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世界秩序重组无疑 第二个世卫在望 联合国岌岌可危

—第二个世卫

作者:
后疫情时代的国际形势,各国归边,再也不像疫情爆发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联合国的角色和作用,将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两大阵营交锋战场。五个常任理事国运用否决权,推倒对手的决议,将会成为家常便饭。

特朗普宣布暂停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指摘世卫在中国传出疫情之初未有彻查,却宣扬中国隐瞒疫情的假资讯,错失在源头堵截病毒的时机,又称要调查世卫在武汉肺炎疫情中的失责。特朗普此举是意料中事,虽然医疗组织及卫生专家关注美国此一决定,可是特朗普决心已下,举手不回。美国国会议员则准备召开听证会,要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到国会山庄接受质询。此刻来说,相信世卫不会轻易答应,美国政府国会与世卫的僵持,未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不捍卫美国利益就会退出

另一个可能的发展,是美国有人提出诉讼,民事起诉世卫或谭德塞。最近几天,美国国会议员和国务卿蓬佩奥的发言可圈可点:有参议员说“美国纳税人资助世卫,国会议员有责任确保纳税人的钱被明智地使用”,蓬佩奥则称“确保这种保障美国人安全的重要卫生组织有效运作”。这两番话,将是美国有人一旦要打官司的理据。若然特朗普政府决心把世卫这个议题推到极致,由联邦司法部出面,刑事起诉世卫和谭德塞亦不能抹煞。对于在任或者离任后的谭德塞来说,都是潜在的巨大心理以及人身威胁。

美国暂停资助世卫,与特朗普上台以来处理国际事务的作风完全吻合:退出签订的协议条约或承诺,另起炉灶。这包括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伊朗核协议》、撕毁《中程弹道导弹条约》;他亦曾称必要时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多次向幕僚说有退出北约的想法。姑勿论是否以退为进,客观事实表明特朗普对于不符美国利益的国际协议的态度。因此,近期他对世卫的言语与行动,是否美国将会退出世卫的先声,成为观察这个联合国辖下组织未来命运的焦点。

美国对联合国不满由来已久,并非始于如今的特朗普,今次美国恼于世卫,只是几十年来众多不满的其中之一。美国政坛持有这种看法大不乏人,特朗普宣布暂停资助世卫,去年9月辞职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随即在社交媒体贴文支持。他说,美国暂停对世卫资助,是对世卫处理武汉肺炎失败及中国影响的正确回应,“这应是对整个联合国系统的警告,美国不会对差劲的表现就此了事”(It should be a warning flare to the entire UN system that the US will not settle for poor performance)。

博尔顿是小布殊任内的驻联合国大使,又是老布殊政府专责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对联合国有他的一套看法。博尔顿的美国“不会就此了事”之语,凸显美国对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强烈不满,除了可以解说为特朗普退出三个国际协议的背景,亦可视为美国停止拨款世卫的诠释。若然世卫未来表现未令华府满意,美国可能紧随前年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做法,退出世卫。2018年6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驻联合国大使希利在宣布退出人权理事会时说,理事会未能有效捍卫人权,而且存在政治偏见。把美国两年前对人权理事会的批评,与今次美国政府从特朗普到蓬佩奥对世卫强硬态度相比,两者几乎是二而一相同:人权理事会或世卫未能捍卫美国的利益,美国就会不干。

各国归边,政经秩序重组

退出世卫,应该是美国目前放在总统办公桌上的选项之一。不过,与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同,世卫牵涉的是大量日常公共卫生事务,必须有一个组织做事。美国目前负责发出旅游警示的是国务院,公共卫生则有卫生部,可是华府难以单靠这两个部门全盘处理跨洋穿洲的公共卫生议题。最有可能的做法,是成立一个类似世卫的组织。由于欧洲在武汉肺炎疫情受创极深,对世卫表现甚为不满,美国若然拉头缆成立另一个组织,欧洲国家加入并不为奇。事实上,现的G7架构,另外六国全是美国战略及经济盟友,关系并非一朝一夕可及,新组织在此之上开展,比起从无到有设立另一个,必然事半功倍。这构成了美国退出现有的世卫、另组第二个具有世卫功能机构的诱因。

武汉肺炎疫情过后,世界政治及经济秩序定必重组,日本及美国目前已经讨论把生产线从中国撤回。后疫情时代的国际形势,各国归边,再也不像疫情爆发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联合国的角色和作用,将起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两大阵营交锋战场。五个常任理事国运用否决权,推倒对手的决议,将会成为家常便饭。博尔顿2000年写过一篇文章〈双重承认是确认现实〉,值得作为未来联合国爆发更大冲突的参考。所谓双重承认,是台海两岸同时都是联合国成员,此事70年代初由老布殊提出,最后未有实现,但就成为美国处理两岸事务官员的压箱之宝。

近年美台关系密切,两地关系在今次疫情当中更见接近,华府亦不像之前般处处忌讳北京。疫情之后,台湾必成为美国手中的一张牌,中美在联合国因台湾问题翻脸几可肯定。如此情势之下,联合国都已岌岌可危,何况世卫这些辖属组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第二个世卫的出现,不仅是世界公共卫生之故,而是在世界秩序大执位的背景下,一个无法避免的大趋势。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418/1438572.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