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还愿:一百万美元的加倍

作者:

海外各个国家的商人,对中国大陆的投资。多少人在那里吃了亏,却不知为何。

 

一个投资大陆且住大陆约三十年的商人,在年过七十后离开大陆回到自己的国家,才两年,和海外人有挺多的不同,就是比较攀比,言语中充斥着威胁性和贬损别人的字词。他自己不知道,但和他指出他言语中带着的这些东西和本地人不同时,他自己会稍稍愣住,也能接受建言。初遇人时,总说大陆如何好,叫大家去大陆,说完了又说邪党很不好,他被跟监好几年,政治就是骗了你还要你感谢他的一种东西,好几个遇到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不是在大陆受了什么挫折,年纪这么大了回到海外。在路边卖东西,也满可怜的,他年纪那么大了,也就不跟他说了。不过,他对六四法轮功的态度,竟然完全是共产邪党灌输的那一套,我们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案”是江XX谋划的为镇压法轮功找理由的惊天假案,他却一直相信在心里,跟他说,那自焚者的绿色塑料瓶,怎么没烧破呢?他没话了。

因为他,想到了另一层,就是海外各个国家的商人,对中国大陆的投资。多少人在那里吃了亏,却不知为何,回到自己的国家,却依然鼓动自己的亲友去大陆投资,有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感觉。

有个亲人投资大陆,那边扣他一条莫须有的罪名,刚建好的厂房整个被没收,另一个亲人的朋友,投资几百万美元,血本无归,钱进得了大陆,却拿不出来,赔了那么多钱,还不死心再组团到大陆再投资一次,一样什么都没了。回到海外,夫妻二人只好做点小生意,卖点小东西,年过六旬,重新开始。如果不去大陆投资,几百万美金能让晚年的退休生活无忧,根本不需那么辛苦。还有许多类似的故事,相信您与身边诸多朋友,都听过。

我们海外的商人好像都被迷惑了,因为中共宣传得很好,把前进中国描绘成一个相当完美的梦想,不去可惜,且不得不依赖的地方。

不知亲人的朋友究竟丢了几百万在那个地方,但是我们来算一下,假设他丢了一百万美元在那个地方,那么,他第二次再组团去投资,假设找了十个人,每人一百万美元,就是一千万美元;一百人,就是一亿美元;一千人,就是十亿美元。曾听人道,这个数字,在一个小国家,已经可以左右那个国家的经济了,每年会只有一千人去投资中国吗?在中国那样描绘出完美蓝图,趋使着想进入中国投资的人,对大陆人权噤声,对大陆一切不利的新闻不报导。

再算下去,一万人,就是一百亿美元,十万人,就是一千亿美元,这些钱用在建设自己的国家多好啊!我们为什么非要去大陆投资呢?一百万人,就是一兆美元。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中国境内,会把批评时政的异议人士,全都抓起来,说他们“散布不实谣言”,扣他们一个“泄露国家机密”或“颠覆国家”的罪名,因为对不重视人权的中共来说,确实是这样,他们非如海外世界人的想法。如果让海外世界的人知道中共治下的中国有那么不好,海外的商人就不会来投资,中共的各级贪官就没有宰肥羊的机会了,一个省只要每年骗到十万人去投资,再找各种理由没收他们所有的东西,净收入一千亿美元,根本是无本生意。共产邪党是不讲道德的,再威胁他们不能讲出实情,否则会…。很多海外各国的人心眼没那么复杂,自己失败丢脸也不敢说,于是一千亿美元白白送给了流氓,厂房也给了流氓,肥了流氓,却穷了自己,那么多钱让流氓有钱去镇压人民,做更完美的宣传影片让更多人上当,聘更多的特务渗透各国,收买更多的各国媒体,让所有人更看不见中国的缺陷,更无视于中共对中国境内人民的残酷血腥的迫害。

我们,全世界的人,都成了帮凶,白白拿钱给中共,支持了迫害,也反过来被中共威胁

如果中国不是由那从建政起就杀人无数的共产邪党统治,那我们投多少钱进去,都没关系,我们不会被威胁,也不会在损失了辛苦赚来的钱财后,还落个被后世评价为帮凶的罪名。

是我们自己愚蠢的短视近利换来的。

这次新冠肺炎中共病毒)从中国传出,是不是就是上天在告诉我们:真的要跟中共走得那么近吗?它连自己的同胞都迫害,对我们会好吗?也许你你会说我们不是它的同胞,不会被迫害,只是被威胁,可是上苍允许吗?允许我们这么只顾自己不管他人死活?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际,是不是上天要告诉我们什么,要我们改正什么,上天在说话,要我们看看自己的心,以前我们脑中认定非要那样做不可,不做不行的一切真的是那样吗?那真的是上苍允许的吗?如果上苍不允许,那不就代表我们我们这次的文明要结束了,就像那些考古中发现的,曾经存在的史前文明一样,湮没在历史中,我们忘了神,神是存在的,当人类在绝望中还能按照神的要求做,不被魔鬼诱惑,神就会为人类开一条新路,璀璨而琦丽,充满各种不可思议的神奇。

我们帮助中国解体中共体制吧,让中共邪党消失,不仅我们自己不再受威胁,也是向那些因为我们去投资而被加重迫害的中国境内人民赎罪,向上苍表明我们真心的歉意,这或许也是上天给我们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赎罪机会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