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江峰: 历史重现 习近平重提“西迁精神”意味中共临多重危机

习近平视察陕西,状态不佳;讲话重提“西迁精神”、“枫桥经验”释放信号。(视频截图)

习近平在面临时局艰危时刻于4月20日至23日视察陕西多地,被视为庚子“西狩”。在陕期间,他除了视察中共核武库及核武指挥中心外,到西安交通大学西迁博物馆发表讲话,重申“西迁精神”、“延安精神”和毛泽东50年前批示的“枫桥经验”。

习近平这番讲话在当下意味着什么?他强调的“西迁精神”又是什么?知名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还原了真实的“西迁”,解析了习近平重申“西迁精神”、“枫桥经验”在当下所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中共统治中一直贯穿着倡导各种“精神”,成了总结式的美化

中共统治总喜欢用“精神”这个词儿,用地名的,象什么“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用人名的,象“雷锋精神、欧阳海精神”,等等等等。基本上把老百姓都折腾神经了,这“精神”就算贯彻好了。所有的“精神”都是为了政治需求的宣传口径,对中共统治当中某个重大历史事件,包括重大的决策和施政错误,进行总结式的美化;甚至重大灾难发生后,为了弱化人祸的因素,也搞个“精神”出来,什么唐山“抗震精神”,什么“汶川精神”。地震是自然现象,要是思考就应该好好思考怎么科学预报,思考如何减少政治因素对地震预报的影响,它反而来个“抗震”,来个“人定胜天精神”。什么是“汶川精神”呢?官方说是体现中国共产党“制度优势”,“多难兴邦”,“废墟上的精神”。于是那些倒塌的校舍,那些废墟下的孩子们的生命,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因为他们相对于“爱国主义”,相对于“党的伟大”显得那么孱弱,都要被遗忘,那些试图要把他们的名字记录下来的人,都要被抓捕。我们不难想像,很快,就会有一个“武汉精神”出现了。

我们以下重点说说习近平上个星期“西狩”时重提的“西迁精神”、“延安精神”和“枫桥经验”。

“西迁精神”反映中国教育历史中存在几十年的正统之争

最早的“西迁精神”说的是上海交通大学,1955年从上海迁往西安之事。2017年的时候,西安交大一些经历当年西迁的老教授给习近平写信,重提“西迁精神”,表面看是配合学校这一年将9月10日定为西迁纪念日,并建设西迁博物馆;实际上则是中国教育历史中存在几十年的上海交大和西安交大的正统之争。

西安交大建立之后,因为它是原中华民国交通部留下的国立上海交通大学几乎完整地迁到西安,所以实力很强,上海原址只留下了一个系,要不是中央政策后来又变了,上海根本不会留下什么交通大学的了,所以西安交大作为中国麻省理工的正宗,荣耀了三十多年。

1990年代,上海出了个中共党魁江泽民,他虽然只在交大读了大学四年的最后一年,但是他很吹嘘他是交大的,避而不提他的前三年是在中央大学读书,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抗日战争期间,国民政府把沿海和华北的主要大学都迁往大陆,中央大学留在南京的一部分在日占区,所以被称作伪中央大学。抗日战争胜利后在伪中央大学读书的学生都要经历政治审查,而当时上海交通大学回迁上海,学生政治背景没问题,所以江泽民转学,并强调自己在上海交大读书,避而不谈伪大学的历史。有这么一段儿。

除了江泽民的因素之外,更主要是上海从90年代末开始,重新成为中国的金融贸易中心,而同时西安成了开发大西北的中心城市(什么叫做“开发大西北”呀?就是经济上落后么,才要开发么)。所以上海交大获得了西安无法获得的教育资源,资金、师资力量和生源都厉害了;西安交大除了从教育部拿钱,陕西省每年给西安交大也就3个亿,试想,一个重点国家实验室就要数千万资金,怎么养得起么?还有就是西安交大录取学生很长时间没有保证陕西省委规定的本省学生占30%,所以陕西省和西安交大的关系一直不和,到本届院校领导和陕西新的书记来了之后,才有了改观。

那么2017年老教授上书重提“西迁精神”,根据新华社通稿,说是老教授们认真学习习近平十九大讲话,汇报学习体会,提出弘扬奉献报国精神。实际上新华社上述的真实目的就是,以前上海交大沾了“改革开放”的光,占了江泽民的光,现在习近平算是陕西出道的总书记了,能不能支持一下沾沾光啦;另外胡和平是2016年当陕西省长,2017年升陕西省委书记,作为地方要员,表忠述诚,找到跟十九大讲话相匹配的“西迁精神”,并让老教授们去代为表达,是一个很老练的政治手腕。比如当年薄熙来去重庆,找一个“红岩精神”出来紧接着唱红打黑一样,运用好任职地方的中共政治文化传统,是一个老练的政治举动。所以近几年,围绕着“西迁”,搞出了好多文艺演出、座谈会、博物馆,就是这个原因。

