的人物:李文亮和艾芬。

不过,我个人以为武汉中心医院还有两个人也是绝对不该被国人忘记的。谁?一个是这家医院的中共党委书记蔡莉,一个是院长彭义香!

如果说李文亮是这次新冠肺炎的“吹哨人”,艾芬是“发哨人”,那么蔡莉、彭义香就是打压“吹哨人”和“发哨人”,祸害整个武汉中心医院的“党棍”。

党棍这个词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知道了。顾名思义,党棍党棍,就是共产党用来打人整人的棍子。专指那些只有党性、没有人性,唯党的意志是从,媚上压下专横跋扈,动辄给人扣帽子打棍子,祸害民众的中共官员。这一点,从蔡莉、彭义香在这次疫情中的所作所为看的很清楚。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因为艾芬是最早发现和上报新冠肺炎病例的人之一,她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及其领导蔡莉、彭义香当然也是最早了解新冠肺炎疫情的知情者之一。而且,艾芬不是普通医生,她是急诊科主任、副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属于武汉中心医院名副其实的管理中层和业务骨干。蔡莉、彭义香不可能不清楚,艾芬发现和上报的病例绝不会是她瞎编的——谁闲的没事编这个?病人是艾芬亲自接触的,而且送检结果也出来了,化验单上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SARS冠状病毒”。试想,既然如此,如果蔡莉、彭义香还有一点点自己的思想,身上还保留着起码的人性,那么在武汉卫健委公然要求各家医院封锁疫情,对吹哨、发哨的医生进行惩处后,他们会怎么做呢?他们至少会对李文亮和艾芬的所作所为抱有一定程度的同情,并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尽可能的对他们予以保护。但实际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蔡莉等领导对李文亮和艾芬不但没表现出任何同情,反倒因自己受到他们的牵连挨了上司的批、脸面受损而恼羞成怒,竟置实情于不顾,毫不留情的挥起权力的大棒对二人进行打压。用艾芬的话说,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那么蔡莉等领导究竟是如何“严厉”斥责艾芬的呢?据媒体报导,他们在训诫艾芬时颠倒黑白的指责她:“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还不够,他们还当众给她扣上了三顶政治大帽子:“你视武汉市自军运会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你是影响武汉安定团结的罪人;你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简直就是一付要置艾芬于死地的架势!

当场,艾芬提及这个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可见蔡莉等领导对疫情的危害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什么?他们在意的其实只是自己的乌纱帽,为此他们把“讲政治”放在第一位,卖力的贯彻上司要求封锁疫情的旨意,恐吓打压李文亮、艾芬,强制二人闭嘴。起没起到效果?确实起到了。艾芬事后回忆说:“那次约谈对我的打击很大,非常大。回来后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强打着精神,认真做事,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被恐吓打压的还不止是李文亮和艾芬。该院一位在医学影像科室工作的医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医院很多人被院方叫去谈话,说不能发什么。”他和另一位医生,后来因为发表关于梅仲明、李文亮的哀悼图片,专门被院方找去,让他们删除。在南方周末记者联系的十余位采访对象中,过半受访者表示受到过院方的干预,包括训诫、谈话、被要求删除发布内容、被电话提醒不能发布有关消息等。

为了贯彻卫健委封锁疫情的指令,蔡莉、彭义香等院领导还严令全院医护人员互相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甚至连口罩都不许大家戴。

这家医院的一线医生杨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院领导通知每个科主任,逐个电话告知每个同事,一律不得外泄病毒的任何消息,“那个电话我接到过”。他还说,在12月底已经频繁上报之后,院领导并未示警,没有通过任何途径让人们紧张起来。甚至有科室负责人戴着口罩去开会,还遭到了批评,“大惊小怪,扰乱军心”。

该院医生陈小宁也对记者说,早期院里统一要求,“不能说,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多位中心医院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确有收到“不能说”,“不能戴口罩”这些要求,均为口头层层传达。

与卖力讲政治、封锁疫情截然相反的是,蔡莉、彭义香对医护人员的安危和冷暖却缺乏起码的关心,甚至表现的极为冷漠。这方面的细节媒体有很多报道,在此就不赘述了。我只想提一件事,就是在疫情出现后长达3个月的时间里,即使在已有数百医护人员感染,多人死亡之后,蔡莉、彭义香也没去现场看望过倒在防疫一线的员工,直到3月8日,他们才在厚厚防护服的包裹下,去了隔离病房。而蔡莉3月初被卫健委命令必须24小时呆在医院之后,却立即给自己安装了床、淋浴设备,因为洗澡怕冷,还装了浴霸。

多家媒体报导的大量事实足以证明,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伤亡惨重是地地道道的人祸,蔡莉、彭义香在这次疫情中媚上压下的一连串乱作为、不作为,让这座有着一百多年悠久历史的医院付出了本可避免的沉重代价,对于4名医生的死亡,数百名医护人员的感染,他们二人可谓难咎其责罪不容恕。

其实,像蔡莉、彭义香这样只有党性、没有人性,唯党的意志是从的党棍并非仅仅存在于武汉中心医院一家单位、一个地方,全中国从上到下,各个地方都有很多。说到底,中共这架腐朽透顶的官僚机器不就是由大大小小象蔡莉、彭义香这样党棍组成的吗?如果说在这次疫情中,蔡莉、彭义香的乱作为、不作为让武汉中心医院付出了本可避免的沉重代价,那么中共的乱作为、不作为则同样让中国付出了本可避免的沉重代价。

最近,许多网友都在呼吁对蔡莉、彭义香进行追责,对此我举双手赞成,这样的党棍岂止是要追责,而且应该法办。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不是对蔡莉、彭义香进行追责,而是尽早认清中共,解体中共。中共这个邪恶组织是孕育党棍的大温床,只要这个温床存在一天,各种各样的蔡莉、彭义香就会源源不断的产生出来,今天除掉了一批,明天又会冒出一批。只有彻底铲除这个温床,党棍才会绝迹,新近发生在武汉中心医院和中国大地上的这类人祸才能得以避免,中华民族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