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杜耀明:林郑要流鳄鱼泪 先北京之忧

—封了个漏洞又露出个缺口 欲哭无泪掩不住林郑的大陆优先

作者:
林郑只懂对逆权运动先发制人,宁滥毋纵,不惜破坏法治,也要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来制订《禁蒙面法》,不择手段也要增加警权来对付示威者。但面对日趋严峻的疫情,林郑决策老是左顾右盼,优柔寡断,由戴口罩开始到近日封关措施,每次都只能从后追赶形势,还不断带来新问题。例如下禁酒令,不让酒吧卖酒,以叫停群饮活动,防止病毒传播,但又不同时制止宗教活动、打边炉、婚宴、派对等等播毒途径,政府的失策就不仅是不全面,更是不公道。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突然向医护人员致敬,甚至状作欲哭无泪、欲言又止,不仅是如舆论反应所指,是鳄鱼泪政治秀,更是她一贯充满计算,却偏偏不把香港人利益放在首位的错乱表现。

武汉肺炎乃致命病毒,至今仍无疫苗亦无解药,医学界的专业对策是严厉围堵,对外杜绝病毒从病源地流入,对内隔离确诊及怀疑感染者,做法愈全面愈迅速愈严谨效果愈好,台湾至今有效阻止社区传播的爆发,没有秘方,关键正是如此。

反观香港,对外对内都疏漏百出。首先,控制人流入境方面,便一再落后于形势。农历新年前,武汉肺炎大军压境,林郑起初连湖北旅客亦不敢拒绝,到后来群情汹涌,才下禁令,但其他大陆来客仍可来港,由此引起医护罢工行动,最后不得不以封闭多个通关口岸代替对大陆封关,压缩入境人数,但大陆来客仍可从机场、港珠澳大桥、深圳湾口岸进港。

二月尾至今,欧美各地疫潮步步高涨,不少地方由三月十一日起严控边境人流,甚至只准永久居民入境。特区政府又再蹉跎岁月,到两星期后(三月廿五日)才开始封关,但又不禁大陆来客,只要十四日内不曾到海外地区者均可到港。以现时入境数字估计,每日仍有约四百个非港人入境,一个月便逾万之众了。这种政策摆明留下缺口,其流弊亦清楚不过,一是未尽全力阻截病毒流入,二是浪费资源,因为大陆入境者即使他们需要检疫十四天,也会耗用不少医护及政府资源,直接削弱应付本地疫情的力量。

在检疫和隔离措施方面,同样布满漏洞。目前由政府管理的检疫中心有三个,提供一千六百个房间,供曾到指定疫区及跟确诊者有密切接触者使用。其馀需要强制家居检疫两星期,至今人数三万多人,当中从海外地方返港者,需佩戴电子手带接受监测,而从中、台、澳返港者,则只须在手机软件程式留下实时位置。

问题是,香港居住空间狭窄,家居设施需要共用,自行检疫无法保障同住人的安全,而独居检疫者又缺乏支援,照顾生活所需,部份人偷偷外出购物或进食亦时有所闻。加上政策计划不周而问题丛生,如监测手带失灵、辅助人手不足、警方执法不力等等,家居检疫难免有漏洞。尽管只有少数人违规者,但亦可打破围堵,甚至使疫情失控。

再者,政府法外施恩,容许穿梭中港两地的商人及其司机申请豁免检疫,而湖北返港者只需留下实时位置在家检疫。由此可见一斑,政府不论是封关还是检疫,即使不断推出新政策,但每每是走了一步又漏了另一步,封了一个漏洞又露出另一个缺口,看来完全不明白,以围堵政策对付严峻疫情,必须先发制人,宁滥毋纵,才有望追求百分百截断病毒传播链。

遗憾的是,林郑只懂对逆权运动先发制人,宁滥毋纵,不惜破坏法治,也要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来制订《禁蒙面法》,不择手段也要增加警权来对付示威者。但面对日趋严峻的疫情,林郑决策老是左顾右盼,优柔寡断,由戴口罩开始到近日封关措施,每次都只能从后追赶形势,还不断带来新问题。例如下禁酒令,不让酒吧卖酒,以叫停群饮活动,防止病毒传播,但又不同时制止宗教活动、打边炉、婚宴、派对等等播毒途径,政府的失策就不仅是不全面,更是不公道。

林郑抗疫优柔寡断,进退失据,鎭压抗争却心狠手辣,勇悍果敢,其实原因一样,就是先忧北京所忧,才急港人所急。例如北京官员含沙射影,指抗争运动是恐怖主义抬头,当局便考虑以反恐法律控告被指藏有爆炸品的被捕人士。同理,大陆疫情凌厉之际,在国际上逐步被孤立,林郑当然不会政治不正确,比大陆城市早一步对湖北封关,更不敢对大陆全面封关。到今天,大陆的宣传主调是疫情稳定,走向结束,并且准备复工,林郑只会好好配合,怎会不识时务?

回看林郑的欲哭无泪,也不难理解成是执行中共对港软硬兼施政策之中的软功。半年来,政府派糖又派钱,当然不在乎今次派眼泪来争取民心。奈何林郑演技生疏,加上剧本拙劣,连向医护、市民道歉一句也没有,还怪责他们不让政府在民居附近开设更多检疫中心,观众又怎会好心怜赏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