习近平2017年是怎么回复老教授上书的呢?2017年,习近平说:发扬“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看到吧,重点在西部发展,这其实跟西安交大当年西迁的中共基本动机是一样的。

中共媒体总是一个调门,什么爱国奉献呀,那么爱国奉献的“西迁精神”是不是又是对党的重大决策和施政错误进行的总结式美化呢?西迁的真实背景到底是怎么样的呢?西安交大从上海交大分离出来,从官媒上看说是社会主义建设和国防建设的要求。到底是怎样的国防建设要求,很少人再讲了。

“西迁”之前中共依照苏俄教育模式对大学进行了一番“改造”

首先分离说或“院系调整”说都是不对的,当年的决策就是要整体搬迁,就是要把上海交大整个搬到西安去。这可以从一些事实看出来:1955年接到迁移命令,1956年就完成;70%教师西迁,共1700人;实验设备和图书馆92%被搬走;校长都是由原来上海交大校长彭康担任,就连校门口的牌子和学校的标志都搬走了,这表明了下决心迁走而不是什么分离调整。那么是什么促成了这样的决心呢?其实当时上海交大在搬迁之前已经有过两个大的动作:

第一个就是根据苏联的意见进行院系调整。清朝盛宣怀时代打造的南洋公学的底子非常好,合并成国立交通大学之后,教学是比对世界一流大学去的。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去美国的时候,美国当时不认交大的文凭,康乃尔大学一番考核下来,茅以升成绩卓著,美国之后才把交通大学的文凭认了下来。

中共一边倒向苏俄之后,教育也是把原来欧美教育体系的中国一流大学,按照社会主义需要进行改造。欧美教育体系跟苏联的有什么区别呢?一句话:欧美大学培养通才,苏联培养专才。但是这“专才”不是有触类旁通的综合专业能力的专才,而是符合计画经济体制的专门要求,按产业部门,甚至是按产品来设立专业;不需要独立思考能力,你只要符合国家要求就行,这就是苏联教育模式。交大把很多综合科系分出去,实力已经大大减弱了,但当时中共华东局书记陈毅认为交大是中国最大的工业大学,是板上钉钉的。

第二个事情就是扩建。但是当时在上海找了好几个地方都不合适,就在这当口上,中央“西迁”指示下来了。

台海局势紧张、核威胁是“西迁”真实背景;谋求核称霸野心是“西迁”真正目的

当时国际形势是,朝鲜战争结束后,台海紧张形势迅速升温。此前,杜鲁门总统是反感蒋介石希望加入朝鲜战争作战,或是同时开辟大陆第二战场的;一直到艾森豪威尔1954年上台,美国对台湾才恢复了热情。1954年2月,美台举行共同防卫台湾作战会议,5月,蒋介石视察浙江大陈岛,准备在岛上建设机场,他在日记中说再一次回到浙江故土,心情愉快。可以看出蒋介石当时对美国给予了希望,觉得反攻大陆有望了;1954年年底,《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签订,美国摆明要军事支持台湾了。

1955年1月,中共试探性进攻大陈岛,欲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会不会来真的,结果在美军第七舰队要求下,蒋介石撤离了岛上的官兵与岛民;而毛泽东致电前线,让国军撤离,因涉及政治因素,就是考虑美军介入的不确定性;9月,中共炮击金门,炸死了美国顾问。当时表面是毛泽东和蒋介石较劲,实际是背后的苏联和美国在较劲,毛泽东是故意刺激背后的大老板出面,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目的?苏联放出风来要用氢弹解决问题。1955年1月,莫斯科答应提供核帮助,同月,地质部长李四光告诉毛泽东,在广西找到了铀矿,毛兴奋不已。毛泽东下的赌注是,牺牲三亿中国人,来换取原子弹。毛在中央扩大会议上说,我们有人,有资源,什么奇蹟都可以创造出来;会议通过了《02号核研究计画》;同年3月,全国党代会上,毛泽东提出,我们要开始进入原子能的历史新时期了。1955年4月,中苏双方签订原子能协定,苏联提供技术,帮助中国培训核物理专家和技术人员。

同时,海峡对岸,美国方面对苏联的强势逼迫和中共的军事行动,美国空军部计画处向蒋介石提议,只要蒋申请,即可出借原子弹供反攻大陆之用。蒋介石当然知道原子弹的厉害,也知道此物对他反攻大陆会很有用,但他更清楚,大陆是同一族的人民、一国同胞,原子弹「对于民心将有不利之影响」;即便通过原子弹取得胜利,他就将永远成为民族的罪人了。

