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重重危机 中共面对世界大变局 没钱了!打住房公积金主意 中南海新规掀房地产倒闭潮

—全球去中共化 大众品牌取消进中国计划 巴新拒续约央企金矿合同

中共制造的这场全球危机重创中国经济的同时,中共财政收入锐减,开始囊中羞涩。有前中共高官提出,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以解决支出缺口。5月1日中共开始实施相关规定,要求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不过大批中小房地产恐面临倒闭潮。中国的产业供应链转移已不可避免,全球化给中共带来的红利正在消失,而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后果,如产业过剩、失业高企、环境污染却难以消弭。有专家指出,中共面对的世界格局将重大变革,去中共化已经开始。

北京新规:房地产恐面临倒闭潮

中共当局5月1日开始实施《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要求建设单位与施工总承包单位拨付人工费用周期不得超过1个月。大陆前30名房地产的一名中层管理表示,该条例可能会使更多的房地产公司面临倒闭。

大陆一家前30名地产公司中管郝伦(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小的房地产公司没有达到AAA级别,它本来资金面就已经出现很多问题了,钱也贷不到。他本来可以拖欠包工头工资。你现在这个法令一出,他不可以再拖欠这一笔钱,整个人工费用它没办法拖欠,只能按月支付。

郝伦介绍了他们此前房地产公司的运作模式:他们房地产公司最需要用资金、钱最缺的时间段就是拿地时间段,拿地的话就要开始调资金。拿好地之后,公司就可以向银行贷款。包括那些房地产的那种包工头,他们也都是代垫资进场,所谓的垫资进场就是自己垫资金先进场,到时结算的时候就要多出钱。

“那么这些包工头就会跟工人说,因为我是垫的,钱还没拿到,所以你们过来先帮我干。我包你吃包你住,你帮我白干,这样先白干,或者说我工资可能不是一个月付给你,我可能是三个月付给你,他们就会这么去干。”

这个政策一出台,小的房地产公司就面临两大问题。

一个问题是,金融上面是钱滚钱才能够获得更大的利润,那些闲钱投资房地产的话,都会找大型的、信誉比较好的3A级别的房地产公司,小的房地产公司不可能达到3A级,它们就滚动不起来。

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些小的房地产公司,前两年已借了好多钱,那么银行没有办法把低息优惠的钱给这些小公司,因为它们的级别没有达到A,导致它们没有新钱还旧债,这些公司最后项目就会被吃掉或倒闭。郝伦还介绍,中国的房企负债率很高。上海一家公司的负债是三千多亿元人民币,负债率是82%,这已经是属于房地产公司健康的。同样,排名前面的这些房企,“它们的负债率也是80~90%,它怎么可以停止开发,它一不开发,它整个盘都崩。”

中国14.6万亿住房公积金存废引舆论热议

中国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4月20日表示,1-3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984亿元,同比下降14.3%。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157亿元,同比下降16.5%;全国税收收入39029亿元,同比下降16.4。

中共历来有多报喜少报忧的习惯,实际的财政收入可能比这还要差。

4月27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联合举办“当前经济形势下的财政政策”专题会议,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明确,要提高赤字率、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抗疫特别国债等。他说,“去年的赤字率是2.8%,专项债的规模是2.15万亿,今年赤字率肯定会提高,专项债的规模也会提高。”

楼继伟表示,要弥补减费的缺口,包括已经减免的社保缴费等。这类减免就增加了社保支付的缺口,要靠一般财政来补。还有一些跟财政支出不相关的收费,比如住房公积金。

他还说,“公积金的缴费率是单位和个人各5%-12%,合计最高到24%。现在是可以缓缴,我认为今后可以将缴费率统一降至5%,包括一些专家提出取消公积金的建议我也赞成。”

有财税人士分析认为,站在企业的角度来说,一旦取消了住房公积金,对于企业来说可以省很大的资金成本。在这方面可以通过住房公积金的取消,让企业的经营成本大幅度降低。所以站在企业的角度来说,取消住房公积金比不取消住房公积金会好很多。

