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古玉文:警惕中共后病毒时期的战争狂想

作者:
如果由于中共政权不稳,导致欲用战争方式转移危机,发动台海挑衅或军事攻击,美军可能会做出反应,释放警告中共信号。自武汉封城以来,中共已经5次军机扰台,并罕见趁夜扰台。而有消息称,中共某省份在2月份开始,对18岁—45岁男性公民进行所谓国防动员潜力统计调查登记,有的还让退伍军人填报登记表。

《华尔街日报》3月23日发表题为《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转型以应对中国威胁》。从空中俯瞰美国海军陆战队博物馆。(图片提供﹕美国海军陆战队博物馆)

3月23日,美国海军第7舰队在脸书发文,称该舰队所属柏克级导弹驱逐舰贝瑞号(USS Barry– DDG52)在南海进行实弹射击演习,并同步执行战斗资讯指挥中心的操练。

台湾民进党籍立法委员王定宇认为,在他个人印象中,这应该是美军首次在南海发射飞弹,在中共的大门口进行飞弹实射,是件严肃的事件。据此推测,中共的内部应该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世界媒体的反应

外界注意到,特朗普发布与习近平通过电话,间隔不到6小时,美军第7舰队释放这个讯息。特朗普在电话中对中共遮掩武汉的疫情消息表示不满。

法广中文在报导这一消息时,援引了中国时报的报导,称“美军太平洋第7舰队于15日出动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战斗群与两栖攻击舰美利坚号远征打击群,到南海展开远征打击部队行动演练。这是中共病毒疫情在大陆肆虐并在全球扩散以来,美国第2次在太平洋地区大规模军事演练行动。上一次的类似行动则是于2月15日进行。”

《华尔街日报》3月23日发表题为《美国海军陆战队计划转型以应对中国威胁》称“美国海军陆战队正进行数十年来最彻底的转型,从专注于打击中东地区的叛乱分子,转向发展在西太平洋越岛作战的能力,以遏制中国舰队。”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25日根据《南华早报》引述北京军事分析专家周晨鸣的说法,称此次美海军实弹军演“可以被视为对解放军的警告”。

《南华早报》还在文章中指出,“中共解放军已开发出两种可能对美军构成重大威胁的导弹,包括“航母杀手” DF-21D和反舰DF-26,其射程为4000公哩(2500英里),使得美国关岛海军基地受威胁。”“美国海军想告诉中国,他们可以抵抗解放军的先进导弹。”

从上述媒体的报导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共病毒肆虐期间,中美在台海的军事对抗似乎有所升级,而台王定宇在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这牵涉到海上发射,可以往大陆飞,具有敏感性。”“这是相当罕见的事。”

让外界比较奇怪的是,中共外交、军事及媒体方面对这一事件却缄默不语。

中共有发动战争转移政权危机的传统

斗争往往是中共在危机中续命的一贯手法。中共历史上有过发动战争转移政权危机的传统。

1949年中共窃得政权后,当时社会政治动荡、经济萧条、百业待兴,中共并不是出于民生考虑,休养生息,还政于民。而是为了巩固新生政权,从经济上、政治上和军事上发动了三大运动,通过杀人立威,强化暴政,将非法政权合法化。

经济上,中共发动所谓“耕者有其田”的土改运动,砍掉了200万地主的脑袋,抢走了他们的资产;政治上发动镇反运动,以城市为中心,扩散到乡镇,杀掉了300-500万原国民党官兵。

军事上,毛泽东为纳苏联老大哥的投名状,主动替共产小兄弟金日成背书,在国内煽动“抗美援朝”民族主义仇恨,将年青的志愿军送到朝鲜战场当炮灰。当时中共元老一致反对参战,只有周恩来勉强同意,所以朝鲜战争被戏称为毛和周的一个半人的战争。

中共在韩战中一直掩瞒死亡数字。中共官方公开的志愿军死亡人数是18万3000人。彭德怀战后向全国政协报告称志愿军死亡50多万人。彭德怀的秘书王亚志给出的机密数字:志愿军负伤、阵亡、病故、失踪、被俘,共为978,122人。

1954年10月,毛泽东对印度总理尼赫鲁说:“原子战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死几亿人,中国有六亿人口,死了三、四亿还有二、三亿人。世界革命成功了,死几亿人口算得了什么。”毛泽东发动朝鲜战争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讨好斯大林,与其结成共产主义大本营,对抗美国,巩固建立不久的中共政权,至于死了多少中国人,他是根本不在乎的。

毛利用战争巩固中共政权的手法在第二代党魁邓小平那里又如法炮制了一次。文革结束后,社会千疮百孔,邓小平第三次复出,执掌权柄还不是太稳固。邓小平为了帮助杀人不眨眼的红色高棉波尔布特政权决策攻打越南,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和粟裕等将帅均和中央军委委员持反对态度,只有陈云赞同。1979年2月12日,中央军委下达进攻越南命令。

