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她是什么学校校长被举报? 罪大了…

—河北张家口市桥东区副区长贾丽云被举报

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副区长贾丽云曾任桥东区司法局副局长、张家口桥东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校长,在任职期间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残酷的迫害。鉴于国际社会采取措施追究迫害人权宗教者的罪行,大陆民众现把贾丽云举报到海外明慧网。

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副区长贾丽云曾任桥东区司法局副局长、张家口桥东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校长,在任职期间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残酷的迫害。

鉴于国际社会采取措施追究迫害人权宗教者的罪行,大陆民众现把贾丽云举报到海外明慧网

个人信息

贾丽云(明慧网)

中文姓名:贾丽云

中文姓名拼音:(JIA LIYUN)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64年10月3日

出生地:河北省张家口

身份证号码130704196410030326

工作单位名称:现张家口市桥东区政府

职务:副区长

原来工作单位名称:张家口市桥东司法局

原来职务:副局长、张家口桥东法制学校(洗脑班)校长

迫害事实简述

贾丽云在任张家口市桥东区“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所谓“校长”以后,积极执行江泽民的迫害命令,对不“转化”(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长期非法关押。凡是被劫持到所谓“法制学校”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不受到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与折磨。

贾丽云与同伙人刘小龙、王润成等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行洗脑迫害,下面列举他们的部分罪恶。这只是冰山一角。

李宏近被非法关押3年家人遭株连迫害

2001年8月下旬,法轮功学员李宏被工业街办事处不法人员强迫每天到办事处主办的洗脑遭受洗脑迫害。一日李宏得知次日再不“转化”就不让回家后,被迫带着7岁的儿子离家出走。

流离失所8个月后,她于2002年5月10日返回家,准备给儿子报名上学。然而在第二天早上,她就被工业街派出所的3个警察非法从家中绑架。

8岁的儿子离不开母亲,被一同带到吉家坊洗脑班关押,3天后又被公安强行送回姥姥家。孩子大病一场,高烧40多度,3天不退烧,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李宏的父亲在女儿被关、外孙得重病的双重打击下,不堪重压,立时两耳失聪。

李宏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吉家坊、高庙、桥东区“法制学校”洗脑班里被强行洗脑,由两个被雇用的陪教人员24小时随身监控。他们每天逼迫她看攻击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对她连续罚站20天,不让睡觉,有时只允许睡2小时。她稍有阁眼,就被监管人员电击、用手指捅眼睛或拧、掐,致使其腿脚浮肿、瘀血、行走困难,其头部、眼睛和大脑受到严重损伤。

她每月仅有的100元伙食费还被两个陪教克扣一半,每月只吃到50元左右,每顿只吃二两米饭,甚至得不到菜吃,家人不被允许探视她。

李宏的亲人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与压力。她的父亲多次到“法制学校”要人,却被威胁要扣除其养老金,被强令索要3,000元。因李宏的丈夫被开除工作,生活没有来源,家人实在拿不出钱来,洗脑班就一直非法关押李宏,直至2005年1月底才将她放回。

李宏的儿子因母亲被非法关押、父亲被非法劳教后流离失所,上学又耽误了一年,次年9岁时才花高价在姥姥家住地上了一年级。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顾,工业街办事处还不时派人到学校骚扰他,给孩子施加压力,让其逼迫母亲放弃修炼“真、善、忍”,孩子受到极大的伤害,性格由此变得暴躁、孤僻。

刘建军被灌食两次出现生命危险

2003年11月9日,法轮功学员刘建军到51056部队家属楼安装窗盒,在等人空隙间拿出随身带的法轮功的书看,被该部队军官发现。该官员当即把书抢走,并不由分说叫来十几名士兵殴打他,造成其左眼瘀血二十多天,胸部及腰部疼痛达月余。

在殴打过程中,刘建军一再向他们讲真相,可他们根本不听,失去理智地狂喊乱打。殴打后,这些官兵将他移交到五一路派出所。随后他被抄家,送到张家口桥东“法制学校”洗脑班里继续迫害。

