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居家避疫厕纸赛过口罩? 你不知道的经济学和心理学解释

资料照片:华盛顿近郊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市一家Giant超市补货后出现在货架上的厕纸。(2020年3月8日)

厕纸在这场新冠疫情中和口罩、消毒液一起,跻身进居家防疫物资紧缺榜。人们大排长龙抢购厕纸、货架被一扫而空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美国一些民众说,他们居住的小镇,甚至是疫情未到,厕纸已无。面对主要造成上呼吸道疾病的病毒,人们为何恐慌购买厕纸?美国的厕纸缺货状态是否已经缓解?专家们做了解读。

“以4月中旬这个点来看的话,大概三四周之前,我们开始看到需求暴涨。”保洁公司(Procter& Gamble)旗下Charmin品牌的媒体代表劳伦·范洛伊(Loren Fanroy)在电话中对美国之音说。以一只憨厚熊为品牌形象的Charmin是美国主要的厕纸品牌之一。

资料照片:洛杉矶近郊一家超市货架上所剩不多的Charmin厕纸以及要求每户限购一包厕纸的告示。(2020年3月26日)

那时正是新冠病毒开始在美国迅速蔓延之际,抢购厕纸、一卷难求的新闻和视频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

加班加点生产仍然供不应求

包括Charmin在内的美国各大厕纸品牌在那之后开始加大马力,7天24小时不间断生产,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是,“目前仍然供不应求,”范洛伊说。

为应对消费者不断增加的询问,美国各大厕纸品牌或在消费热线中增加自动语音回复功能,或在官网上专辟新冠疫情相关问答板块。它们在向消费者承诺保障产品供应的同时,也呼吁民众合理消费。

乔治亚·太平洋公司(Georgia Pacific)旗下的柔软天使(Soft Angel)厕纸官网对顾客们说,在此充满不定的时期,他们正在“昼夜不停地”生产,以满足千家万户的紧急需求,“如今是我们拿出柔软之心和坚定行动的时候。”

金伯利公司(Kimberly-Clark)则发起了分享厕纸的行动。它的官网说:“与其囤货,不如积蓄爱心。”

“如果我们都只按需购买,我们就能确保零售商有足够的厕纸供应。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洁净的屁屁。”Charmin官网则这样告慰顾客们说。

大包捧回家囤货图安心

一些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说,在面对这场充满未知和不定的新冠疫情中,对厕纸这种生活必需品的掌控可以让恐惧不安的人们感到安全,就如同人们囤积食物一样。

天普大学经济学家苏伯塔·库马尔

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经济学家苏伯塔·库马尔(Subodha Kumar)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更多的是人们感到物资短缺以及对这些商品能够供应多久的不确定感。……如果看看需求曲线,就会发现,刚开始需求上涨,但是上涨幅度并不是很大。然后,人们听说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购买,引起缺货的人为感觉,引发大量的囤货。”

不过,根本的问题是,为什么是厕纸?与口罩、消毒液、免洗洗手液相比,厕纸的使用在疫情中并不会大幅增加。为什么没有了厕纸,就会没有安全感呢?

囤厕纸并不是新冠疫情中美国的独有现象。2月中旬,香港人中国大陆因疫情供港厕纸中断,出现抢购潮,甚至媒体报道三名戴口罩男子持刀劫走超市600多卷厕纸的抢劫案。在澳大利亚,还有咖啡店推出了厕纸换咖啡的支付方式。

而厕纸危机也并非是第一次出现。新西兰惠林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文化人类学家格兰特·奥茨基(Grant Otsuki)说,在1970年代石油危机期间,日本的中产阶级主妇们就排队抢购厕纸。

新西兰惠林顿维多利亚大学文化人类学家格兰特·奥茨基

他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当时并没有没有厕纸消失的危机,而是因为她们感到自己的现代生活受到威胁,她们因此把目标对准她们认为维持现代生活方式的最基本物质---厕纸。”

他指出,不同地域和文化,对现代生活方式的基础也有不同的建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最先爆发新冠疫情的中国,人们抢购大米等其他必需品,但没有对厕纸情有独钟。