中越之战,中共为了防止苏联援越,动用了300万兵力布防。1979年的国防经费开支达到223亿元。叶剑英、李先念在内部讲话中估计中方战争死亡人数为4.8万人,而且多为年轻人。

中共称这场战争为保家卫国的自卫还击战。但事实上呢?华国锋粉碎四人帮后,在叶剑英的支持下对邓小平实施压制。邓小平发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利用西单民主墙攻击华国锋“两个凡是”,再通过发动越南战争夺了叶剑英的军权。邓小平最终取代了华国锋,成为中共历史上第二代党魁。

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一书中评价说:“这(中越战争)是一场邓小平的战争。”

疫情下的中共政权岌岌可危

自2018年,中共历经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事件、台湾大选直至中共病毒疫情,一路走来,其战狼式外交,经济下滑,对香港人的暴力镇压和无耻抹黑,对台湾大选的渗透与干预,以及武汉疫情中欺骗掩盖、暴力维稳与嫁祸他人的卑劣,不仅让国际社会看清了它的邪恶嘴脸,也引发国内民情的空前愤怒,中共政权岌岌可危。

与此同时,围绕疫情而展开的中共内部的权斗日益激烈。

3月份,体制大陆产商共知任志强网络发文,虽未指名道姓,剑锋却直指现任党魁习近平。3月22日,中共红二代阳光卫视执掌人陈平微信转文《建议书》,毫不掩饰的问责习近平的执政失误,并建议召开当年政治局扩大会议予以表决。任志强与陈平均为外界认为具备王岐山阵营色彩。

此前,学者清华教授许章润、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均代表民间向习近平发出疫情失控的问责呼声。

从中共官场内部发出的一些讯息来看,政治局势也是云谲波诡。2月份,武汉市长周先旺公开甩锅,直至目前官位稳坐。而湖北省委委书记及武汉市委书记却被换掉。前一时期,中共外交部华春莹在推特上为一篇反习言论点赞,至今仍安然无恙。日前,中共外交部就中国病毒甩锅美国一事,出现驻美大使崔天凯和新任发言人赵立坚两个甚至是针锋相对的话本。

中共是靠其斗争性维持生命的一个邪恶生命体,斗争是体现在所有层面:群众斗群众、官场内斗、宫廷权斗、民族主义仇外。其中,群众斗群众和民族主义仇外是显性的,因为需要发动规模的人群才能实现。官场内斗特被是宫廷权斗一向是黑箱操作,则是隐性的,几乎完全是不透明的,外界难以知晓。

有文章分析,中共军队目前没有任何的表态,这反证习近平军权在握,因为只有军权不稳或急需效忠的时候,军队才会现身站队表态,以示阵营。

但习近平较毛、邓二位中共一二代党魁相比较,从没有带过兵打过仗。就中共极权的斗争性而言,这似乎是打造强权领袖的一个短板。中共目前内外交困,面对疫情下的民心觉醒和国际社会的斥共浪潮,中共会不会重走发动战争转移政权危机、树立领袖威权的老路呢?

警惕中共后病毒时期的战争狂想

台湾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就美军在南海发射实弹演习一事做出分析,指中共内部可能发生了大事。同时表示台湾应该持续密切观察、注意!

一般来说,单纯是中共内政不稳,不涉及对外战争风险,美国军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比2012年王立军闯美领馆事件牵出的薄熙来政变计划以及前后期周永康政法委第二中央的政变行动,美军均没有明显动作。

但是如果由于中共政权不稳,导致欲用战争方式转移危机,发动台海挑衅或军事攻击,美军可能会做出反应,释放警告中共信号。自武汉封城以来,中共已经5次军机扰台,并罕见趁夜扰台。而有消息称,中共某省份在2月份开始,对18岁—45岁男性公民进行所谓国防动员潜力统计调查登记,有的还让退伍军人填报登记表。

另据自媒体“江峰时刻”消息,发表《“中共病毒”这个名称更准确》一文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今此前撰写一篇分析文章指出,中共可能会在目前国内疫情减缓、国际疫情爆发的时间差中,制定所谓“后病毒时代战略”,利用国际资本和生产线为逃避海外疫情的心理,促成资本回流、继续强化中国世界工厂角色,以扭转贸易战以来的资本外逃、经济下滑的危局。

罗今的这一推测颇能合理解释为什么中共当下一方面在国内对中共病毒患者强行清零、强制复工企业复产,另一方面就病毒来源问题疯狂向国际甩锅,纵然这都是中共恶党惯性欺骗的表现,但打造有利于“后病毒时代”资本回流的国内安全假相,也可能会成为中共近期疫情战略的顶层设计。

强化威权政治,诱骗国际资本回流补血经济,台海发动军事挑衅,三位一体,再一次用欺骗和暴力为中共恶政续命,似乎符合中共斗争性逻辑。

但中共的邪恶计划还能得逞吗?自从香港人喊出“天灭中共”的那一刻,中共就已经走向人人喊打、解体崩盘的不归之路了。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