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潘小涛:香港文革也将起于校园?

作者:
北京对香港教育界虎视眈眈多年,经过多年渗透,中共虽已搞定教育局等决策部门,部份办学团体也落入其手。中共用不成比例力量去狙击一条试题,背后目的正是在香港全面夺权,这第一步可被视为香港文革点起的第一把火。

香港民众抗议港版国安法,2020年5月22日(路透社)

今届中学文凭试历史科一条试题,竟惊动《人民日报》、外交部驻港公署等官方力量口诛笔伐,教育局长杨润雄更要求考评局取消试题,威胁称特首有权向考评局作批示。这些动作比用大炮射乌蝇更无稽。中共用不成比例力量去狙击一条试题,背后目的正是在香港全面夺权,这第一步可被视为香港文革点起的第一把火。

中联办自我释法、声称对香港拥有监督权开始,中共已着手部署全面收权,直接掌控香港大小事务。北京对香港教育界虎视眈眈多年,经过多年渗透,中共虽已搞定教育局等决策部门,部份办学团体也落入其手,但不少校长、老师仍未受它摆布,北京对此极不甘心。因此,今次是北京要全面抢夺教育系统话事权,而试题风波只是被偶然选中的突破口,那些批评试题的理由皆是欲加之罪、用来讨好北京主子的谗言佞语。

放弃物色傀儡直接插手治港

问题在于如何夺权呢?过去一年的香港乱局为北京提供最佳借口去剥夺林郑及港府的决策权及人事权。20多年的实践,试过不同背景的人做特首,全部失败,北京岂有耐性再物色另一个傀儡?他们不会认为制度有问题,也不承认他们过度干预导致香港政制越来越畸型,反而认定港人不能管好香港,要他们直接插手。林郑及港府被夺权已是事实,下一步就是如何控制香港社会,习近平又想从毛泽东身上取经,透过发动文革去全面夺权。

中共的文革之火始于校园。上星期六(5月16日)是文革54周年,当年的“五一六通知”宣布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等四名中央要员是反党集团,并设立“文化革命小组”,为文化革命作准备。可是,通知下达后,各级党政部门及各大系统对文革的热情不高,甚至暗中加以抵制,直到5月25日,聂元梓等人在北大校园贴出批判北京大学党委和北京市委的大字报,毛泽东见猎心喜,大赞这是“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下令全国报章转载,至此校园才轰轰烈烈展开文化大革命,校园红卫兵组织如雨后春笋,打倒校长斗死老师,校政大权落入造反派或红卫兵手中。然后一石激起千重浪,文革批斗夺权之风蔓延至党政机关、工厂企业,各单位都有造反组织,几个月后,连国家主席刘少奇、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等人也被打倒夺权。

今日,他们在香港想有样学样,企图透过一道DSE历史科试题发起港版文革。于是,左报将几名考评局高层起底,甚至将他们数年前在社交媒体上的“黄色”留言挖出来,以证他们“荼毒”学子;特首及时配合,接受左报访问,声讨教育是无掩鸡笼,日后各科目、办学团体及学校管理层都要有人把关,以保证学生不被“荼毒”,又明言今年内会处理通识科。左派的教育团体、舆论等当然急不及待冲出来指摘试题别有用心,急于上位或自保的杨润雄等教育局高官完全漠视学生权益,要求考评局取消试题,这是卸镬给考评局、令考评局成为众矢之的。

表面上来势汹汹,实际上除了中共色厉内荏,以及小量小丑、擦鞋仔毫无专业的批评,教育界应者寥寥,就连左派学校师生也无法“动”起来,更何况其他大学中学!不要说火把,就连火星也不是!试图在香港发动文革,从而夺走教育大权,甚至全面夺权,必定是黄粱之梦,绝不可能成事!当然,他们不会轻易死心,不久后就会推出另一出乘乱夺权的把戏,港人必然警惕!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