片纸需求积成山 严重挤压供应链

一些经济学家指出,美国厕纸一卷难求,并非民众非理性消费所致。他们说,厕纸供需往往非常稳定,假设每人一周一卷厕纸并存储两三周的备用量,需求量很容易计算,由于厕纸属于大宗低附加值货物,厂家一般根据需求生产,以避免过量生产而导致不必要的成本。但是当疫情到来,全国上下都被要求居家避疫一个多月,减少外出,每家每户的厕纸需求势必会增加,每户的增量虽然不多,但各地累加起来,足以影响到供应链

密西根州兰辛社区学院的经济学讲师吉姆·卢克(Jim Luke)把厕纸的暂时激增称为缓冲储备(buffer stock)。他在一篇博客中写道:“你可能认为每家每户增加一点缓冲储备不应该有什么问题,但确实是出了问题——因为厕纸库存很快被掀了个底朝天。”

现在,许多美国超市的厕纸都已经补货满架,但仍然限购。

Charmin的媒体代表范洛伊说,该公司正在优先生产超柔型和超韧型这类需求大的人气产品,并在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快速出货。

两种厕纸两重天临时难改生产线

往日,很多人的如厕需求会在购物或工作场所的公厕内解决,这些地方都配备免费厕纸。居家避疫后,商场和办公室人去楼空,家用厕纸承受起重托。

资料照片:因为疫情期间民众囤集厕纸,首都华盛顿近郊马里兰州一家超市的货架被扫荡一空。(2020年3月14日)

研究供应链的天普大学经济学家库马尔说,虽然美国厕纸的供应链90%在国内,但是商用和家用厕纸有所不同,两者生产线难以互换。

他说:“供应给商家和消费者的是不一样的。虽然消费者需求在这场大流行病中增加了近40%,但是商用需求是下降的。但是你没办法将两者相互替代。有两个原因。第一,包装非常不同,商家用的厕纸卷大,尺寸不合家用。第二,商家用的厕纸用料和消费者用的也不一样。消费者用的厕纸是用原木浆做原料,而商家用的不用这么高级的原料。”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指出,迅速转变生产线或是让一间工厂增加产量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宝洁公司在位于乔治亚的第二大生产厕纸的工厂,刚好有一条闲置生产线,可以让产能提升大约20%。

但是在疫情期间确保工厂高速运作并保证工人健康,对很多企业来说都是挑战。

库马尔指出,厕纸供需问题早期主要是需求因素,但现在,随着新冠疫情的继续发展,可能会有生产运输环节的工人感染新冠的情况出现,导致供应延误。

资料照片:距德国法兰克福以西60公里的多恩堡设立了免下车提厕纸站,以解民众之急。(2020年4月1日)

Charmin拒绝对工厂是否有员工感染新冠的问题予以置评。范洛伊说,他们正在遵循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在加速生产的同时,确保工人的健康和工作环境的安全。

纸类虽有等级贱者亦能翻身

惠林顿维多利亚大学的奥茨基指出,厕纸似乎是人们随意丢弃的低端物品,关键时刻却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说:“我想,这个问题可以从家庭纸制品的等级制来思考。你有书卷或古籍,可能是《圣经》这种,它们位于顶层。它们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为书写在上面的文字具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它们之下是报纸杂志这些,多了一些可弃性。接着是包装,上面也有图片和象征符号,但包装比报纸杂志更可以被丢弃。在最底端就是厕纸了,它几乎没有任何象征价值,对吧?没有人关心厕纸上写着什么,人们只关心厕纸是否干净,是否可以被马桶冲下去。在这个等级当中,有趣的一点是,最底层的东西可以代替最顶层的东西。”

他举例说,在电影《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中,故事的转折点是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饰演的女主艾薇(Evey)在被专制政权压迫入狱时发现了其他人写在厕纸上的文书,而这些文书成为了艾薇政治觉醒的契机。

奥茨基说,正因为厕纸处在纸张等级的最底端,它才有可能被允许履行顶层等级的纸张所承载的神圣功能。

他在《厕纸的文化解读》(A cultural Analysis of Toilet Paper)一文中写道:“我们虽然可以用精美的纸和笔来书写一国根本大法,但是除非这些文字也可以书写在厕纸上并具有同等效力,否者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就毫无意义。如果一国的宪法不能写在Charmin上,现代民主将难以想象。”

对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紧盯着的也许不是哲学意义上的厕纸,而是现实货架上的厕纸。

Charmin媒体代表范洛伊想要向消费者传达这样的信息。

“Charmin在路上,不会消失。我们仍在抓紧生产,”她说。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