在洗脑班里,刘建军又受到贾丽云、王润成等人的迫害。在他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迫害时,被洗脑班人员强制灌食。他们先将他锁在老虎凳上,一人揪住头发使劲往后压,一人狠劲地捏住他的鼻子,再一人则一手用力掐住他的两腮,一手用牙刷把儿使劲地撬他的牙,致使其口腔、牙床被硌破而流血。他们在所灌的液体里又加入盐和一种使人口干难忍的药物,致使刘建军两次出现生命危险。

之后在刘建军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洗脑班不仅不放人,又对他强行插管灌食,灌后并将插管留在胃中。贾丽云等人怕刘建军拔出管子,还特意给他戴上了背铐,使他疼痛难忍。刘建军命悬一线,洗脑班怕担责任,15天后不得不放人。

在刘建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时,法制学校曾多次向其家人勒索钱财,贾丽云和岳X还骗走刘建军母亲身上仅有的70元钱。

王丽华被折磨得大口吐血

2003年12月14日下午3点左右,法轮功学员王丽华在路上行走,被五一路派出所两男警与桥东分局一女便衣强行绑架,在第二天晚上6点,被送到桥东区“法制学校”里强制洗脑迫害。

在洗脑班里楼上楼下有三道铁门,上着三把大铁锁。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关在一间屋里,被禁止说话,还被用高价雇用的陪教人员24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被强迫支付所有的雇用费用。

王丽华因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被锁在老虎凳上。个体游医岳某一手往后拽着她的头发,一手用鸭嘴铁钳撬她的嘴。王丽华被折磨得胸闷、心绞痛。120急救中心检出她患“冠心病”,又将她押到医院强制输液。

王丽华被折磨得大口吐血,五一路办事处书记常小青还说:“死了,活该!”

在王丽华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他们还扬言要送她去劳教或判刑。2014年正月十五前,王丽华逃出洗脑班。此后,洗脑班和五一路派出所对她进行追踪迫害,并骚扰其家人。

奥运期间,便衣到王丽华的妹妹家骚扰。大年二十八,他们还假扮查暖气的,砸妹妹的家门,在妹妹家到处乱翻,把妹妹和外甥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致使其妹瘫倒在床。

他们还到王丽华的母亲家骚扰,冻结了王丽华的工资,到王丽华的单位蹲坑,进行恐吓、骚扰。王丽华的母亲担惊受怕,精神遭受极大刺激,整日提心吊胆、夜不能眠,于2005年7月15日含冤离世。

副校长王润成:“你要跑,我就毙了你!”

2003年5月19日,法轮功学员王忠被蹲坑的胜利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他的私人物品被抢走。王忠再次被非法送到十三里看守所关押,遭犯人暴力毒打,受尽折磨。

在王忠绝食期间,犯人们用针扎他,他被打得惨不忍睹。在非法关押三个月后,他又被送到桥东洗脑班进行精神与肉体迫害。

贾丽云等为达到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每天强制学员们看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强迫打扫卫生,每顿只给少量的饭和咸菜。王忠被迫害得血压降低、心脏早搏、大脑意识迟钝、身体站不稳。

贾丽云等还用高价雇用陪教(强迫法轮功学员出雇金),寸步不离地严密监控学员。有一次王忠说了一句话触动了副校长王润成,王润成便狂暴地将他打得满口流血。

王忠被非法关押1年10个月左右,受尽凌辱和摧残。王润成威胁他说:“你要跑,我就毙了你!”

段云被电棍乱捅

2004年2月13日,治保主任王光、宁远堡村党书记董存禄、村长张林,伙同老鸦庄镇副书记张建军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宁远堡村法轮功学员段云家抄了个底朝天,将段云的录音机、其它用具,就连其母去世后亲朋好友送的礼单都抢走,并将段云劫持到老鸭庄政法委会议室审讯。

在老鸦庄镇副书记张建军的唆使下,五六个打手将段云的头蒙住毒打,后又将段云送到桥东区“法制学校”迫害,每天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盘。洗脑班头目王润成用电棒在段云的身上乱捅,威逼、恐吓她放弃修炼。

参加对以上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指使者和参与者为:洗脑班校长贾丽云、副校长王润成、常虹、桥东分局刘X、高X、陪教施春林、个体游医岳X、洗脑帮凶李慧、侯润平。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