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勇于揭示真相的人

作者:
勇于揭示真实的人,就是离真理最近的人,就是最善良最智慧最勇敢的人。他们实践香港的今天,代表香港的明天。

“一个社会越远离真相,越憎恶揭示真相的人。”英国作家奥威尔这句话,被早前应邀来港参与监警会工作其后公开退出的国际专家Clifford Stott引用,来形容刚发表的监警会报告,批评报告是要制造“新真相”。昨天保安局长李家超回应说这人只在香港逗留四天,相比自己与其他香港人在香港经历十个月社会事件的证据和判断,“毋须多讲”。

若照李局长这样以在港时间的长短来判断对错,那么特府当初又为甚么要聘请这些国际专家来港呢?他们无论多么专业,在港逗留时间也不会长。此外,若照李家超逻辑,远在北京的港澳办中人,是不是更不应该对香港事务有发言权?

监警会报告发布时,主席梁定邦的面部表情和花巧语言,再加上林郑、李家超对报告的加持,使人不必看报告即可以认定是殡仪馆化妆术。

奥威尔的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即越憎恶揭示真相的人,他们就离真相越远。特衰政府和三万黑警是否远离真相,只看他们在过去一年如何对待揭示真相的人就清楚了。

谁是揭示真相的人?前线的记者就是了。记协近日作了一个“新闻工作者在采访社会实践时遭暴力对待的问卷调查”,222名受访记者中,65%表示曾在采访过程中遭警方的暴力对待,行为包括推搡、刻意阻挡摄影镜头、拳打脚踢、胡椒喷雾袭击。记协主席杨健兴说,警察对记者普遍的仇视、猜疑,并非个别问题。他们会公开说“黑记”、“黑媒”,起码是一种敌视。

无国界记者组织4月21日发表《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香港新闻自由度排名下跌七名至第80位。被归类为第三级“问题明显”。排名创历史新低。2002年香港是排名第18位的。但过去一年,在香港最受市民尊敬的职业就是前线记者。前线记者冒着黑警的暴力对待,拍下许多照片影片,写下出色报道,为抗争运动留下宝贵的真相。许多抗争者或无辜市民,被黑警暴打,被压在地上全无反抗之力,却在呼唤记者,寄望记者把他们受到的不公对待传给香港市民,传向全世界。香港新闻自由排名下跌,意味着政权对记者的打压。而记者在这种前所未见的暴力打压下,坚持对真相的报道,就赢得全港市民的尊敬,和掌权者的憎恶。

我认识一位参加今年文凭试的名校资优学生,她应该可以顺利进入大学里被认为有“钱途”的科系,但她说她要读新闻系,要当记者。我问她知不知道现在传媒的生态,是大部份传媒都有政治势力控制,都要政治正确,都有自我审查,而在前线采访也受到暴力对待和恶言侮辱。她说知道,但志愿不改。

昨天NOW TV报道一位15岁的学生记者Charlie,她是一群中学生创立的网媒成员。在社交平台上,这一类的中学生网媒至少可以找到八个。Charlie负责在Facebook专页直播,1月至今,几乎每场表达意见活动她都去采访。器材和装备是靠自己做兼职自费购买的。三个月记者生涯,曾经多次被胡椒喷雾喷中。面对镜头一副稚嫩的脸,Charlie语调清晰地说,“在这个时候,生存在这个时代,香港是我家,我作为香港一分子,无论多危险,我也会尽自己一分力,用第一身角度去报道,当然预计自己会受伤,所以更加需要有自我保护意识。能来现场,自己衡量过风险,如果因为未成年的因素而不让一些公民记者来采访,我认为这是打压的手段,这一套我不接受。”

从昨天我提到罗素50年前的话,就知道勇于揭示真实的人,就是离真理最近的人,就是最善良最智慧最勇敢的人。他们实践香港的今天,代表香港的明天。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