但是毛泽东判断蒋介石要动手,即便不用原子弹,台湾一旦获得美国支持,上海和长三角地区,杭州湾肯定是登陆的首选。因此,就在苏联答应支援中共核技术三个月后,1955年,中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画」,提出“在沿海城市中,今后一般地不应该再新建和大规模扩建高等学校。”作为中国排名第一位的工业大学、上海交大,院系调整符合苏联要求了,上海场地也不好找,几个因素凑在一起,国务院就把交大西迁放在了首要工作上。

当年中共对时局的判断被证明是重大错误

“社会主义建设”是个大帽子,“支持西部、全面发展教育格局”其实就是一个幌子。要均衡发展不应该全搬走呀,排名第一的工业大学搬走了,难道上海这个第一大工业城市就不需要发展了么?台海情势紧张,可能存在的登陆战甚至是核打击,中共从来没有对外说过,更不会告诉人民。上海交大的西迁从一开始就是被中共领袖的核称霸野心所笼罩,用主动挑衅的姿态,进攻大陈岛、砲击金门来刺激刚刚签订共同防御条约的台湾和美国来升级战争,用牺牲3亿中国人来换取中共拥有核武器这样的历史背景。而交大西迁,也是完全因应了中苏核协议的要求,要交大的人才做核技术的专家与研究人员的储备。1955年4月份与苏联签定原子能协议,5月份就决定搬迁交大。交大到达西安之后,1956年开始增加原子能专业,并开始以交大的技术力量为主,在西北沙漠建立西北核研究院。这都是旁证。

然而中共领袖对时局的判断很快就被证明是重大错误。1956年,中共中央主席、国家主席毛泽东提出《论十大关系》,认为应当充分利用沿海工业基地,可以不搬家了,结果交大一二年级在西安已经开课了,教师和家属也过去6000多人。第二年1957年,毛泽东发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开始“大鸣大放”,憋了一肚子气的交大师生们,大字报贴出去几万张,批评中共的宣传只讲迁校的好处,坏处只字不提。后来是周恩来出面协调,因为已经搬迁了大部分,所以再搬回来更浪费钱,就协调成了交大“统一领导、两地办学”。那个年代,打个电话都金贵,怎么统一领导?还是荒唐。一直到了1959年,才正式分离,原上海交大校长担任西安交大校长,上海交大找一个老革命、老新四军谢邦治当了残留上海的交大校长。

这就是所谓“西迁精神”的真实背景——典型的再一次把中共的荒唐决策、一次人祸活生生编造成高尚精神楷模的真相。

重提“西迁精神”意味着中共再次面临台海紧张、与美冲突,甚至战争危机

然而这一次习近平来到西安交大,再一次强调“西迁精神”的时候,跟三年前又不一样了。三年前还是鼓励西部开发,这一次呢,习近平可是胸怀全世界了,他提到当前的中共病毒疫情,形容中共病毒疫情为中国带来机遇:“大的历史进步都是在一些重大的灾难之后,我们这个民族就是这样在艰难困苦中历练、成长起来的。”

当我们了解了真正“西迁精神”的背景,我们会对习近平如今重提“西迁精神”有更深的理解,让人毛骨悚然。庚子“西狩”的习近平西安之行,先秘密视察中国最大的核武库,氢弹存储基地及核战争控制中心,中共又再一次面临当年类似的台海紧张形势,再一次面临与美国可能发生的全面冲突,甚至核战争的威胁。庚子“西狩”的习近平离重蹈毛泽东的覆辙,犯骄狂与重大误判致民族于灾难还有多远?

中共的“精神”和“经验”都是整人治民的宣导和手段

“西迁精神”除了对于中共党魁们来说意味着牺牲中国人的生命,实现自己称霸企图之不可告人的目的之外,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愚民宣导。习近平同时还提出了“延安精神”、“枫桥经验”,这些话题我们过去都聊过,综合来看,什么是“延安精神”?那就是中共说自己是啥就是啥,要中共党内高度统一,维系独裁地位的精神;“西迁精神”,就是中共要你干啥你干啥,要中国的精英和思想界彻底犬儒,依附中共统治的精神;什么是“枫桥经验”?就是一个互相告发、严打到底层,实现基层维稳的模式,要中国老百姓彻底奴化。

电影《芙蓉镇》里面有这样一段画面:被关了十年的右派秦书田返回芙蓉镇,渡船之上碰到了当年迫害自己入狱的中共女干部,女干部似有感慨地说,“哎呀,同志,一切都过去了。”秦书田回道:“听你叫‘同志’怎么那么别扭。你们这些当干部的,能不能学着过点老百姓的日子,别总想着跟他们过不去。”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一下视频。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