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预测兑现!6万武汉人传170国 试剂出口8成有错!大陆人咋办? 美国中央党校 校长夫妇感染

中共病毒祸害全球,虽然北京甩锅美国,但早在2月中,英国南汉普顿大学就透过大数据,分析武汉封城前,6万人的移动轨迹。而一个多月后对照,果然出现恐怖重合!

6万武汉人逃亡路线曝!欧美恐怖巧合炸锅…网惊:毛骨悚然

图为:武汉肺炎疫情遍及全球,英国南汉普顿大学研究团队2月透过大数据分析,武汉封城前有近6万人四散到全球至少382个城市,模拟图呈现十分惊人。(撷取自推特)

武汉虽然在1月23日封城,但武汉市长承认,之前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英国南汉普顿大学大数据团队「Worldpop」,2月中针对近6万名武汉人的手机与航空数据进行分析,在武汉封城前逃离的人士,如今可能已散布到中国以外的382个城市,这些人当中至少包含834名确诊患者。

当时「Worldpop」团队曾指出,由于疫情已大规模爆发,武汉肺炎可能进一步扩散,因此所有国家都需要做好准备,从2月至4月期间,应在中国的高风险城市与世界各地的枢纽城市加强筛检,以防止病毒传播超出范围。

脸书粉专《不顾北京反对》21日发文表示,「这篇2/14的报导现在看起来真的是毛骨悚然,也难怪欧洲美国整个炸锅了,还好台湾第一时间禁止中国人入境台湾」!网友则纷纷表示,「(中国)对全世界发起无差别的攻击,而且成功了...」、「称武汉肺炎当之无愧」。

全球武汉肺炎菌源自中国.jpg

图:北大图表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疫症均源自中国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介绍,英国“脱欧”的倡导者、右翼保守派代表人物法拉奇(Nigel Farage)3月18日在美国《新闻周刊》撰文,认为西方的产业供应链过分依赖中国,让中国能够利用这次危机扩大世界影响,甚至把影响力扩大到了欧洲。西方不仅要警惕病毒威胁,更要警惕中共的专制主义以及他们试图压制世界批评声音的企图。他警告西方世界:中共是个有自己长期目标的意识形态国家,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并不是西方的朋友。

依赖中共代价大 中共出口检测试剂80%不能用

德国之声引述《汉诺威汇报》刊出一篇由总编辑布兰特(Hendrik Brandt)以「新冠病毒与中国依赖性」为题的评论文章,直言蔓延全球的病毒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供应链的断裂让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急缺,也让抗生素等重要物品无法生产,这暴露了西方国家前所未有的对中共的依赖性。

该评论认为「将来回顾这场疫情,它很有可能成为我们与中国关系的转折点。远东传来的这种病毒告诉我们: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仅仅早已被全球化,甚至也已经不再完全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捷克广播新闻网站 iRozhlas昨天24日报导,该国卫生学家帕夫拉·斯维奇诺瓦(Pavla Svrčinová)表示,来自中国的15万武汉肺炎快速检测试剂盒,错误率高达80%,可能只能用于对隔离人员的初步检测。

实际上,早在2月初,就有中共专家在央视报导中表示,当局使用的核酸检测准确率只有30%-50%。日前,有武汉医生也在网上披露,核酸检测错误率高达70%。

中共病毒已经感染170个国家和地区,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个人和机构纷纷中招。

中共第二中央党校 哈佛大学校长夫妇感染

2020年3月24日,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说,他和妻子的武汉肺炎检测呈阳性。图为习近平于2019年3月2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迎接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夫妇。

早在2012年10月,日本《朝日新闻》就曾披露,享誉全球的哈佛大学另有一个外号——“中共第二党校”。

哈佛大学跟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互动最早源自1997年11月,中共党魁江泽民访美期间、曾应邀到哈佛大学举行演讲。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说,从1997年10月中旬开始,当时的哈佛校报就围绕江泽民的即将到访进行热烈议论。其中一封学生致校报总编的信中写道:“邀请一个谋杀者到哈佛来,动机很可能是因为哈佛是个传授知识的地方,到过这个地方的人都会有所收获;但是我们相信,江泽民离开哈佛之后、同他走进哈佛之前没有两样。”意思是讽剌江泽民镇压六四学运、冥顽不化,不可能因为哈佛的民主、自由学风而对自己的过去有所悔改。

1998年3月,时任哈佛校长陆登庭(Neil Rudeustine)应邀访京、在中南海受到江泽民的接见。这是哈佛大学建校362年来第一位在任校长访问中国大陆。

从此后,哈佛大学校长访问向来都受到中共官方的最高规格接待。

哈佛“第二中央党校”帮中共加强了统治

美媒《石板》报导说,中共中央组织部2001年启动一个项目,就是在哈佛培养中共领导人。这个项目的目标之一是为中共官员提供培训,技能和专业知识,让他们可以应对中国日益复杂的局势和民众对专制政权的挑战。

这些经过仔细审核的官员,选拔出来的政权“明日之星”,被送到国外顶尖大学,在经过特别设计的项目里学习。如今,中共当局已经将这个官员培训项目扩张了到斯坦福、牛津、剑桥、东京大学和其它地方。中共迄今已经派遣超过4000名官员接受培训。

哈佛的培训课程可以说是为中共量身定制的。哈佛老师教中共官员们如何担任领导人、如何制定策略、如何进行公共管理。一些讲课者是大名鼎鼎的哈佛教授,包括罗杰‧波特(Roger Porter)和约瑟夫‧奈(Joseph Nye)。

外界有评论认为,哈佛为中共培训官员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哈佛在帮助磨练、完善和提升一个专制政权的专业程度,而这个政权在系统性地、以史无前例的规模侵犯人权。虽然哈佛并没有教中共官员如何审讯人权活动人士——中共独裁者也不需要别人教——但是,哈佛帮助中共加强了统治,而这个政党不遗余力地残酷对待那些质疑其统治权力的人。

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马晏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