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国际娱乐 > 正文

她有着惊艳世界的容颜 一张照片卖出745万 最后却沦落为服务员

上世纪50年代的影坛和时尚圈星光熠熠,流光溢彩。有妩媚妖娆的梦露、典雅高贵的赫本、为爱勇敢的褒曼以及有着倾城之貌的费雯·丽等等。

似粒粒珍珠,数不胜数。

但有人可能已经不记得了朵薇玛,她因戏与赫本结缘,并成为了好友,但之后她并没有像赫本那般,事业平步青云。

她的一生跌宕起伏,有过辉煌亦有过潦倒。得过上帝的垂怜也受过上帝的抛弃,晚景凄凉,不胜唏嘘。

纵观她的一生,亦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

01

理查德·阿维顿曾评价朵薇玛是“这个时代最风华绝代、最前所未有过的贵族气质美人。”

而也正是因为与理查德的合作,将朵薇玛推向了神坛。

1955年,理查德·阿维顿为朵薇玛拍摄了一幅至今仍被模仿和翻拍的经典作品《Dovima与大象》,这也是朵薇玛一生中最为经典的作品,历史上最贵的时尚摄影之一。

照片中是以朵薇玛作为模特,她身材曼妙,动作优雅,特别定制的黑白两色抹胸裙得体精致,她站在两头大象之间,恢弘大气的背景构图,更衬出朵薇玛的娇小玲珑。

粗野豪放与精致典雅,恢弘大气与娇小玲珑,自然生灵与人类文明,在一张照片中都展现了出来。

而这张照片最后被Dior于2010年以84万欧元的高价买走,一是因为其经典,二来是朵薇玛在照片中穿的服装是圣罗兰的创始人设计的。

后来有很多人都力图再现当时的场景,请来知名模特拍摄,终究只能是模仿其外在,虽也有创新,但其中灵魂是模仿不来的。

不过这位美人身上有一点让人很不疑惑,那就是她的照片很少有露齿的,即便是笑也不过是蜻蜓点水般地,淡淡的笑。有人把她的这种笑美喻为“蒙娜丽莎的微笑”。

但其实真相是,因为小时候门牙被摔坏,导致至今看起来都不是很平整,故而她很少咧嘴笑。

她一直为这事感到自卑,“我的门牙很丑,我不好看。”殊不知,这却为她更添了一份神秘美。

02

朵薇玛小时候体弱多病,父母对她呵护备至,在人生最初的七年里,朵薇玛几乎没有出过门。

或许是想要女儿早早有个人来爱护,或许是觉得邻居JackGolden可靠,在朵薇玛十几岁的时候母亲便将她许配给JackGolden。

于是在懵懂间,恍惚间,就这么结婚了,成了一个妻子。

婚后生活还算平静,也可以说成是平淡无奇,跟所有近嫁的女子没有很大不同,平淡却也幸福。

如果不是那名星探,朵薇玛日后可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妇女,相夫教子平淡一生,但朵薇玛的外形和气质好像是为聚光灯和大屏幕而生的,走到哪儿都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艳压群芳,熠熠闪光。

那天朵薇玛跟丈夫像往常一样开车外出,也是这次外出他们碰见了Vogue的编辑,当场就问朵薇玛要不要做时装模特。

朵薇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要如何决定,好在丈夫也在旁边,给她支持和鼓励,并陪同她一起走进《Vogue》的办公室。

朵薇玛身上有一种高贵冷艳的气质,上镜效果非常好,又有大牌知名摄影师技术加持,朵薇玛的照片一出来就惊艳了时尚圈。

她的冷艳和高冷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疏离感,准确地讲是一种触不可及的高贵感,一拍惊人。朵薇玛当天便成了Vogue的签约模特。

Vogue是美国著名杂志,在时尚圈名气很大,刘雯曾经就说,她们模特以拍《Vogue》为荣。

就这样,朵薇玛带着一丝困惑与不解进了时尚圈,并迅速成为时尚届的宠儿。各大时尚杂志争相邀约她去拍封面。

朵薇玛似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其他模特绞尽脑汁都不曾达到的高度。

老天一旦想要赏饭给她吃,任谁也阻拦不了。

责任编辑: 李雨菡   来源:野离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娱乐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