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颜丹:24个孩子驾帆船横渡大西洋回自由荷兰的惊人启示

—重回故乡能否获得自由?

作者:
在横渡大西洋时,这些孩子们都在唱着同一首歌,而歌词就是最好的回答。他们唱着:我在远航,我在远航,穿越海洋,重回故乡;我在远航,乘风破浪,向你靠近,获得自由;我在飞翔,我在飞翔,像那鸟儿,展翅翱翔;我在飞翔,穿过云朵,向你靠近,获得自由;……

2019年10月13日凌晨5时许,20多名香港人士一同把香港民主女神像运上了狮子山。

疫情期间,当置身海外的中国孩子不惜买天价机票,也要重回祖国怀抱时,“24个荷兰孩子,自己动手驾驶帆船渡过大西洋,从加勒比海回到荷兰”的消息似乎同样令人感到惊心动魄。无论是中国孩子还是荷兰孩子,当他们面临着“漫长而艰险的回家之旅”时,内心竟然都是那么果敢坚定、义无反顾。可见,思乡之情,是中西方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所无法抹杀的共同属性。

思乡固然美好,可问题却在于,那个让你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故乡是否值得去思念?就像爱一个人也没有错,却依然不妨碍人们去思考,那个人是否值得去爱。看着24个荷兰孩子冒着可能葬身大海的危险,也要重回故乡,我们不禁要问,他们的故乡为何如此有吸引力,竟能让他们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历尽漂泊与艰险,只为回家,真的值得吗?

在横渡大西洋时,这些孩子们都在唱着同一首歌,而歌词就是最好的回答。他们唱着:我在远航,我在远航,穿越海洋,重回故乡;我在远航,乘风破浪,向你靠近,获得自由;我在飞翔,我在飞翔,像那鸟儿,展翅翱翔;我在飞翔,穿过云朵,向你靠近,获得自由;……

看来,孩子们能放下生死、历尽艰险,只为“向你靠近,获得自由”。这个“你”,显然就是他们所思念的故土、自由之地——荷兰。与大多数民主国家一样,荷兰也一直秉承着自由、宪政的精神。这里的国民完全享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以及免于匮乏与恐惧的自由。

在刚刚发布的《2020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荷兰紧随自由度最高的北欧各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五,而中国则排在倒数第四位。在2018年“涵盖个人自由、公民自由和经济自由”的“人类自由指数”排名中,荷兰在162个国家中排名第六,中国则排在第135位。2019年,“世界幸福报告”显示,荷兰是156个国家中第五幸福的国家,而中国的排名则是第93位。

为了重回故乡,中国孩子与荷兰孩子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耐人寻味的是,哪国孩子会觉得更值?有媒体报导,“一个中国小留学生,花了26万买飞机票回中国”。这显然不是个例,然而,祖国又是如何迎接他们的呢?可能连父母都没见到,就被强制隔离、被缴巨额隔离费之后,仍遭到非人的对待、私人行李被毁、甚至被冠以“千里投毒”的恶名……难怪有海外华人一回国,就直呼“后悔”!

如果有人认为,后悔回到中国的华人只是少数、个别,那我们就不妨来聊聊今时今日的香港人。记得2016年12月,台湾作家龙应台曾在香港大学发表了一场题为“一首歌,一个时代”的演讲。当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被问到“启蒙歌曲是什么”时,他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的祖国》。当他开始唱第一句时,现场“一半陆人一半港人”外加“少许台湾人和其他地区的华人”竟然都开始合唱起这首歌来。

事后,龙应台在《大河就是大河》的文章中写道,“这是一首‘红歌’”;但可以想像,“那时的港大学生,在英国帝国统治的阴影中,是多么憧憬那个红色的‘祖国’可以带来公平正义和民族自尊”。

2016年,正当“一半港人”深情的唱着《我的祖国》这首歌时,要求真普选的“雨伞运动”其实还并未在香港拉下帷幕。看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政治阴谋尚未让那时的港人完全拥有清醒的认知。

然而,仅在3年半后的今天,香港的大学精英们以及“反送中”的上百万港人恐怕再也不会哼唱这首歌了。一个送中条例就足以让他们惊醒,“祖国”于他们而言,不是“流着奶和蜜”的乐土,而是一座欲剥夺其自由与尊严的黑暗牢笼。今时今日的港人终于发现,“那个红色的‘祖国’”决不可能给他们“带来公平正义和民族自尊”。

如今,香港人唱着那首《愿荣光归香港》,继续坚守在为民主、自由而战的第一线上。他们宁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捍卫香港的自由精神。他们深深懂得,没有自由的公民是不可能有尊严的,这样的社会更不可能有“公平正义”可言。如果故乡连让人民自由呼吸的权利都不给,又怎会有故乡的味道?

这也正是同根同族的香港人和台湾人都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关键所在。有资料显示,2014年,表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香港80后年轻人只有2.4%。2015年,表示“认同”的台湾人也只有3.5%。

与此同时,大陆人也在“用脚投票”,各阶层都有不少人在想尽办法逃离中国。这意味着,不想当中国人的大陆人也越来越多。那么,如今这个“中国”到底又是谁的故乡呢?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要循着自由而去,这个故乡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思乡也好,爱国也罢,都只是人的一种天然情愫,而一旦“祖国”恃强凌弱、对思乡、爱国之人拳脚相加、暴力相向时,这种情愫就会本能的消失。镰刀割在身,韭菜又岂会觉得幸福!极权体制的国家本就是一种邪恶的存在,爱这样的国,思这样的乡,无异于去拥抱一个嗜血、嗜杀的魔鬼。究其结果,要么被宰杀,要么就成为被牺牲的祭品。更何况,诸多历史都已见证,只要投入极权暴政的怀抱,结局必然凄惨。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