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想讨好年轻人反被打脸 中共官媒与B站合作短片《后浪》的刷屏效应

作者:
5月4日,中国短影音视频网站平台哔哩哔哩(B站)与环球时报、光明日报等6家中共官媒联合制作的一部夸赞现在年轻人生活好、享受权利多的宣传片《后浪》引发海量讨论。相关话题引发诸多中国年轻人的共鸣,并迅速登上热搜。微博及微信公众号上的网红及大V借此话题发表了多篇“不喜欢”《后浪》的文章,他们觉得《后浪》中故意讨好年轻人,且“整个片子的逻辑透露着洗脑式的、道貌岸然的价值观”。

《后浪》短片中声称年轻人有选择的权利引发舆论热议(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5月4日,中国短影音视频网站平台哔哩哔哩(B站)与环球时报、光明日报等6家中共官媒联合制作的一部夸赞现在年轻人生活好、享受权利多的宣传片《后浪》引发海量讨论。相关话题引发诸多中国年轻人的共鸣,并迅速登上热搜。微博及微信公众号上的网红及大V借此话题发表了多篇“不喜欢”《后浪》的文章,他们觉得《后浪》中故意讨好年轻人,且“整个片子的逻辑透露着洗脑式的、道貌岸然的价值观”。

周一是中国的五四青年节。一条由演员何冰讲演,官方与B站联合推出,献给新一代的青春宣言短片——《后浪》,登陆央视黄金时段,随后引发刷屏。

片中透过演员何冰的演讲赞美年轻人:“那些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应该看看你们...人与人之间的壁垒被打破,你们只凭相同的爱好,就能结交千万个值得干杯的朋友,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一个国家最好看的风景,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

上述短片播出后引发网络热议,许多网民批评为讨好年轻人“不切实际赞美,只会让人作呕。年轻人现在房子、车子、就业、结婚等诸多难处为什么不提?后浪不靠着前浪分分钟都活不下去了。”还有人批评片中文案睁眼说瞎话:“谁说我们有选择的权利?我明明想选择看一部电影的自由都没有,想说一句实话的自由也没有”。还有人嘲讽称:“韭菜要有韭菜的自觉,别真觉得自己可以浪了”。

微信公众号严肃旅行在4日发表《我不喜欢B站的<后浪>视频》的文章一开头就说“一看就把自己恶心得不行。煽动性的演讲、混剪的视频、激昂的BGM,都掩盖不了语言的漏洞百出,每一句话都让人有吐不完的槽。”

文章表示,“‘你们拥有选择的权利’就更好笑了。是的,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选择追哪个剧、看哪个直播、玩哪个游戏,也有学习一门语言、看某部被允许在国内放映的电影、看某本未被禁止的书籍的权利,但这个“权利”是被限定在一个范围内的。写文章同样如此。我可以尽情写无关痛痒的风花雪月,但哪怕我在豆瓣上发表沙特女权和大男子主义的文章,都要等待一个晚上的审核。我们有娱乐的充分选择权,却在严肃问题、严肃表达上处处受限。”

“所以这句话的恶心之处在于,它透露出一个逻辑:肤浅的乌合之众拥有选择的权利,真正关于严肃知识的探讨和表达却不配拥有那样的权利。所以,你们在欢呼什么?欢呼压抑严肃、鼓励娱乐吗?你们真的认为,这样的社会,是值得被疯狂歌颂的吗?”

另一篇《我是95后,但我不喜欢B站献给年轻人的<后浪>》也引发大量观看。作者表示,短片里,上一代人羡慕年轻人坐拥前所未有的科技繁荣、文化繁茂、城市繁华,能够自由学习一门语言、一门手艺,能够欣赏一部电影、去遥远的地方旅行;羡慕年轻人拥有了上一代人曾梦寐以求的选择的权利。

“但事实是这样吗?......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自由欣赏一部电影?我们确实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但仅仅是在消费和娱乐领域。......在更高的层面,我们还能选择什么?大部分的我们,成了去政治化去思想化的主体,以为选择消费选择娱乐就等同于拥有全部的选择的权利。更进一步,我们或许连选择娱乐的权利都没有。”

作者举例徐佳莹在《歌手当打之年》演唱的《我还年轻我还年轻》,其中一句歌词“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字幕却改成了“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只眼”。华晨宇演唱的《神树》,“拆碎这座万籁的牢房”,“牢房”被字幕改成了“老房”。“喜欢的韩剧可能突然下架,喜欢日剧的年轻人庆幸,还好下架的不是日剧,喜欢的日剧突然下架,喜欢美剧的年轻人庆幸,还好没有轮到美剧。等都下架了,又安慰自己‘总有办法能看到’这也算一种选择的权利吗?我们以为自己拥有选择的权利,但我们能选的东西,有多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有多少是别人帮我们选好以后,告诉我们——你们只能在这些当中选。”

大陆知名80后作家吴忠全4日也在微博发文说,今天“后浪”这个词很热,“我就想说,做为一名后浪,渐渐被生活磨平的我,对于这件事,我都懒得去上升到体制或是个人隐私这个层面上去,我就是觉得烦。”

吴忠全指出,2018年,他有笔钱在P2P爆雷了,因此去上海经侦处报警,门都没让他进,就在门口填了个表,递了个资料。“看那态度也知道钱没啥希望追回来,我也就当自己倒楣了”。

可是吴忠全没想到这次报警,竟让他以后每次去北京都有点麻烦,“只要我订了去北京的票,无论出发地在哪,都会收到我老家派出所的电话,一顿盘问,去北京干嘛?住在北京做什么之类的”。

吴忠全说,他后来才明白,“这话里话外都在套我是不是要去上访。我说我认倒楣了,不上访,也从来没想过上访,可下次还是会来电话,说是上级要求的,我的订票资讯也是大数据传给他们的,最严重时一个下午给我打了四个电话,弄得我以为自己一落地北京就要被逮捕了”。

吴忠全抱怨,3日电话又打来了,那时他在开会,语气不是很好,“我说我都把票退了,你们没收到大资料吗?再说以后能不能给我的名字备注一下,就写‘不上访’三个字,你们和我都能轻松点。也不知道这次沟通能不能变成有效沟通”。

未免文章发表后惹事,吴忠全最后还特别附注:“我只是讲讲这件事,没有其他诉求。”

吴忠全打脸“后浪”的文章发表后,迄今已获得7万多名网友按赞。有网友在其讨论串讥称,“阻止受害者报案,也是降低犯罪率的重要手段之一”。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