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剖析左胶病毒心理 双重标准种族主义

作者:
为何西方左胶双重标准?很简单:因为白左本身也是种族主义者。白左喜欢公开标榜对阿拉伯文化的袒护,在大学校园,他们喜欢在以巴冲突的辩论中,偏袒巴勒斯坦,鞭挞以色列,一口咬定巴勒斯坦是弱者。

武肺全球大爆发,引起层层外交和种裔文化的骂战。其中,中国有一说法,倒是十分正确。中国嘲笑并指控西方:病毒在中国首先蔓延,无论中国用什么手段来处理,但是你西方浪费了中国给你的两个月时间。

确实,当中国人和香港人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抗疫之际,西方的白左传媒和西方民间,不但隔岸观火,而且将香港人或中国人戴口罩的防疫行为,尽情嘲笑。西方民间认为,华人戴口罩,是一种软弱,而不是谨慎。

左翼本可制衡过度的保守主义,变左胶即成灾难。左胶一直为阿拉伯妇女的面纱和罩袍辩护,认为应该文化包容。那么请问:为何华人(这里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台湾)那么多留学生,在英美的大学校园戴口罩,声称会遭到同学的异样眼光?

这些左翼大爱师生敢不敢对阿拉伯妇女的蒙面装束表示半点鄙夷?若华裔学生说:伊斯兰文化中的蒙面装束,只适合沙漠气候,来到澳洲和寒冷的西方,根本不合地理环境,而且西方人因为看见阿拉伯妇女露出面孔、会产生淫念的机会,比阿拉伯男人低许多。若一名华人这样说,即标签为所谓的种族主义者。

为何西方左胶双重标准?很简单:因为白左本身也是种族主义者。白左喜欢公开标榜对阿拉伯文化的袒护,在大学校园,他们喜欢在以巴冲突的辩论中,偏袒巴勒斯坦,鞭挞以色列,一口咬定巴勒斯坦是弱者。正如他们一度非常支持昂山素姬。这种政治立场,是一种学术精英的时尚(vogue),以示克林顿和奥巴马,才是他们的总统;而列根和川普不是。

在白左的性别文化(Gender and Culture)之偏见光谱中:他们喜欢被看见(They like to be seen):A.对黑人女性同情;B.对伊斯兰女性友善、C.对亚洲妇女(尤其是有一张漂亮脸孔英语流利的)亲近热爱(这一点,中共近年懂得入位)。因为在白左学者之中,有女同志的一支势力,孙隆基教授曾论证。她们(或他们)在潜意识中,对雄性性征与其他种族男性相比(拉丁、黑人、白人男性)不太明显、甚至一到中年就有几分太监相的亚洲男性,最看不上眼。因此白左相对对亚洲男性最为鄙视。

而在瘟疫之中,戴口罩的最多是亚洲男性。

白左影响的西方,两个月来以为白人黑人于这种亚洲病毒天生抗疫,戴口罩的是弱者,结果彻底翻船。

这个世界,到底是坏人(中共)可恶,还是蠢人(左胶)可恶?我坚持:蠢人比坏人更可恶。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