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中方病毒专家为何故意忽略两件事 曹彬教授治疗奇迹太奇怪

—瑞德西韦的中美罗生门

作者:
曹教授的重症死亡率才13%?那按照18.5%的重症率来算,他手里的新冠死亡率才2.4%,这和最后披露的武汉数据6.6%死亡率比,提高了接近2.8倍,有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就不能像张伯礼院士团队那样早一点分享出来呢?

NIH的全球1063名患者VS金银潭的237名患者

同一种药物,两组实验结果,两种解读

尽管中国国内主流舆论一致支持曹彬教授在《柳叶刀》上的观点,即瑞德西韦在武汉金银潭的实验结果并不显著,而且官方更强调其标准比安东尼·福奇博士领导下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实验结果更为严格。

然而,他们却选择性忽略了以下两件事:

1、金银潭的临床试验,本身由于未能招满计划中的病人数而宣告中止。试验原始设计中规定的统计检验效力无法到达。此前其结果被宣布为无效,这也是WHO撤下相关结果报道的原因。虽然《柳叶刀》愿意刊登这一未能完成之实验结果,但其效力与此前同情用药一样,也只能作为参考。

2、仔细对比NIH,吉利德和中方医院的三套试验结果,还是可以发现其中的一致之处。哪怕是结果负面的中国数据,也报道了观测到瑞德西韦用药组在症状改善时间上的缩短,只不过,这个结果没有达到统计学上的显著。这个可能正是由于金银潭病人数没有达到计划样本所导致的。

并且,在金银潭实验的重症病人实验数据,如果跟此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公布的53例重症病人同情用药数据对比的话,会发现其实是吻合的。28天临床表现改善率上,瑞德西韦组为65%,病死率为13.9%。而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公布的同情用药数据是,18天内68%患者改善,13%死亡。

而再参考NIH的数据,64%的患者在14天内出现临床改善,61%的患者出院。除意大利外,两个治疗组中第14天的总死亡率为7%——而根据世卫组织此前公布,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死亡率超过了50%。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说,瑞德西韦还是降低了重症患者的病死率,尤其是已经接受了有创通气的患者。3月13日,金银潭医院在JAMA Intern Med(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公布了201名住院患者的治疗情况,这些患者的病死率为22%,其中接受有创通气的患者当中病死率为66%。

那么,应该怎么解读武汉金银潭医院实验对照组的28天临床表现改善率58%,病死率12.8%这两个数据呢?首先,金银潭的入组要求较高,该重症患者30天内不得接受其他试验性药物治疗,但其对照组并非单纯的安慰剂,而是还允许患者同时使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干扰素和糖皮质激素,也就是会接受其时一般重症患者的常规治疗。而重症死亡率12.8%这个数字也与之前国家公布的武汉后期重症治疗率接近。

然而,对照组同样的用药方案,放到此前张伯礼团队的中西药对比实验里则是另一个模样。在张院士的实验里,这个作为连花清瘟与血必净等中西医结合方案对照组身份出现的西药方案,不仅包括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干扰素和糖皮质激素,甚至包括阿比多尔、利巴韦林、抗生素以及丙种球蛋白,可谓强化升级版。

但这个对照组方案的死亡率却达到了39%,还是在危重病人占比仅22%的情况下。如果按曹彬教授的金银潭实验标准,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抗生素+激素的这个对照组重症死亡率绝对百分之一百。请问是什么方法令到同样的用药,在张院士那里必死无疑的重症病例,在曹教授这里的死亡率马上跌穿13%,反而比瑞德西韦的死亡率还要低?

并且,仅仅一个月时间就把金银潭患者的死亡率从22%提升到了13%(不考虑有创通气),而且看上去从3月份到4月份的用药方案,与2月份张院士方案也没太大不同。并且也已明确并没使用连花清瘟与血必净等中西结合方案。

曹教授的重症死亡率才13%?那按照18.5%的重症率来算,他手里的新冠死亡率才2.4%,这和最后披露的武汉数据6.6%死亡率比,提高了接近2.8倍,有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就不能像张伯礼院士团队那样早一点分享出来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邮差-Tmc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