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中共把病毒援助进入非洲

—非洲疫情正起 接受中共利诱是祸根

作者:
中共在非洲的大肆渗透,以及非洲国家甘愿接受中共的金钱并为其站台,是非洲疫情爆发的主因。

上海外国语大学有关首期“一带一路”媒体研修班报导截图。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近期在欧美多国肆虐,导致十多万人感染、几千人死亡之际,非洲疫情也开始爆发。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主任3月19日表示,截至当天,已经在非洲34个国家确认了600例病例,而一周前为147例。目前非洲发生疫情的主要国家有布基纳法索、突尼斯、塞内加尔、尼日利亚、喀麦隆、刚果、加纳、摩纳哥、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等,几乎遍及非洲大陆。

不过,从现有的增速,从欧美等国疫情的蔓延速度看,以及基于非洲落后的医疗卫生条件判断,未来非洲疫情的发展走向绝不令人乐观,疫情在54个非洲国家和地区快速蔓延将在未来一个月内显现,而这无疑与非洲国家接受中共利诱密切相关。

早在毛时代,中共就花费巨资收买亚非拉等国,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地位。其后,尝到了甜头的中共继续通过投资、召开“中非论坛”等金弹外交,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获得非洲、拉美等国的支持,在诸多国际事务上与美国对抗,比如台湾问题。最为突出的是在人权领域,中共在这些国家的支持下,成功的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变成践踏人权的机构,所有针对中共及古巴等暴政国家人权状态的提案都无法通过,而这也是美国多次要求改组人权委员会、甚至要退出的原因。

中共官方资料显示,2006年,中方对非投资仅为3.7亿美元,但从2015年1月到10月,就增加到了19亿;短短2年之后的2017年,投资数额已高达31亿美元。此外,2015年时,中共曾宣布要为中非“十大合作计划”提供6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截至2018年3月,“已有超过90%得到落实或做出安排”。更让不少中国人大骂的是,2018年9月的中非论坛,中共向非洲国家又一次承诺了600亿美元的支持,而此时的中国还有近一亿的贫困人口、几千万失学儿童、政府积欠退休职工一万多亿巨额养老金,90%以上的农村人口没有医疗保险或医保非常低……不过,中共在经济上的收益与投资是不成正比的,但这显然不是中共的优先考虑的选项。

更为关键的是,与西方国家援助非洲不同,中共援助非洲是不加任何条件,哪怕是独裁、专制、人权恶劣的国家。而这当然也是非洲不少国家统治者的需要。为了帮助这些国家,中共还向这些国家提供电子监控设备和互联网审查技术等。欧美批评人士对此指出,中共对非洲的援助只能加剧非洲的腐败和债务负担,而且损害了西方在推动非洲国家尊重人权的努力。

中共在非洲的大肆渗透,以及非洲国家甘愿接受中共的金钱并为其站台,是非洲疫情爆发的主因。不妨以目前确诊人数较多的西非小国布基纳法索(1984年前称“上伏塔共和国”)和塞内加尔为例。

3月20日,布基纳法索国民教育、扫盲和民族语言推广部长斯坦尼斯拉斯·瓦罗发表声明,称卫生部门检测结果显示他本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瓦罗表示,他16日出现症状,18日接受新冠病毒检测,19日确诊,目前情况稳定。

另据布基纳法索应对疫情国家协调员马夏尔·韦德拉奥戈19日晚宣布,截至当晚,布基纳法索累计确诊武汉肺炎40例,治愈4例,死亡1例。

位于撒哈拉沙漠南端的西非内陆国家布基纳法索,总面积约为27万平方公里,与马里、象牙海岸、加纳、多哥、贝宁和尼日尔为邻,首都瓦加杜是该国最大的城市,也是文化、经济中心。其人口只有一千多万。经济以农业为主,属于比较贫困的国家。

早在1961年,布基纳法索就与台湾的中华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在1973年断交,转而与中共国建交,主因是彼时的中共为其提供了大量的农业技术方面的援助,并在1973年与其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1994年,因事先获知西非法郎即将贬值,时任布基纳法索总统的布莱兹·孔帕奥埃担心经济失衡,遂选择与台湾复交,与中共国断交。此后,台湾在农业、医疗、电力等方面给予了其大力援助。

2017年1月,突然传出布基纳法索与台湾邦交不稳的消息。该国外长透露,北京开出500亿美元甚至更多补助作为复交条件,但其拒绝了,“因为台湾是我们的朋友和合作伙伴。我们合作的非常愉快,没有理由重新考虑双边关系”。

可是刚一年多,2018年5月,布基纳法索第二次与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共国建交。这表明中共提高了价码。这是台湾蔡英文2016年5月就任中华民国总统两年以来,在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马、多米尼加后断交的第4个邦交国。对此,蔡英文指责中共用金钱收买它国,表示台湾不会与中共进行“金钱外交”的竞逐,中共玩弄金钱外交、承诺巨额的金钱,向许多国家拉拢关系,这种手法已引起国际社会更多的不满。

再看塞内加尔。截至3月31日,该国确诊武汉肺炎病例为38例。而其被中共瞄上的主要原因是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更方便中国商品出口到美国。它的西边是大西洋,北边是毛里塔尼亚,东边是马利,南边是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冈比亚在塞内加尔的包围之中,佛得角群岛在距离其海岸约560公里处。

2018年7月,习近平在出席在南非举行的金砖领导人会议前,先后访问了阿联酋、塞内加尔和卢旺达三国。访问期间,习近平会见了塞内加尔总统和总理,而塞内加尔也成为第一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计划的西非国家。中共也是塞内加尔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与中共的关联,不过是非洲国家的缩影,非洲国家肯尼亚埃塞俄比亚津巴布韦、苏丹等很多国家,都在政治和经济方面与中共勾兑很深,像一再替中共站台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就是埃塞俄比亚人,在任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和卫生部长时就与中共关系密切。也因此,亲近中共的非洲诸多国家,疫情在其国土迅速蔓延也就不奇怪了。未来,让人不无担忧的是,一旦疫情严重,医疗条件远比欧美和中国差的非洲将为此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