黄奇帆也曾多次表示,中国企事业单位现行五险一金综合费率达55%,已是世界之最。其中,住房公积金为12%,一年要缴存1万多亿,目前已累计达14.6万亿元的规模,建议将住房公积金直接转化成企业年金,以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也补充社会养老保险资金。

巴新拒绝续约紫金矿业合资企业开采金矿合同

上周巴新政府拒绝波热拉(Porgera)金矿开采权续约的申请,该矿由加拿大矿业公司巴里克黄金公司(Barrick Gold),和中国紫金矿业集团的合资公司巴里克·纽吉尼公司(Barrick Niugini Limited,简称BNL)经营。

巴布亚新几内亚高地的矿山在过去30年中已生产了近2000万盎司黄金。该金矿的开采合同已于去年8月到期,自2017年以来开采合同是否要续约20年一直在讨论之中。

中国紫金矿业集团表示,如果该公司没有在巴新国的金矿开采权合同获得续约,这将对与中共的双边关系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马拉珀总理要求纽吉尼公司维持其运作,但警告说:“如果公司破坏或关闭矿场,我将别无选择,只能发出命令立即接管该矿”。他写道,“别逼我(这是我的国家,我们不会输的)。”

大众旗下品牌取消进中国计划  去中共化趋势已形成

德国大众汽车旗下品牌、西班牙车企西亚特(Seat)改变原计划,决定不进入中国市场,并因此决定退出大众集团的一个研发项目。

西亚特是大众汽车旗下子公司,也是西班牙最大的本土汽车企业。西亚特在今年4月27日召开的品牌发布会上表示,“由于中国商业环境的变化和自身战略的调整,该品牌决定无限期推迟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

这场全球危机促使世界多国企业都在筹备移出中国。台湾中央社5月3日报导,台湾中华采购与供应管理协会执行长赖树鑫表示,未来各国在供应链调整上,不再只注重成本,将会更注重分散风险,因此,去中共化是一定的。

他说,许多台湾商人早已在几年前就萌发了转移生产基地的想法,只是缺乏推力,美中贸易战加上这场全球危机,迫使厂商不得不动起来。

他还指出,去中共化的趋势早已形成,从两大数据就可以看出——2019年台湾对中国投资同比大减51%,台商对中国的投资金额连续4年呈现负增长;2019年台湾对中国和香港的出口额同比减少4.1%,但对美国的出口额大增17.2%,规模创下历年新高。台商正加速将部分产能回流台湾及东南亚,或是扩大投资美国。

中共面对的世界格局将重大变革

美国南卡大学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日前新纪元周刊发表文章分析,从197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过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就已经放缓,在2016年川普总统上任时,更是遭受重大打击。在2020年中共制造的这场全球危机之后,可能会迅速的终结。

谢田认为,中共作为这一轮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其收获期和蜜月期都已经结束。全球化给中共带来的红利,随着供应链的转移在消失;而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后果,如产业过剩、失业高企、环境污染却难以消弭。

在排除了中共国这样的、不按规矩出牌、不遵守规则的玩家之后,改革后的WTO(世贸组织)或者新成立的"经济北约'',会在真正的公平、无强制、无要挟、无政府干预的条件下,实现真正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自由贸易的目标。

中共的低端制造业,仍然可能从美国得到一些订单,但高科技、军民两用科技、医疗科技等领域,中国跟美欧日的合作,基本上可以说是告吹。中共国唯一的伙伴,可能就是亚洲的专制国家、非洲国家、和一带一路上的小伙伴,前提是一带一路还能支撑下去。

中共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因为人民币可能的大幅度贬值,都有可能不保。中美脱钩的可怕现实,会在医疗设备、医药原料、和其它战略资源领域迅速实现,并扩展到其它高科技、高端制造业、和中端制造业等。

谢田的结论是,中国只要还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制,就会被新贸易和经济合作体制排斥在外。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504/144637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