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赫:死保晚清被杀最高官员 端方之死 对习当局的鉴戒

作者:
11月27日,端方被杀当天,其所带新军,士兵拒绝站岗,高级军官无力约束且与旗兵、幕僚等纷纷逃亡,最后行馆中只剩下端方两兄弟。下午,一小队士兵在革命党的率领之下,寻杀端方。端方说,我待你们不薄,何以如此?革命党说,待我等不薄纯属私情,今日排满乃是公谊,不杀你端方便不是炎黄子孙。端方说,我本是汉人,投旗才四代,现回归汉姓如何?革命党说,晚了!最后,端方兄弟被乱刀砍死,首级被割下来放在煤油桶里,一路传示后送往武昌。

3月10日上午,习近平到访武汉东湖庭园小区,武汉市民拍下当时场景。另有市民表示自己所在的楼栋都有狙击手待命。(视频合成)

中国人说“以史为鉴”,英人则云“Histories make men wise(读史使人明智)”,然而当权者往往存在一个最大的问题:不是引历史上的正面教训为戒,却常常逆历史潮流而行,因此历史不时出现惊人的相似。故,正面鉴史,奉天承运,于己于国,幸甚幸甚。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如此类推,习当局之史鉴,当首重晚清之世。本文专就满清覆灭之际端方之死一事来讲。

端方出身满人贵族家庭,自幼过继给伯父桂清。桂清可不了得,是慈禧太后的亲信,当过同治皇帝的老师。端方官运亨通,维新中曾受光绪帝接见,主持农工商总局。变法失败,他受到荣禄和李莲英的保护,并趁机上《劝善歌》,未受株连。庚子之乱中,端方接驾有功,旋即成为封疆大吏,曾代理湖广总督、代任两江总督、调任湖南巡抚等。在上述封疆大吏期间,端方鼓励学子出洋留学,被誉为开明人士,“奋发有为,于内政外交尤有心得”。

1911年鄂、湘、粤、川四省的护路运动风起云涌,端方于兹复出,任川汉﹑粤汉铁路督办大臣。“成都血案”发生后,清廷命端方带兵入川,平息风潮。端方带领湖北新军第八镇一部从汉阳前往宜昌,随后从宜昌坐兵轮驰往重庆,最后沿旱路前往成都;期间,武昌起义爆发,形势迅即变化,前方目的地成都此时已被“保路同志军”包围,而后方的重庆也被革命党所占据,端方进退失据,四顾茫然,最后彷徨于资州十余日,欲静观其变而不可得,与小弟端锦最终被杀。

据各版本的归纳:11月27日,端方被杀当天,其所带新军,士兵拒绝站岗,高级军官无力约束且与旗兵、幕僚等纷纷逃亡,最后行馆中只剩下端方两兄弟。下午,一小队士兵在革命党的率领之下,寻杀端方。端方说,我待你们不薄,何以如此?革命党说,待我等不薄纯属私情,今日排满乃是公谊,不杀你端方便不是炎黄子孙。端方说,我本是汉人,投旗才四代,现回归汉姓如何?革命党说,晚了!最后,端方兄弟被乱刀砍死,首级被割下来放在煤油桶里,一路传示后送往武昌。

武昌起义,天下响应。次年,清廷被迫接受共和政体、宣布逊位。端方个人,作为晚清新政的积极参与者、立宪的推动者,最终却为革命派所杀,令人感慨。

平心而论,端方之为官为人,在清末腐烂官场中尚属难得,被称为清末四大能臣,时人臧否,曰“岑春煊不学无术,袁世凯有术无学,张之洞有学无术,端方有学有术”。端方不仅是著名的金石家、收藏家,还是中国新式教育的创始人之一,例如,在任江苏巡抚期间,决心革除陋习,下令各州县照例奉送的红包全数退回,用作选派两名当地学生出国留学;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幼儿园和省立图书馆,等等。

曾有人为端方抱屈。如曾为端方门下幕僚的左全孝在其祭文中说:“瑞征以压制亡国,赵尔丰以嗜杀毒川,公力反二竖之所为,而福寿大不及瑞征,受祸且烈于尔丰。新旧满汉之心不同,君民上下之情不通,危亡之势,伋伋内讧,公盛意调和,苦心化融,案无留牍,门无留宾,网罗才俊,教普儿童,而旧家疑其仁,新进疑其忠,雷鸣瓦釜,毁弃黄钟!呜呼哀哉,有知无知,吾愿问之化工!”

就历史大势而论,端方却非冤死。作为辛亥革命中职位最高的牺牲者,端方之死,乃在于逆天意而行——他要“保清”。端方被称为“满人五虎”之一。满人五虎,挽救清朝,回天无力,一个比一个死得惨!例如,安徽巡抚恩铭,1907年7月6日,被警察处会办、光复会会员徐锡麟刺杀。又如,曾为大清王牌部队禁卫军统领的良弼,久历行伍,在军中的影响大约仅次于袁世凯,1912年2月26日,遭同盟会京津保支部彭家珍刺杀,两日后身亡。

逆天遭杀身之祸,绝非虚言。这里还要特别指出一点,军权不足恃,再以端方为例。

端方曾任湖北巡抚,其赴川所带的湖北新军,也可算是他的“旧部”。据一位名叫陈文彬的士兵回忆,他在随同端方进军成都时,端方为稳定军心,极力笼络部下:士兵生病了,端方派弟弟到军营问候;有的士兵不幸亡故了,端方修书哀悼;沿途官民送吃送喝来劳军时,端方做出先尝毒的姿态;更有甚者,个别士兵受不了长途跋涉之苦,端方竟然下令雇轿抬着。

然而,这些人早上还到端方帐前拜问“元戎”,但晚上的时候端方就变成了他们所诟骂的“索虏”。国学大师王国维为端方所写悼亡诗中即云:“提兵苦少贼苦多,纵使兵多且奈何。戏下自翻汉家帜,帐中骤听楚人歌。楚人三千公旧部,数月巴渝共辛苦。朝趋武帐呼元戎,暮叩辕门诟索虏”。

大厦要倒,谁也扶不住。辛亥革命中被杀的高官远不止端方一人,据统计,革命中被杀或自杀的督抚大员共4人,被杀或自杀的将军4人,其他被杀或自杀的高级武将共计11人,另外,至少有31名实任知县或知州在这场风暴中被杀或自杀。

从清廷覆灭、端方之死,再反观当今时局,中共解体乃理有所至、势所必然了。中共之祸华远超晚清,那么,习当局所面遭遇的凶险,自然超过了昔日清廷。能否顺应历史潮流,对习当局的每一个人都生死攸关。

长久流传的著名预言《推背图》,其第46像,谶曰:黯黯阴霾,杀不用刀;万人不死,一人难逃。颂曰:有一军人身带弓,只言我是白头翁;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这或是暗示今日习当局。

目前肆虐于世的中共病毒(武汉瘟疫),较之2003年的萨斯,惨重程度“十倍起跳”,但尚属“严重警告”;如果习当局仍不醒悟,更大的天谴恐怕也会很快到来。须知,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

九州之铁不能铸此错。还请多多体会一代圣主唐太宗之名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